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ertida LZ – 没頭腦·札記

2009-11-19

China Trip 2009

Filed under: trip, Vacation, 游记 — divertidalz @ 04:00

吃喝玩乐之大陆行——二零零九年归国杂记

  今年八、九月份才知道要回国出差。当时已经确定了去『饿了冈』上学的安排。虽然考虑到少了一次上课和平时写作业的时间,但和老弟老妹见面加上“腐败”的吸引轻而易举地战胜了做个好学生的想法。唉,意志薄弱啊……回来后一直在拼命赶作业。为了补课,老师还要求加写一篇读书笔记。看着堆积如山的阅读材料和写不完的论文,心里这叫一个惨!之间草草地写了些行程、见闻和两则新鲜趣事,连带在北京的随笔,就全部交由「不高兴」负责整理了。
  近一个月的中国之旅,在北京和上海参加全国教育展,其间去了天津、又从北京飞武夷,和当地一个学校洽谈合作项目。后两周休假,于上海会合「不高兴」飞四川,在绵阳、成都去了几处新的景点。再飞回北京时已经入冬了。前期忙于工作,又没有专职摄影师,看了不少地方但照片不多。等到「不高兴」出手,内容就丰富起来。最后,累积了近两千张照片,选出来的也有四五百张。实在太多了,无法象过去那样一一随文附上。只好按行程分成四个相册,同时保存在皮卡莎来福(供中国大陆分享)的网站上:
  一、走马观花:北京—武夷—上海(10.12~10.25 – Live | Picasa
  二、家在绵阳:居民小区,麻辣锅,和富乐山(10.26~10.30 – Live | Picasa
  三、古意成都:罗江,武侯祠,洛带,和黄龙溪(10.31~11.01 – Live | Picasa
  四、再见北京:大约在冬季(11.02~11.07 – Live | Picasa

十月十二日,周一
  飞机是下午两点的,可国际学生部特派了一位同事九点就来家里接了,到机场时还没到十点钟。托运了行李,过安检,入候机厅才十一点。本来装模做样地想看看带来的作业,努力了半天,还是放弃了。如果心不在焉,怎么努力也没有用。这话是颠扑不破的真理,可适用于任何情况:感情,工作,学习等等。
  刚想四处转转,有学校的任课老师打进电话,又顺便解决了工作上的一个问题。讲了几通电话之后,突然看到认识的一个人,聊了会儿天儿,另一个我们都认识的人也在等飞机,于是我们三个就大聊起来打发时间。
  这次出差是协助国际学生部的工作,第一镇是我和一个负责招生的经理先去北京准备。说是要十一点就到机场,我来早了,却一直没见他的人影儿。等到快登机了,才见他不紧不慢的,同时还有这位仁兄的娇妻弱女,人家居然一路送到登机口来了。感叹平时对「不高兴」总是凶悍多于温柔,看看人家的老婆,真是自叹不如啊。
  海航的飞机好窄,随身的箱子在过道上只能非常勉强地通过。空姐个个漂亮,语带温柔。但飞机上的硬件却难以让人满意。椅子靠背上有个突起,本来是为了垫脖子的。但每个人高矮不同,脖子的位置也就不一样。所以,有了这个东西还不如没有。搞得我只好一直往窗户边上靠。
  坐我旁边人的耳机没五分钟就坏了,看电影需要不停地重播,因为没过五分钟电影就会自动停止,他得回到主页面,选择刚才看的电影,再选择继续看。这个人真是有坚强的神经,全程十一个小时左右,人家硬是这么看了好几个电影。我是看过一个,没意思,就调下一个。折腾半天,算是完整地看了“大鱼”(Big Fish),还不错的片子。
  飞了一半的时候,头痛欲裂,于是走到后面和同事聊会儿天,喝点水。感觉好点儿后又回到座位上。反正都是折腾,睡也睡不着,电影也看不下去,看作业就更不可能了。幸好「不高兴」很贴心地打印了些笑话,帮着打发了不少无聊的时间。
  这时的「不高兴」,应该又在公司加班加点吧。今天晚上家里还有些剩菜,明天开始就得自己做饭了。

十月十三日,周二
  下午五点准时到达北京首都机场。
  北京的天好极了,秋高气爽,心情一下子也灿烂起来。到了国贸,有点小失望,那么贵的房间,却没多大。不过想到周末的教育展在这里,也就算了。
  晚上爸爸妈妈和老弟、弟妹来找我。先把带的东西摊一屋,又都收起来让弟弟和弟妹他们带走。国内限制的多,没法多带,接下来的旅行就打算只带一个随身的行李和背包了。

  等老弟老妹走了,留下爸爸妈妈聊天聊到半夜一点多。好容易睡了,三点就醒了,只好上网回复邮件,开始工作。
  大学博士班发来急件:“我们的吉祥物被绑架了!”原来第一次上课去校园图书馆的那天,一个同学买了个小矮人(土地公,传说中的地下宝藏守护神)玩具作为我们这一届的吉祥物。每节课都带在身边,遇到谁表现『突出』,就把这个小侏儒给他,直到再奖给下一位同学。美国人在这方面是挺有创意也最爱搞笑的。十月份上完课,可能是把小人儿忘在教室里了。不想上一届(十七届)的学长把这个侏儒玩具五花大绑,捆在了停车场边的柱子上,还用手绢把嘴也堵了起来。这可犯了『众怒』,大家立刻在网上声讨十七届的这种恶劣行为……

