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ertida LZ – 没頭腦·札記

2010-02-26

Fiji 2010 Reunion – Part 1

Filed under: Family Reunion, Fiji, Vacation, 游记 — Tags: , — divertidalz @ 05:41

二零一零年,在斐济团圆(一)

  天藍藍透,水如湖色,蔚波白浪銀沙。
  雲淡淡飛,椰風似醉,輕拂綠影紅花。
  遠島玉珠遐。
  望珊瑚海岸,婉轉疊嘉。
  櫚港棕灣,草亭閑坐待夕霞。

  佳節不必繁華。
  羡山村麗景,世外人家。
  魚蟹鮮肥,蚌蛤味美,青青舞爪龍蝦。
  迎客有胡茶。
  更奇珍異果,熱帶番瓜。
  斐濟歸來,珍藏回憶久堪誇。
            右調《望海潮》───舟山詩詞

  很久以来,在「没头脑」向往的旅游名胜中,斐济就一直名列前茅,那里好像总有一种特殊的魔力焕发着童话般的梦想。另一个现实的原因是「没头脑」想让弟弟妹妹也能去这个温暖美丽的地方度假,离中国比较近,又不需要签证。几年前曾经安排了一次去斐济的行程,后来由于机票没落实,加上弟弟妹妹们节假日的时间不合适,最终取消了。那一年斐济政变,想来还有点后怕呢。等间隔久了,想来想去仍然把斐济锁定为第一方案,在二〇〇九新年的凌晨就抢先在网上定了十天的度假村。
  当初可没有确定要读博士。去年九月开学以来,工作学习挤得人一点额外的时间精力都没有了。第一个学期还去中国出差加度假四个星期,于是和弟弟妹妹们敲定了在斐济再次团聚过中国新年。可回到美国赶作业差点儿没累得吐血,又有点儿担心能否成行。最后想到家庭团圆比拿个学位还是重要多了,赶紧在年底把机票买好(美联航洛杉矶转太平洋航空,每人一千五美金)。又有了上次补作业的经验,紧赶慢赶把下个月的作业写了一半,等回到西雅图再多辛苦几天,好歹不会象上次那样气急败坏的了。

  情人节:人在旅途
  第一天:巴士历险
  第二天:南洋团聚
  第三天:港口漫步;渤海餐厅
  第四天:远征苏瓦
  第五天:游赏兰花;篝火晚会
  第六天:玛那风光
  第七天:休暇购物;海鲜大餐
  第八天:南海岛上
  第九天:机场送行
  第十天:告别斐济

二月十四日,情人节:人在旅途
2010.02.14(PST)Sunday, Day 0 – Up in the air

  今天是中国农历的虎年初一,中午吃了饺子,十二点半就从家里出发了。还了租的车,提前三个小时到机场检票过安检,一切顺利,安安稳稳地在登机口等着。「不高兴」先是拿着相机寻摸了一会儿,接着开始上网看新闻,最后还小憩了十来分钟,真是一点不耽误。「没头脑」则抱着本董竹君的传记《我的一个世纪》打发时间。斐济在南半球,和我们冬夏对调。美国西部下午两点,这时相差二十个时区的斐济则是夏时制午夜一点。
  四点半左右起飞,两个多小时就到了洛杉矶。从『美联航』的闸口出来,走十分钟或坐机场免费转运巴士才能到『太平洋航空』的检票大厅。再过一次安检七点多才到登机口。人已经很多了,勉强找到四个座位坐下等着。「没头脑」溜达着和一个黑黑的工作人员搭了两句话,得知这个航班不满员,四百人的飞机只有两百四十一名乘客(可能是赶上情人节+周日)。这个打探来的消息后来为「没头脑」一家帶来了不可估量的好处,呵呵。
  八点半就开始登机了。「没头脑」先找到后排一个四人座的位置,期盼这里没有乘客。等九点四十起飞时,果然许多座位空着,也没人到后排这个四人座。于是,在今夜飞往斐济的国际航班上,一个『卧铺』诞生了。不久,飞机上其他的乘客也意识到了经济舱里有比头等舱更舒适的待遇,纷纷占据二人或是三人连座,为以后十一个小时的旅程先铺好了床褥。「不高兴」原有的三人座没再来人,加上「没头脑」占的『卧铺』,让全家都可以轮流享用了。
  飞机上供应一顿晚餐和一顿早餐。公平地说,质量还算不错。晚餐选择有中式炒牛肉加蔬菜米饭,炖鸡土豆泥,或素食米饭。「没头脑」不吃牛肉,看素菜也不象好吃的样子,就点了鸡肉。可一看鸡肉里面象是放了『起司』,沫沫叽叽的,顿时没了胃口。尝了一些土豆泥,好像黄油又多了些,干脆什么都没吃。妈妈吃的牛肉,爸爸要的素食,「不高兴」吃的是鸡肉,他们倒是对晚餐评价比较高,也许「没头脑」是太挑剔了。
  点餐时,「不高兴」问有什么饮料,空姐说有橙汁、苹果汁、和『他妈脱』(番茄汁)。「不高兴」问是不是『他妹脱』,空姐说是『他妈脱』。两个人就究竟是『他妹脱』还是『他妈脱』这样一个严肃的话题来来回回了好几次,最后还是空姐投降,说是,我们有『他妹脱』。斐济原来是英属殖民地,空姐讲英式英语。碰到了「不高兴」这位讲美式英语的主儿,难怪两人要说不清楚了。
  机舱感觉比较旧,有些座位上的遥控都不工作,没法看电视。有的顶灯也不亮。空调发出单调的噪音,机舱里时而潮凉时而闷热,气流象凝滞了似的,混杂些陈年的气味。好在我们的『卧铺』很舒适,十一个半小时的航程,不至于太辛苦。「不高兴」坐累了就走到后面找服务人员聊天。大概不是一种英语,说一句话能打发好多时间。本想下落时可以在从斐济上空俯拍一下美景,可这次航班早上五点一刻抵达,天还没亮,外面黑乎乎的,只好作罢。

