Divertida LZ – 没頭腦·札記

2009-01-26

New Year Supper

Filed under: Diary, Food, Life, Party — divertidalz @ 06:00

  俗话说“谁家过春节不得吃顿饺子?”。再穷的人家过年也要七碟儿八碗儿的做几个菜,全家老少聚在一起欢度新年。记得「没头脑」小的时候,全中国人民生活水平都不高。「不高兴」的家可能除外,属于那种保留了传统的「小资」,提前开始注重生活质量、从小讲究食品健康,就算一个月半斤猪肉也要把肥的部分让给隔壁老奶奶的「时髦」家庭――自小到大可能都不知道什么是「回锅肉」。象「没头脑」这种普通人家难以想象的“养尊处优”似乎没有让「不高兴」横生“娇骄”二气,除了有时候对吃的确实挑剔一些,家务劳动还是肯干的。:)
  还是回到「没头脑」的“贫苦家庭”吧。每到春节,「没头脑」就带着妹妹开始打扫房间,扫地,擦门,擦窗,厨房卧室、家具、锅碗瓢勺都要锃亮。「三十」的前两天,「没头脑」要炒瓜子、花生。晚上爸爸妈妈下了班,吃过晚饭后,全家总动员,开始做点心:排叉,麻花,还有一种象蝴蝶或是蜻蜓形状的点心。一般是妈妈、我和妹妹负责做,弟弟传递,爸爸主厨放入锅油炸。记得有一年,刚上学的妹妹触景生情,还赋诗一首“面白白,油黄黄,炸成饼,真好吃!”――这么有才的妹妹,没去文坛发展怪可惜了的。
  白天爸爸妈妈上班的时候,「没头脑」还有工作要做。春节家里有时会买个整猪头。煮了肉取下来,可以卤口条,凉拌猪头肉、猪耳朵,炖骨头汤。可猪头上面毛毛不少,需要仔细摘干净。所以在八十年代初的几个春节前,在某省某地某个所谓保密科研单位山上的住宅区,一个小姑娘,坐在三楼的过道上,面对着一个比她的脑袋还要大的猪头,仔细地摘着毛毛…………那个时候的「没头脑」比现在可厉害多了,什么给鸡鸭鱼开肠破肚的事儿都没少干,不知不罪、无知无畏,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呵呵。

  儿时的记忆太深了,到现在都忘不了。似乎这些回味都是和吃有关的,象红烧鱼、红烧鸡、辣椒炒肉,无荤不成菜;「不高兴」能想的起来的有:年糖年饼、茄盒藕盒、狮子头、鱼元汤、鸡蛋线面、酒酿、肉松、五仁儿糖包、糖醋鱼、香酥鸭、等等。自然也少不了放鞭炮、嗑瓜子儿、穿新衣、拜大年、压岁钱的热闹。可如今不管是「美籍华人」还是「滑稽美人」对中国传统的「节」呀「假jià」呀什么的越来越没了什么兴趣,觉得和周末一样,不用上班而已。真是:不包饺子不守岁,谁还稀罕年夜饭?
  今年也不例外,白天照常工作。地处偏北,仍然是白雪西雅图、绿树春不知。既没有赶办年货的热闹,感觉上也少了“嫩苗吐绿、大地返青”、“暖风吹出千山绿、润雨洒来万象新”的新春气象。更不要说春联春贴等等装饰,连联欢晚会的电视也没看。不过还是有许多人做了很多好吃的放到博客或论坛里,加上连着去了几个「葩绨」也就一下子来了情绪,准备做新年大餐,吃到十五月圆。在正式介绍主菜之前,先煮上一盆毛豆。这个毛豆是在「考诗口」买的,质量不错,豆子很满、很嫩。第一次做的大家都喜欢吃,现在战斗力好像没那么强了。再把菠萝切好了,装盘。这些就算开胃菜了。
Green Soy Beans and Star Anise Pineapple
  以前家里老是烧鸡,这次来个脆皮葱油鸡――把煮熟的整鸡放入冰水(冰肌雪骨),白斩加调料-大量的葱姜丝用热油烫过(白里透红)。这回做的不是很成功,皮有点太脆了,不够嫩。妹妹专门给我做了粉蒸肉的米粉,做过一次粉蒸肉,香极了,这次试试排骨。把腌过的排骨用米粉裹匀(胜利果实),放入大碗待用,等会儿和地瓜一起入锅上屉蒸成“粉蒸排骨”(蒸蒸日上)――见后图。<!–
Pork in ground rice
–>

  平时的「没头脑」是无辣不欢,辣椒更是厨房必不可少的。趁着新年、一切从「新」,开始批量生产「没头脑」牌豆豉辣酱――红红火火。让小锅熬着辣子,大锅开炸团子。为了「不高兴」喜欢的麻团,「没头脑」亲手制作――团团圆圆。上次煮的红豆沙还有,正合适。自己做的相对健康,吃起来放心。妈妈做的小麻花,一个个扭着身子,还不好意思呢!――和麻团做个伴儿,就是「花好月圆」了。

  用碗蒸的八宝红米年糕,做好后放凉,再倒扣在托盘上,然后翻个儿――年高早红,翻上一番。
Sticky Rice Cake Sticky Rice Cake

  用细线将猪头肉捆绑好,和猪舌头一起在卤汤里炖――这个吃了,头脑清楚,口舌香甜。

  香葱鸡和地瓜粉蒸排骨――又是一年芳草绿,依然十里杏花黄。

  清蒸鱼和烧大虾――年年有余,河清海晏。

  红包备妥,酒席摆开。

  新年新衣,新饰新装。穿了这身春装上班,引来不少夸赞。走在路上,几个平时不认识的人都走过来向“她”问好――只认新时衣,不知眼前人。中午校长请吃饭,是「没头脑」最喜欢的一个意大利餐馆(中国新年吃意大利菜?有点特别)。晚上「不高兴」也高兴起来,特此照相,留下一个春节加生日的纪念。

  传统的新年宴席要一直到正月十五闹元宵。加上老爹的寿辰,下面这个“油炸黄花鱼”就要取“金玉满堂”的口彩。小黄花鱼稍微用胡椒粉,盐和料酒腌一下,用淀粉打个底儿,到蛋白里打个滚儿,再把面包渣大袍裹上,下油锅,炸两遍就好了。避风塘大虾更是简单,大量的蒜末姜末加炒酥的大虾。
油炸黄花鱼 避风塘虾
  俺老妹传授的糖醋排骨:只用红糖和醋,简单好吃。
  菠菜丸子汤是「没头脑」要求点缀的青山绿水。诗曰:饭前来碗汤,减肥它来帮;吃了大肥肉,也不怕长胖。哈哈,看俺「没头脑」是多么地有才啊!――喂,那(nei)什么,「不高兴」,你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好不好,一个「没头脑」,能做出这样的诗来,那可是达到了一定的境界的。:))
糖醋排骨 菠菜丸子汤
  一道一道的大菜,是新年必不可少的传统节目。不过这里少了「不高兴」最爱吃的两样――武汉的麻辣干煸藕丝,和香辣蟹或是香辣龙虾,要等到应季的时候才有的吃。先馋着吧。
干煸藕丝 川辣龙虾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