  很晚了,一直没看到「不高兴」在线上,估计又在开会或向老板汇报工作去了。

十月十四日,周三
  上午约好了去美国大使馆和办公人员见面,想让人家知道我们学校的名字,以后看到有中国学生申请时,不至于连听都没有听说过。到了,人家说,你们这种情况最好和负责发放签证的官员会面。谁不知道呢,可你们网上也没给我们这个选择啊。好在周二周四下午有一个小时的时间给美国公民,不用预约,所以我们明天下午再去。

  出来吃了午饭,同事去了长城,我回酒店带爸爸妈妈吃饭。下午决定去西单逛街。我现在对北京实在是太不熟悉了,路上又太堵了,于是找地铁,想着那样快一点。没想到和我们一样想法的人很多,虽然不是上下班时间,地铁里面是人山人海(PMPS – 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好在现在大家还算是排队(虽然门开了人们还是都挤在门口),但比以前强多了。上了地铁,人挨着人,最好就是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因为一抬眼就有可能大眼瞪小眼。我是觉得很好玩,真想拿出相机来拍张照,又怕人说。当时我很不厚道地想着:这地铁里的人多象被插在泡沫塑料上的冰棍啊,一大把挤在一起的感觉。那我是『北冰洋』呢还是『哈根达斯』?

  到了西单,一下子就找不到北了。这里建了好多过街天桥,原来那么熟悉的地方,现在都不知道往哪个方向走。好在我们也没什么事儿,有的是时间,走着走着就看到了熟悉的西单商场。一进门,喔塞,这么多吃的啊,光是绿豆糕就好多种,要是「不高兴」看到了一定要买。各种包装的茯苓饼,这个糕,那个糕,这个肉干,那个肉干,太吸引人了。可我不看,我就是不看 (因为看了就想买)。物质生活真是极大地丰富,买和看的人也多,形式一片大好。
  精神文明也建设的不错。街道上到处都是花树摆出来的造型。

  有用草和花篮编的手表;有高尔夫球和球杆,还有大墨镜。这个好像是个汽车。还有的也看不出来是什么。
  有一组壁画是我最喜欢的,全是时尚的漂亮姑娘在『烧瓶』。要是「不高兴」在就好了,我就可以掺合在中间一起合个影。

  逛到西单商场另一边,在电梯旁边,一个很帅的小伙子对着一个女式假发认真地演示着盘头技巧,也不管旁边有没有人,他一直手动嘴说。估计是长得太帅了,过一会儿就吸引了一堆小姑娘、大姐、大嫂们。他一会儿盘假发,一会儿把旁边看的人抓过来给人盘,包括我。头发在他的手底下真是那么听话,一分钟不到,他就能盘好一个挺不错的样式。结果大家纷纷买这个盘头的卡子,也包括我。不知道是为了卡子,还是为了帅哥。:)
  喜欢购物的人士请注意了:我买的这个卡子其实一点都不好用。之所以演示的那么神乎其技,是因为用来演示的假发没有一般人头发那么密。教训啊教训!

  西单逛了两三个小时,时间还早,决定再去王府井看看。坐车两站路,很快很方便。
  这里人也很多,步行街上到处都是小红帽,小黄帽,小白帽,小蓝帽,或是混杂的颜色的帽子,当然肯定没有小绿帽──都是旅行社带出来玩的旅客。
  马路上熙熙攘攘,两边都是巨型广告牌。有李牌牛仔裤和麦当劳;味千拉面(后来被老弟骂没文化,因为我指着照片说是“味干”拉面);劳力士手表;莎莎化妆品。这小娃娃是什么?原来是流动输血车。

  东来顺。给食街作广告的大胖牛。步行街上的旅行车。瑞蚨祥的真丝缎子,价格都不菲。中国照相馆翻新了周恩来,毛泽东和刘少奇的照片。狗不理包子。亨得利表店。步行街。东安市场。图片不能一一放上来了。
  北京百货商场:这里曾出过一抓准的卖糖的售货员。好像是崩管您买多少斤糖,人家一把抓下去,一称,重量正好!估计都是被胡同里爱看热闹爱管闲事的混混逼的。
  在东安市场里乱逛半天,我和妈妈都不饿,给爸爸买了碗北京炸酱面。量挺大,价儿也不便宜,十五块。爸爸说味道不错。色彩也鲜亮,可惜照片照花了。
  出了东安市场,看到了王府井小吃街。人多极了,想起以前夜市上好吃的东西,还是挤进去了。结果真让人失望,一路都是臭烘烘的味道,吃的东西主要就是羊肉串,臭豆腐串什么的。什么都没吃,赶紧出来了。
  有一张烤蝎子串的照片照模糊了,上面的蝎子还是活的,在竹钎子上扭来扭去,看着好不难受。最奇怪的是,每个竹钎子的最上面,还有一个小海马,不知道是真是假。看起来还是像真的。还有烤蚕蛹和不知道是什么的烤串。
  时间不早了,坐地铁回酒店。地铁里一面是『李』的牛仔裤广告,另一面是『德芙』巧克力,扶梯边上都是美女手表广告照。光线暗,照的都不是很好。
  到了酒店,我简直累的不行,毕竟头晚上才睡了两个小时,今天又走了这么多路,八点多倒在床上就着了。

十月十五日──十月二十四日
  早上让「不高兴」打进电话,昨天的兴奋还没过,绘声绘色地给他描述了一番见闻。

  我们酒店旁边有两个巨型建筑,其中一个还像是被烧过一样。每天经过,没头脑就是觉得奇怪,不明白这是个什么东东。终于有一天,司机问“看到烧过的电视台大楼没?”,才反应过来,这就是著名的「央视大裤衩」啊!