Sunset Denarau at WorldMark Resort二月十六日,第一天:巴士历险
2010.02.16(FJT)Tuesday, Day 1 – Bula Fiji, Bus Adventure

  雨林、绿冠、红花,椰风、碧浪、银沙。四时盛夏,天堂远在天涯。

  楠迪机场好小,普普通通只有一个两层楼,数得过来的几个空港。飞机上有些乘客是要继续飞澳大利亚或是新西兰的。其他游客的终点是斐济(楠迪、苏瓦或其上百个岛屿中的任何一个)。一出舱口,热浪迎面扑来。估计是飞机上的空调忽冷忽热,下机气温一变,「不高兴」的肚子立刻就去机场的卫生间休息了近半个小时。「没头脑」帶着父母在外面等着,人都快走光了才出关。
  机场在斐济主岛维提岛(六十万人口、一万平方公里)的西侧、楠迪的北部。计划斐济旅游时曾经犹豫要不要租车。可这里是在左边行驶,租车又剧贵(大约每天一百二十美刀),就算了。出发前和度假村的前台订了机场接车,三十块斐济元,才合十六美金左右。到了机场外就看到一个司机拿着「没头脑」名字的牌子,大家『不啦』几句(斐济欢迎或问好用语),接上头,就可以去德纳饶的度假村了。这时天还没亮呢。
  司机名叫「那拉」(好像姑娘的名字,其实是一位大男人)。一路上介绍了斐济的一些情况,说可以开车帶我们去苏瓦(斐济的首都)去玩一天。「没头脑」觉得这个「那拉」人还不错,就先约好了第二天早上还用他的车去接妹妹「奥利维亚」(这次妹夫「老孙」没来,就不能再用「悟能」的代号了)、弟弟「大菠萝」和弟妹「波罗蜜」。从机场向南二三十分钟的车程,德纳饶在楠迪的西面,是一个紧贴着维提岛(当地发音『鼻涕来步』)的小岛。听起来象『得啦,绕(着走吧)』,实际上和主岛一衣带水,只有一桥相连。