  接下来一个多星期公务繁忙,去了天津,再飞武夷,最后抵达上海。期间顺道看了武夷山,匆匆忙忙的,走马观花,但还是按「不高兴」要求试着拍了些照片给他看。青山碧水的绿,写在相册里的记忆……

  在家留守的「不高兴」除了疯狂地追看完了《江阴要塞》,正利用业余时间打扫卫生呢。周五他就要离开西雅图飞来上海了。

  这次在上海的重大收获是和一位二十多年没见的老同学见面了。周六晚上在上海特难订到座位的『新香汇』川菜馆,会聚畅谈,可惜其他同学都不在。我们回忆了儿时的游戏,少年的烦恼……他还不失时机地控诉了被「没头脑」欺负的往事。「没头脑」虽然表面否认,心里却是没谱,拼命回忆当时欺负的是他么?自己是否真的和那些劣迹有关?家里上面没有哥哥姐姐,什么都得靠自己,仗着从小个儿头高,应该没少和男同学打架。如今这位老同学和太太都已是堂堂大法官,这些『暴力』倾向可不能再提了。

十月二十五日,周日
  昨天晚上,和同学吃完饭后去机场接了「不高兴」。
  上午,总结了一下工作,处理了学校的邮件。「不高兴」在一旁开始了余下旅程中无休止的拍照工作。后来我看到相册第一部分的最后几张,有不少上海的风景。是「不高兴」相机里的照片,可我们没在上海玩儿呀?除了下楼吃早餐,我们还没来得及出去转。大家看看照片,猜猜他是在哪里拍的。
  上海这边的教育展比北京的规模小太多了,主办方说周日不用来了,那就算了,决定下午就飞成都。

  这次回川,从上海到成都的机票,在四川吃喝玩乐所有的开销,及回北京的机票,都由亲爱老妹买单。没想到总被称做『老大』,也有一天能蹭俺老妹了。「没头脑」常常以老大自居,从小欺负老弟老妹惯了,但好在弟弟妹妹从未在意过「没头脑」的语言暴力。(或是敢怒不敢言吧?!)

  因为北京机场大雾,各地航班受影响,导致我们的飞机一再延误,这都什么事儿啊!成都落地已经晚上七点多了。贴心的老同学找车专门到成都接我们回绵阳。到了爸爸妈妈的楼下,老孙和「悟能」(老妹不要打我,谁让你的年份是那个人见人爱、连流行感冒都拿来命名的属性呢)已经在等着了,上楼放了行李,出门找餐馆。
麻辣红唇  绵阳第一餐,就在『麻辣红唇』吃的火锅,胃口大开。
  在四川的『腐败』生活正式拉开序幕。

十月二十六日,周一
  早上睡了个自然醒。中午,老孙和「悟能」上山开车接了我们去吃『四维中餐』:素炒地瓜苗,金沙玉米,金沙豆腐羹,麻辣排骨,和青菜豆腐汤。样样好吃,就是战斗力差点儿,剩下排骨打包。「不高兴」对金沙玉米和金沙豆腐羹赞不绝口,这金沙就是用粉状的鸭蛋黄炒的,很有回味。「没头脑」准备以后自己试试,应该不难做。
  吃了饭随便逛逛,看到国内的服务真是便宜。一家新开张的洗浴店,洗脚才25元,这可是要洗一个小时啊!找了家小有名气的店做全身按摩。可能师傅下手太重了,「不高兴」的肩膀酸了一两天。
  不管到哪儿,有一个地方「不高兴」一定要去的就是书店。下午在新华书店左掂量、右翻腾,担心太重,也只买了几本。
  回到街上,「不高兴」还是难以忍受到处都有的烟味儿和汽油味儿,还有地沟的霉气。加之地震后仍在建设,可能和他上次看到的卫生城市的印象有许多差距。估计他的嗅觉也太敏感了,卫生标准过高,从绵阳、成都、一直到北京前门大街上的市容都被他的鼻子彻底检查了一遍,着实为未来的『海龟』们开发了一个新的职业市场。希望政府在下一次申奥或办展会时,大量聘请常年呼吸海外空气的侨胞们,争取早日和发达国家的卫生标准接轨。

  下午还去「悟能」的公司看了看。街对面就是涪江,堤岸护栏上有许多石刻三国故事。最有意思的是由市长署名的石刻上被人用笔涂了“贪官”二字。
  晚上「没头脑」过去的同学们都约好了请吃火锅。妹妹带着我们从小街穿行,散步去『川府粮仓』火锅店。市中心边上的这条路如今成了步行街,沿路有小吃和许多新开的店。
  以前在『川府粮仓』吃过,味道好,人多,热闹。这次同学见面,男士们是成功在握,女士们是保养得年轻美貌,个个衣着出得厅堂。只有「没头脑」是一副美国农民样儿。每次和同学们在一起,都佩服她们苗条的身材,恨自己管不住自己,见到爱吃的就停不下来。好在还能穿下在美国店里的小号衣服,就安慰自己“幸亏不在国内生活”啦。
  见到老同学自然是亲切万分。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和兄弟姐妹差不多。现在人到中年(怎么这么别扭!),生活事业相对安定了,同学之间的感情也更加浓厚了。在绵阳的一小撮人常常聚会,让「没头脑」在太平洋这边望眼欲穿,嫉妒羡慕无比。有的时候知道她们在一起『腐败』,还会打越洋电话过去骚扰她们。