  到了度假村,已能看见东方的朝霞。按常规下午四点才能入住,只好先在一个专供客人休息的房间里把夏天的衣服换上,凉快些。可接下来的时间怎么办呢?「没头脑」和爸爸妈妈倒还精神,「不高兴」因为天气闷热,一身的汗,有点儿快崩溃了。「没头脑」怪不好意思地和前台要求让「不高兴」洗个澡,人家还真是同意了让他继续用休息间。既然天这么热,也进不了自己的房间,干脆利用时间,去买菜吧。于是「没头脑」带着爸爸妈妈坐上了当地开往楠迪的巴士。
  在度假村坐车很方便,除了出租车,巴士每半小时来一趟,就在门口等着。车开着开着就上了一条狭窄的土路,好在路上也没其他的车。就这么一路停停开开,三十多分钟才到楠迪市。要说斐济人民的生活节奏真是够慢的,不管是在中国还是美国,一般人看到公车来了,总是会紧跑两步上车。可这里的人就是慢吞吞地走过来,一点不着急。其中一位还是长胡子的大婶,要不是穿着大花连衣裙,还真看不出是位女士。
  原本对楠迪期望很高,到了最大的超级市场一看,整个没劲儿了。蔬菜既不新鲜又不便宜,还想来斐济大快朵颐海鲜呢,可根本见不到新鲜的活鱼螃蟹什么的,冰柜里都是看着可疑的不知冻了多长时间的牛羊肉──正是「没头脑」的忌口。很失望,那就去露天市场吧。但被告知那里只有蔬菜水果,也没有海鲜。「没头脑」在吃上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就不相信在斐济还找不到海鲜了!马路上逮了个人就问,哪里买新鲜的海鲜?要说斐济人民好啊,特热情,说得去『老头儿卡』,就坐路对面的巴士,还亲自带到车站。要不是这人认识司机打了招呼,看架势他反正没事儿就直接陪我们去了。
  在不远万里从美国来到斐济两个多小时后,凭着对海鲜的向往,也不知这『老头儿卡』东南西北要走多远,「没头脑」带着爸爸妈妈登上了另一辆公车。车上坐的全是本地人,找个座位坐下,心里突然有点紧张。虽然斐济人民都很热情友好,但第一天在一个陌生的国度闯路还是有点儿瘆得慌。想到有人告诫这楠迪城里不要随便理会过来搭讪的人,「没头脑」的头脑中闪现出持枪歹徒、菜刀双雄之类的好汉形象……就这样,「没头脑」编排了一路的故事。其实,斐济真是很安全。后来听说新总统也常年实行『严打』一类的活动。
  大约一个半小时后,终于到了『老头儿卡』,公车站就在露天市场旁边。一进市场,哇,「没头脑」和爸爸妈妈真是开心啊。这里的东西都是按堆儿卖的。一捆豇豆才一块斐济元,比美国便宜多了 (合美金五毛五)。上来就买了两捆。后来看到的比这个质量还好的,忍不住又买一捆。『老头儿卡』不是旅游点儿,外国人不多。看我们三个人在里边逛,很多人和我们打招呼。到了卖海鲜的地方,两块斐济元就可以买一堆蛤,都是活的,个头也大,美国可没有这个价,赶紧来一袋子。鱼都是四、五条串在一起卖的。爸爸妈妈说有一串是桂鱼(在国内挺『贵』的),「没头脑」就上去和渔民侃价,从25一串侃到20。最后,还买了个大西瓜。
  出了市场,怕这么热的天,时间长海鲜就不鲜了,决定坐出租回度假村。的哥说四十块,「没头脑」说三十, 人家还就同意了。至此,心里终于踏实下来了,高高兴兴坐上车。快到度假村时,和的哥说起斐济著名的苦啤酒。多好的同志啊,专门开到一个当地人去的小商店。我们一下子就买了一箱,想着「大菠萝」他们明天就来了,让大家喝个够。
  回到度假村,怎么「不高兴」没在大堂里等着?难道下海游泳去了?一问前台,原来是体谅「不高兴」累得不行,前台就干脆把房子先给我们安排了。多热心啊,还是个帅哥。「不高兴」可高兴了,在休息间就已经洗了澡还睡了一觉,十点钟进房间后里里外外拍了个够,正坐在床上整理照片呢。只要「不高兴」高兴,「没头脑」也就开心啦!
  晚上收拾鱼的时候,没把「没头脑」气疯。这个鱼鳞也太难刮了!!用了剪刀,锋利的和不锋利的刀子拼命地对鱼进行非人折磨:只见鱼鳞四处乱飞,全上了「没头脑」的衣服头发。鱼鳞刮完,「没头脑」也是满身满头的小星星了。好在清蒸出来味道还不错。蛤是两吃,辣炒和清炒两种。那个肥美就不用提了,从来就没吃过这么鲜的蚌。
  想着明天早上去接「大菠萝」他们,今晚好激动!

Family reunion in Denarau, Fiji二月十七日,第二天:南洋团聚;再游楠迪
2010.02.17(FJT)Wednesday, Day 2 – Reunion and Shopping Nadi