回国见识之一:“美女当道”
  回到国内,不论在北京还是四川,商场或是餐馆,对所有大于十岁、小于五十岁女性的称呼几乎都以『美女』替代。这天「没头脑」和妹妹出门逛街,在摊位上被一位热情的售货员美女美女地叫着。「没头脑」不做美女很多年了,当然不知道是在叫自己,所以没有反应。直到人家对着叫,还问“你是在对我说话吗?”彻底地暴露了美国农民没见过世面的本性,好在没被花言巧语所蒙蔽,在一串鄙视的眼神下,什么都没买就走了。也许是「没头脑」警惕性太高,在阿谀奉承面前从不丧失立场,职场上是这样,生活中也这样。
  和朋友家人说起,人家也都有解释:叫大姐,怕叫老了;叫小姐,怕您不爱听;叫同志,你才是『同志』呢!你们全家都是『同志』!没辙,只有美女是个没人会拒绝的称呼。可能在家里丈夫早就不那么看你了,到外面能被人真真假假地叫上一声,多少心里还是有点欢喜的吧。也许就是这么点欢喜能让你多花俩钱买下一件衣服或是消点费啥的。虽然有时侯是有点儿违心,但又不影响和谐,怕什么呢。那么就希望国内对美女们的岁数限制能越来越宽,这样「没头脑」下次回国还能赶上个趟儿,在成为“大婶儿”之前,还能“美女”一把。

十月二十七日,周二
  今天中午在『自古一家』吃鲜菌土鸡锅。一个字:鲜!本来这一锅就足够我们四个人吃了,但妹妹还是点了一碗『鸡蛋豆腐』。以前没吃过,嫩嫩的,非常香,真有鸡蛋的味道。

  为了少沾点儿油腻,「没头脑」和「不高兴」还是以素菜为主,『晕菜』地不要。土鸡吃一点,其他就是涮汤里的各式鲜蘑菌和青菜。说到这儿,还有一个搞笑的段子。「悟能」问我们是不是『西红柿』在英式和美式口语里发音不同。我说是啊,中间的音节一个是『妈』的音,一个是『妹』的音。可好,这「悟能」平时不好好读书,现在却总结上了:那就一个是『他妈脱』,一个是『他妹脱』了。我们这个气呀,怎么成『脱』的音了?再一想,『他妈偷』、『他妹偷』也不好听啊!大笑,引来侧目无数。

  这次回国,「不高兴」就惦记着青菜头,要吃那个苦味,因为美国加拿大都没见有卖的。可季节不对,再说国内谁稀罕吃这个呀。还有狗肉,我是不吃,北京的弟妹也反对,他也就没了兴致。灯影牛肉也是「不高兴」的至爱,可近来有些偏素,藕片青笋吃了不少,还没顾得上吃肉呢。
  饭后参观「悟空」「悟能」的『陋室』。他们刚买的房,但要到明年才能入住。在客厅看见一个从蜀南竹海带回来的笑呵呵的大胡子老头儿,是个竹子根雕出來的。妹妹问我要不要。我没好意思拿,抢了一个『难得糊涂』的笔筒代替。
  下午天色阴阴的,懒的出去走了,就在妹妹的电脑上迷上了『偷菜』——见后文详述。「不高兴」还睡了一觉。又看了一个电影,再给北京的老娘打个电话。一直等到老孙回来。
  晚上四人一起去江边吃干锅掌翅,麻辣麻辣,干香干香的。怕「不高兴」受不了辣,还点了个素菜豆腐汤。可他也没少吃,还特能吃麻的,锅里的藕都让给他了。最受欢迎的是一盘玉米饼,又甜又软,好吃。

  回家。在路边,专门停下来拍了这个很有中国特色的路牌。

十月二十八日,周三
  一直想国内的油条,今早终于吃上了。一块钱一根,很大,很好吃。
  爸爸妈妈楼下小区贴的告示,什么牌艺比赛。如果爸爸在家,他肯定也能拿个奖品伍的。就像电视剧里说的:手里一付牌,逮谁跟谁来;别人都学『诶必西』,咱们天天『勾疙瘩凯』。
  上午就在附近转转,「不高兴」还没来过新的小区。楼后的小路,远处不知名的野果,一只蝴蝶,一个怪异的树根都引得「不高兴」频频按下快门。
  电线杆上贴的『礼品回收』广告,绝对是中国特色。还有一个『好想你枣』的广告让我念了好几遍才明白枣的名字叫做“好想你”,真是太绕人了。
  一路经过原来的旧楼,还有老兄弟曾经战斗过的学校……居民小区里绿柳成荫,安宁平和。

  到了菜市场,就一定要去『魏城柯饼子』买个饼的。除了原来一直喜欢的肉酥饼,旁边的哈尔滨饼也不错,一样买几个。「不高兴」就知道拍照片,也不管别人疑惑的眼神。
  他拍了『镇关西』的肉铺,还有丝瓜,韭黄,香菜,黄瓜,紫豆角,白菜,茭白,金针菇,鸡腿菇,红花椒,平菇,樱桃西红柿,栗子,核桃,葡萄干,……全让他照了个够,照完了还给人家看一眼。有个摊位上的小贩追着说:“照一张我的西红柿吧,也很好看的……”
  顺路经过一个同学的办公楼,就让「不高兴」一个人拍他的花花草草,自己去聊了一会儿天儿。
  晃了半天,该回家了。路边看到这张喜报,注意优秀奖里的都有谁……

  本来中午想着吃饼就好了,省得「悟空」「悟能」来接我们,没想到还是把我们带出去吃饭。
  进了这家『聚龙砂锅居』吃蘑菇砂锅,凉拌凉粉,和烧肥肠。今天的蘑菇更为鲜美,肥肠煲里的香豆腐特别劲道,也是改良的豆腐。我是一口一口又一口,吃的停不下来。
  吃太多,需要消化一下。妹妹把我们送到富乐山公园看菊花。
  菊花是我比较喜欢的花卉之一,这个菊花展号称有几百个品种,果然是名不虚传。
  摄影师也露一小脸。

  上一次「没头脑」来富乐山还是正风华正茂的时候,十几年过去了,山还是那个山,人却不再是那个人了。有种想把那时候的照片拿出來对比一下的冲动,但还是算了,青春不再,看以前的样子只会徒添伤怀。
  富乐山有名的是碑林。「不高兴」照了不少。三国时『刘备进川』的故事就在这里,让「不高兴」很感兴趣能亲自来此观瞻。
  路边有许多「没头脑」小时候常玩的地雷花,小小的籽儿长得和地雷似的,「不高兴」居然没见过。

  从山上下来,路边叫了出租。城里正是下班高峰。「悟能」在市区和我们会合,带着我们去找洗脚的地方。市区一处小门脸,楼上挺大,墙上挂的都是和明星的合影。还没什么人,进一间包房,剩下的就让人摆弄了。总是觉得怪怪的。不过这次连「不高兴」算是彻底在国内『腐败』了一回。

  晚上老同学和她先生小汤请客。汤先生是妹妹最佩服的商场儒将。可惜老孙在外面忙着回不来,只有我们五人在绵阳一家数一数二的酒店落座,双方进行了热情友好的畅谈,就国内外局势交换了意见。我们在楼上,也算是『高峰』会谈了,「不高兴」可没好意思东拍西照的。餐后又步行到一个幽静的场所饮茶聊天。半夜方归。

十月二十九日,周四
  老妹专门给留了两盒月饼。结果国内现在的月饼真是不敢恭维,连「不高兴」这么爱吃月饼的人都不想带回来,所以只是照相留念。
  午餐由「悟空」亲自下厨,一锅辣汤,煮菜烫鲜,天南海北,边吃边聊。就着老孙讲的故事,吃了个开怀。
  下午又去书店转了一圈就回山上爸爸妈妈的家了。
  晚上坚决辞谢所有的邀请,晚饭自行解决。天天这么吃,实在受不了,需要一个『不瑞克』 (break)。
  拿出昨天买的饼啊、点心啊、还有酸奶。结果「不高兴」吃的太杂了,可能白天又着了凉,觉着难受早早就睡下了。乐极生悲,晚上发起烧来。好在没大病,出了一身汗,清晨起来就好了。

回国见识之二:“美女,我们一起偷菜吧!”
  国内正在的流行是:QQ网站,开心农场;虚拟游戏,本是一网;土豆萝卜,什么都长;天天种菜,不怕下岗;白天上班,时时勤养;晚上不睡,要把贼防;博客空间,交友甚广;只为添加,资源共享;时刻不歇,朝思暮想;为此神伤,为此心痒;一不小心,菜被偷抢;辛辛苦苦,汗水白淌……
  同学聚会,朋友小酌,甚至是按摩洗脚的时候和服务生聊天,大家必谈的一个话题就是“你偷菜吗”?人人都玩QQ开心网。为了多些朋友互相偷菜、增加级别,大家见面或是在QQ上常常邀请他人添加为好友。要不是「悟能」也热衷此道,一定会惊讶地看到「悟空」经常在路边主动和不认识的女人搭话:“美女,我们一起偷菜吧”。「悟空」白天工作后按时回家,夜里上闹钟种菜、收菜、再偷菜,一丝不苟地维护着一亩三分地。真是马无夜草不肥呀,据说现在已经达到了很高的级别呢。
  可是这种勤勤恳恳没日没夜的工作态度,给其他对「悟空」「悟能」的菜园子窥视已久的某些不法之徒造成了极大的阻碍,激起了强烈民愤。一个老同学见面就愤恨地声讨,说是某天凌晨两点多起来,看到「悟能」菜园子里的火龙果还有一个小时就成熟——要知道火龙果是很值钱的——所以虽然是半夜三更、外面漆黑一片,虽然第二天还要上班,她仍然决定再等一个小时偷几个火龙果给自己增加点外快。等啊等啊,在最后的那一刹那,当她就要用鼠标去点击的时候,那些神奇的火龙果一下子被全部收走了。原来,「悟空」也上了闹钟,在成熟的前几分钟就准备好了。老同学白熬了夜,还是没摘到果子,气得发短信向「悟能」投诉。
  不仅是身边认识的同学朋友疯玩儿这个游戏,国内的报纸和省电视台还专门报道几起因为『偷菜』引发的家庭危机。有为了错过『偷菜』时间责怪妻子要离婚的,也有埋怨丈夫专偷丈母娘的菜而吵架的。别看一个小小的游戏,造成的社会影响可不小呀!