  香蕉、芒果、木瓜,海鱼、螃蟹、龙虾。蚌蛤平价,三餐美味祭牙。

  从首尔来的航班是早上九点二十。想着他们要出关什么的,怎么也得十点才出得来。九点半那拉的司机开车带「没头脑」和「不高兴」离开度假村,一到机场就看见门口的人好像是弟弟。果然是他!哎,真是不好意思!为了让他们轻装上阵,特意嘱咐不要多带东西,就可以不托运行李。结果,他们很快就出关了,半个多小时「没头脑」却还没影儿呢,急得已经开始要找度假村的电话了。真是又『没头脑』了一回。
  高高兴兴上车,「不高兴」让司机开到机场附近一棵凤凰木的大树下,忙忙叨叨地给大家拍照。昨天白天他没上街,在晴天下看着火红的树花可觉着新鲜了,其实斐济到处都是这种绿叶红花的大树冠。一路上大家叽叽喳喳说得热闹。和司机聊起来,让他在路边一个菜市场停下买了些菜,又帮着找到一个水产站买了条大龙虾。到了度假村门口,爸爸妈妈早等着了,一大家子呼呼啦啦热热闹闹地回到房间。「大菠萝」「菠萝蜜」和「奥利维亚」对三卧二卫一厅都表示很满意。
  洗澡,换衣,吃午饭,然后做什么呢?「没头脑」提议带大家去楠迪逛街,看看有什么纪念品可买。爸爸妈妈昨天已经去过,今天就不参与了。下午是「没头脑」「不高兴」带着弟弟妹妹楠迪半日游。还是那拉的司机开车,单程十五斐济元。后来我们逐渐了解到那拉在德纳岛的喜来登度假酒店工作过七年,最近几年在度假村的高尔夫球场工作。平时他不上班的时候就自己开这辆面包车揽游客的生意,或者就找人帮他开。他在当地有一定的信誉,他的太太还在我们那个度假村的前台做经理。真是一点儿都不耽误生意!
  斐济一个有名的连锁商店叫做杰克斐济,专卖旅游产品。「奥利维亚」没带什么裙子,「没头脑」就想给她买条当地人的苏露试试(其实这里是『男人穿裙女穿裤』)。最后买了三条,「没头脑」也混了一条。大菠萝买了件具有热带风情的花衬衣。出发前,「没头脑」特意给「不高兴」和「大菠萝」各买了双克拉克斯的夹脚凉鞋。应该是挺舒服的,没想到这两个土人穿不惯,只好又一人买了一双拖鞋。好在价钱也不贵,但少不了被「没头脑」「菠萝蜜」埋怨一番。
  逛了一会儿,大家就有点累了。在「没头脑」的坚持下,还是去楠迪的菜市场看了看,又买了点吃的,才回到司机把我们放下的一个工艺品商店里等车。「菠萝蜜」接着找斐济盛产的『卡瓦』和香皂,「没头脑」买了冰激凌请客。回到度假村「奥利维亚」和「菠萝蜜」免不了要披着苏露抱着龙虾照相。这里的龙虾和美国的不太一样,身子是绿色的。个头很大,不带钳子。晚餐「没头脑」做的是香辣龙虾,还有蒸鱼和蔬菜大家吃得个不亦乐乎。
  傍晚,和以往度假一样,「不高兴」要捕捉日落的色彩。又是一家子老少大呼小叫地来到了沙滩,又搂又抱,又跑又闹,你照完了我照。看尽了西霞,踩够了海浪,也让「不高兴」过足了摄影师的瘾。不过这次「不高兴」的相机里,大都是生活照到此一游,少了功夫琢磨他的『参赛作品』了。哎,玩儿的高兴,谁在乎艺术不艺术啊!等游泳池畔的火把点起来,在落日余辉下伴着土人的鼓声,一天的兴奋和疲劳就开始在夜色中悄悄地熟睡了……