十月三十日,周五
  早上看看电视剧、综艺节目。
  下午找老同学聊天,一并参观了她的五星级办公室。真是窗明几净、绿意盎然,有沙发还有时尚杂志。相比之下,「没头脑」所在的政府部门真是太寒酸了,真想把这个办公室整个儿搬到西雅图去。老同学的工作服也很让「没头脑」艳羡不已,特别是那条丝巾。要知道没头脑可是丝巾狂人,见着就买。
  晚上同学的老板请我们在绵阳最好的酒店富乐山庄吃饭,「没头脑」和「不高兴」真是受宠若惊。这位领导看起来是一个弱女子,但非常大气,有修养又没架子,很谈得来。以中国之大,果然是藏龙卧凤。好的工作单位和环境都不难得,这样有能力又仁智的领导就是可遇而不可求了。「没头脑」正在攻读『领导力』的专业,看来还有许多可以学呢。

  晚餐的格调自然是没得说,一个个菜盘象山水画一样,和餐厅的古韵相映成辉。仅看一道水煮花生,就知道这餐饭有多么诗意了。

十月三十一日,周六
  今天一早就准备去成都。出发前先和妹妹的爱车合个影。(见相册
  罗江,是绵阳和成都之间的一个城市。「没头脑」对这个城市的印象仅是“罗江花生”。现在罗江建设的很漂亮,引得我们在这里流连了半天。本来是经过落凤坡的,「不高兴」还想考察一下地形看看当时庞统是怎么中伏的,可遇上修路就折返了。「不高兴」有兴趣追寻历史,可对考古就一般了,所以三星堆也没去。
  中午才到成都,先把箱子放到「悟空」父母家里,我们就出去逛了。
  到了著名的锦里,当然要和大门合影一张了。

  趁「没头脑」不注意,「不高兴」还给一个美女拍了一张,说是在四川待了几天,号称还没见到真正的美女,拿这张充个数。顿时气煞旁边的两大美女…☆#◎※?!……
  锦里是新翻修的,什么都有,吃的,玩儿的,看的,让人目不暇接。人太多,懒得去挤,决定先出去吃饭,再回来逛旁边的武侯祠。
  路上看到『勾魂面』,没敢吃,怕「不高兴」吃了再被成都美女把魂儿勾走,呵呵。
  到了街边的一家露天餐馆,择张大桌坐下,先给「不高兴」来个酒酿鸡蛋,瞧这糖心儿,多诱人。
  天凉,要了排骨连锅汤,「没头脑」还点了甜水面,正宗!

  一个小贩过来搭话。「悟空」顺手买了几个。「不高兴」还不失时机地按下了快门。我觉着这一张可以参加他们公司的摄影比赛了,就叫『快乐的卖桔人』。
  路边广告:大地主排骨馆。

  饭后「没头脑」和「不高兴」进武侯祠,敬仰先贤:万古凌霄一羽毛。
  嗨!「没头脑」,你太坏了,森森柏堂,竟敢用二指神功插人家怪兽狮子鼻孔!

  一路散步,高香迷雾;看了楹联百副,庭院无数。有桃源义气,怀蜀相风骨;不世之才,难出川谷。叹白帝托孤,报茅庐三顾;读出师二表,仰云霄万古………这里有「不高兴」最喜欢的杜诗名句,还有赵藩的这副治世名联:
    能攻心则反侧自消,从古知兵非好战;
    不审势即宽严皆误,后来治蜀要深思。

  武侯祠布局宏大,保护得也好。当然也少不了旅游商店。不过这里的纪念品和锦里街上的类似,都很有古韵或民俗风情。有一个厅里全是各种各样、大大小小、形色斑斓的石头。「不高兴」一个同组同事的闺女最爱这个,看到了一定会喜欢的不得了。
  出的祠来,和「不高兴」另一个同事在成都的弟弟接头见面,特此留影为证。

  晚上与「悟空」全家父母弟妹外甥在『孔亮火锅』海撮一顿。又是吃不够的麻辣。刚才还觉得入夜的凉意,一会儿就全身都热了。这里还有一项别致的服务,就是可以给高背椅上盖上一个罩子,这样方便食客将外套挂在里面,既不容易压皱,又保护火锅或油烟的气味熏到毛料或毛衣里。真是周到。吃的过瘾,我们也没在意这些,连「不高兴」都顾不上照相了……

十一月一日,周日
  时间太短,很多地方都来不及看。今天「悟空」和「悟能」带我们去附近的洛带古镇耍。据说是刘备的儿子刘阿斗的腰带曾落在这镇的井里,所以这里叫洛(落)带。
  路上听「悟空」讲他在侦察连的故事,真是妙趣横生。

  这个小镇保存着很多过去的东西,象这些花坛。但同时现代的商业气息也很浓厚,街道两边都是商店。
  一个『地包天』的小狗儿,没主儿似的,老老实实地趴在街边(见相册)。
  一家专卖印染服装饰品的商店。「没头脑」买了这件紫红外套。

  中午是「悟空」的朋友请吃蘑菇土鸡(这次和蘑菇太有缘了)。当地的土鸡很有名。我们是从环城路的岔路出口拐入一个小镇。这位朋友开玩笑说,在岔路口直走,吃的都是肉鸡,只有走左边的土路进镇才是真正的土鸡。也就是一口大汤锅,青菜蘑菇土豆等等涮下去。主要是汤的鲜味,虽然和别处菜名差不多,味道也差不多,却另有特色,回味无穷!

  吃了饭又开车一个多小时去另一个古镇——黄龙溪。这里的镇子比洛带大,人也多了许多,景色又是一番不同。在镇中心有一条小河穿过,河水很浅很清洁,几十步就有一个小桥,桥间的水里还垫了些刻成不同动物的石头供人踩着过河。虽然人很多,水边还有很多孩子嬉闹,可街上、两岸的环境很整洁。一个是原有的布局开阔,再有就是旅游点的维护意识好。
  和洛带风格相近的是家家门口的石头水缸,上面飘着一层青稞,绿意平净。每家石器上的图案都各不相同,不知道有什么讲究。有的大石头容器里养的是水葫芦。据说这种植物会疯长,以至于和它一起的其它任何东西都长不出來,很自我哦。
  路边家家都有一串串的豆豉包。「不高兴」对它没什么兴趣,否则真想带点回西雅图。回锅肉或是盐煎肉里加一点,那简直不是摆的了!
  土泥巴墙本可以照出最美的风景,可惜人在这里多余了点,呵呵。

  一只正对付一块骨头的小狗,讨厌地看着『不高兴』:我就是想安静地吃个午饭,你都不能放过我吗?
  在一家人的门口看见三个奇怪的象是背篓的东西,居然是炉子!!!

  等把黄龙溪玩儿够了,天色已晚。开车进城,在人民南路那里被过街的行人堵了半天,「悟能」说这就是著名的『人民拦路』。原本「不高兴」想在锦里定制一枚图章,所以我们又折返这里。可又没看上人家的手艺,算是白跑了一趟。就在街里点了著名的成都小吃套餐,最喜欢赖汤圆和钟水饺。
  回酒店前,「悟空」特意拐到路边一家『廖记』连锁店,买了『麻辣兔丁』。一碗给「不高兴」夜里加餐,一碗带给北京的弟弟弟妹。在街口还买了酸奶,专门让「不高兴」消食的。
  可惜这些吃的都带不回美国。后来我们在西雅图出关时,看见一个老外被搜出一箱子肉干、腊肠之类的,看着都香,真是遗憾啊!

十一月二日,周一
  中午就要离开四川去北京,没想到昨天北京大雪,入京的航线班班误行。好在今晨调整的差不多了,我们只在机场多等了一个小时。但本来是下午两点多应该抵达北京的,等到弟弟家都该吃晚饭了。弟弟「大菠萝」和弟妹做了好吃的家常菜,饭后再加麻辣兔丁和牛肉干。「不高兴」对家里的两条斗牛狗,馒头和豆包儿,发生了浓厚的兴趣。但我警告他不要喂他们吃的,不要太亲近,否则这两个家伙死皮赖脸、傻了吧唧地跟定你,可就『人来疯』了。

十一月三日,周二
  北京!久违的北京!「不高兴」十年没回来了,看什么都新鲜,见什么拍什么。
皇城下的雪 红桥市场 豆包儿和馒头

  上午去红桥买珠子,各式各样的都来点儿。
  中午吃了久违的肯德基辣鸡翅和辣鸡腿汉堡,但没有想象中那么香了。
  少不了走长安街,看看天安门前的风景。
  弟弟所住的楼旁有家『奶酪魏』,「不高兴」吃了一碗,说是不错。「没头脑」对牛羊肉天生忌讳,捎带清真的东西一丁儿点儿都不感冒。即使不是牛羊肉的,也绝不沾,所以就没有品尝。
  回到家里,馒头和豆包儿兴奋地围着「不高兴」疯转,大献殷勤,还留下了无数的爪印和口水。「没头脑」赶紧躲屋里去了。

十一月四日,周三
  今天和弟妹陪「不高兴」去看望一位老师。中午,老师招待我们家常的烧排骨、白菜丸子汤和蒸鱼。这也好吃得很。吃的弟妹在一旁直捅我,说馋疯了我们。饭后在校园里走走,沾染点儿学术气息。
  下午去奥运村。弟妹在车上发表了一番『鸟巢』、『鸟蛋』,和『鸟人』的高论。正应了那句话:有翅膀的不一定是仙子……
  现在车辆不分单双号出行了,污染又严重起来。天气不好,雾特别大,照相不清楚。又赶上场馆里有比赛,进不去。于是在「不高兴」的强烈要求下,去了中关村。原来的『骗子一条街』可是我们的老地盘了。来到海淀大街,一切都变样了,就是人还那么多。以前和「不高兴」就在路口的麦当劳吃过『圣代』冰激凌。现在也找不到北了。「不高兴」在图书大厦和中国书店里如鱼得水,看书买书,如果不是因为太沉,估计恨不得把这个书城都搬回家。

十一月五日,周四
  菠萝弟弟请了假没上班,带我们去逛前门。本来没什么兴趣,但到了才发现这里也整个变脸了——变得漂亮整洁干净了!还有小火车开来开去的。大街两边墙上的水墨画儿,真是好看。商店里的小瓶儿小罐儿的,「没头脑」想仔细看看,可其他人都没兴趣,只好跟着走。
  这个门洞怎么样?

  这哥儿们是个大活人,开始「没头脑」没觉察到,经过他旁边时妹妹说“看,他的眼珠在动”,吓了一大跳,真以为是个雕塑来着!
  那边走着个上海世博会的吉祥物,我们俩朝里面看,正好和里面的小姑娘看了个对眼。呵呵,这一天没少惊吓啊!
  街两边老店很多,都重新装修过,古色古香的。
  经过『哈根达斯』,请弟弟妹妹吃冰淇淋。
  又转到大栅栏,北京人念『大十烂儿』。从这个大红门进去又是数不清的小店。
过桥米线
  回到正街上,还买了件红棉袄。本来是奔着五十块的价钱进去的,结果发现是件夏天的衣服。不过这件棉袄也不错,平时上班还可以穿。
  中午走累了,在街边找了一家云南的过桥米线,做的很好。可惜象许多店铺和商场(包括外来品牌和餐饮)一样,不许拍照。让「不高兴」很不爽。也是,游客照相是觉得好看,还捎带做宣传呢。估计来个绿眼睛高鼻子的,他们也不敢说什么。说到底,这国情不同,服务的水平有限,商家也缺乏自信。身在首都,还能这么点大度都没有,不让拍就算了。
  晚上请弟弟妹妹吃『星期五』〔Friday,一家美国餐厅〕。原来在北京时我们就喜欢这里的薯条和一种沙拉酱。现在找不着这种调料,也找不着感觉了。弟弟妹妹吃完了告诉说我不好吃,还没有「大菠萝」烤的肉好吃。我就说不能『崇洋媚外』嘛。这美国吃的能和中国的比吗,当然不好吃了,还贵。

十一月六日,周五
  上午「没头脑」和妹妹又跑了趟红桥,把「不高兴」留下和馒头、豆包儿在一起看家,还有时间整理他的照片。几个星期,一千多张呢,连编号带上存到网络相册,够他忙一天的。而且还顺带把弟弟妹妹从零三年的照片都整理了出来,也放到了网上(Live | Picasa)。
  中午在楼下吃麦当劳的辣鸡翅和辣鸡腿汉堡,感觉比肯德基的还好吃。
  晚餐是『麻辣香锅』,各种肉类、蔬菜自己点好以后都炒在一起,又麻又辣,味道好极了。「不高兴」钦点了他的盐水鸭肝,没有想象中的嫩滑,也没有『九华山庄』的香,还有些苦味,不过算是说得过去啦。还有藕片和青笋,从绵阳吃到北京,都没吃够呢。
  回到家要求和弟弟合影,他还嫌麻烦、不是很情愿,什么人嘛!

十一月七日,周六
  这次回国的收获颇丰——书就装了半箱。
  还有老同学送的茶壶和藏茶——专为满怀减肥理想的人士使用。至于小吃点心零食嘛,当然要在喝茶之前尽情享用。去年春节时弟弟妹妹在西安专门给「没头脑」买了些玩具。剩下的除了一些筷子领带等礼品,就是「没头脑」的丝巾、围巾。小吃更丰富:玫瑰酥,青红丝,稻香村的绿豆糕、枣泥点心,上海豆沙点心,苕酥,北京的虾酥,四川的麻酥,黑芝麻糖,还有『黄飞红』麻辣花生……这里就不一一放照片馋大家了。

  下午,「没头脑」和「不高兴」就要回西雅图了。饶是「没头脑」再没头脑,想到离别,还是洒下了几滴眼泪。操心的命呀,总是担心在四川的妹妹和在北京的弟弟弟妹,虽然看着大家过得都还不错,但就是放不下心。这一别,再见又是一年或是更长的时间了,希望弟弟妹妹们天天快快乐乐地生活,不要象「没头脑」这样东想西想,老得快啊!

  这一阵子吃的够本儿,可中午还是在『天外天』点了几个菜。剩了一半。
  餐后弟弟弟妹开车送我们去机场。来的早,登记了行李之后又出关口,在大厅里再坐一会儿。「不高兴」还有半瓶酸奶抱着没喝完呢。大家聊了半天,也少不得最终的依依惜别。

  飞机上座位不满,「不高兴」找到最后一排三个座位都没人,让「没头脑」睡了一会儿。本来想让「不高兴」也休息一下,前排有个老人身体不好,就让给她了。
  当我们的机场巴士带着阴雨驶入西雅图家门前的车道时,我的心还有一半儿没飞回来呢……

精彩回顾
  在这个猪都想和人一起『感冒』的二零零九年,结束了『吃喝玩乐』的中国之旅。虽然旅途短暂,覆盖祖国大好河山的半径不大,但也算是生活在不是『基层』的北京,住过了不是『乡下』的上海,游赏了武夷独特的翠绿,也看到了四川才有的美女……
  忙着赶作业,没心思拽文末的打油诗了。贴上幻灯片的链接,还是皮卡莎来福(供中国大陆分享)的相册:
  ★、走马观花:北京—武夷—上海(10.12~10.25 – Live | Picasa
  ★、家在绵阳:居民小区,麻辣锅,和富乐山(10.26~10.30 – Live | Picasa
  ★、古意成都:罗江,武侯祠,洛带,和黄龙溪(10.31~11.01 – Live | Picasa
  ★、再见北京:北航,红桥,前门大栅栏(11.02~11.07 – Live | Picasa

  最后,请欣赏「不高兴」上载到『优图』的视频,是在洛带镇上看到的搞笑玩具跳舞的小驴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

Blog at WordPress.com.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