Port Denarau二月十八日,第三天:港口漫步;渤海餐厅
2010.02.18(FJT)Thursday, Day 3 – Denarau

  花园酒店豪华,城镇远未发达。地无广厦,沿途不见警察。
  芭蕉椰影叠加,荷香池畔瑜伽。夕阳描画,天边万里彩霞。

  今天是「大菠萝」的生日!全家决定晚餐去楠迪市的渤海餐厅。上午就只好在附近转转,不去远地儿了。
  离我们的度假村不远的一家酒店门口有个小荷花池,红红白白的很是漂亮。今早可以去好好拍一下。沿路都是度假酒店,所以环境宜人,花木缤纷。「没头脑」亲自给奥利维亚设计了裙子,她高兴地照了很多照片。本来路不远,可出来的不够早,温度很快就升上来。天气越来越热,一个多小时就受不了了,只好往回走。
  话说这德纳岛上有个德纳港,很多去外岛玩的船都从这里出发。也是为了打发时间,全家回到度假村后又坐度假村的免费公车来到港口一游。这里也有一个“杰克斐济”,因为是连锁店,里面东西的价钱和楠迪市的一样。这样我们就放心了,可以随时来这里买纪念品而不用专门往楠迪跑。
  因为是为度假村服务的,这里其他商店的东西可都贵太多了。转来转去,决定在『妈妈的批萨』把午饭给对付了。点一个大盘的海鲜,中号的素菜和牛肉的。没想到大家的战斗力不行,居然剩下一半。吃了东西,这半日港口游也算是圆满了,打道回府。
  先去参加了一个度假村的宣传,给点儿礼券什么的,每次都是如此。昨天购物时遇到一个华裔学生叫埃里克,在南太平洋大学读书,平时在他们家的旅游公司和工艺品店帮忙。他人很热情,午后和一个同学专程来度假村给我们介绍当地的旅游项目。有了他的经验和解说,我们对斐济了解了不少,也为后几天的行程做好了准备。
  小睡一觉,下午吃海鲜大餐。来斐济前就看好了『渤海餐厅』。网上说这家海鲜做的不错,今日一试,果不其然。说到底,还是原材料好,都是深海有机的新鲜货,不好吃就怪了!我们点了金枪鱼生吃,清蒸石斑,椒盐大虾,葱姜螃蟹,红烧海参,醋溜白菜等等。海参烧的是又糯又筋道;螃蟹鲜甜可口;大虾个大味道足,石斑是条兜齿的鱼,下巴伸着,长的不好看,吃起来很嫩。就是白菜用的是白醋,酸了点儿不是很可口。
  吃完饭,给出租车司机打个电话,十分钟就来餐馆门口接我们了。回到度假村,尽管吃了个肚儿圆,大家还是夕阳依旧、照相没够。然后跳到游泳池里学游泳,当然曝光的时候需要把肚子遮挡一下。
  晚上,下了场大雨。足有一个小时。现在是雨季,但愿明天是晴的。

Beach waves, Sigatoka Sand Dunes National Park, Fiji二月十九日,第四天:远征苏瓦
2010.02.19(FJT)Friday, Day 4 – Suva Trip

  去时热晒汗颊,归来天暗如麻。迷濛飘洒,雾吹雾散雲崖。
  忽然瓢泼倾斜,深林绿染泥洼。车飞如馬,追风追雨归家。

  今天的项目是去斐济的首都,苏瓦,一日游。「没头脑」和那拉商量好,包一天车三百四十斐济元,那拉的司机开车,也兼导游。早上大家五点半就起床了,简单吃点东西,七点准时出门。一路翻山,经过许多村镇。有意思的是我们出来就看见正在路上走着去上学的学生,可开了一个小时到山上的村镇时,路边还是妈妈带着等车上学的学生。看来当地人所说的『斐济时间』是有点儿让游人疑惑呀。
  一个小时后,到了第一个景点:斐济的第一个国家公园,『星阿头卡』沙丘国家公园。公园门口有几颗低垂着椰子的椰子树,我们『乡下人』没见过,赶紧捧着椰子照相,开心极了。公园工作人员玛丽简单地介绍了一下沙丘通往海边的几条小径。说完了看我们傻乎乎没听明白的样子,不放心,专门在分叉口等着,陪我们一路走下来,讲解公园里的植物沙土什么的。还告诉我们去年有人放了一场大火把一片草木都烧光了。
  在路上,奥利维亚和玛丽很快成为了朋友,两个人一句英语问一句中文答还说的挺热闹。本以为国家公园总得有个样子,没想到就是一片黑色沙包。而且这段通海的路还不近,后来从另一个方向穿树林走回来又花了二三十分钟。开始大家走得累了,都有点失望。可过了沙丘看到一片空阔无人的海滩,情绪一下子又高涨起来。海太蓝了,浪太美了。我们在这里又蹦又跳,爽!

  过了国家公园是著名的珊瑚海岸,公路蜿蜒几十哩,美景胜收。早上十点正好遇上涨潮,海滩上水位高,根本下不去人。只能指望着回来的时候潮水能降下去,就可以去采珊瑚和海星了。
  珊瑚海岸附近有一个著名的五星级度假村。这里对许多游客来说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无论是去苏瓦还是去楠迪都有两个小时的路程。可这里的景色实在是太美了,难怪人们躲到这里来住。除了一般酒店那样的标准房子,这里还有小草蓬屋,远处的沙滩里满是小鱼,根本用不着潜游就看得见。酒店大堂很开阔,来来往往的车辆大都在这里一停,让游客们照个相什么的。一路颠簸,妈妈和妹妹有点晕车。「不高兴」被防晒霜迷了眼睛。只有「大菠萝」和「菠萝蜜」到海边溜达了一圈,回来说看见好多鱼。
  除了美景,在这里最大的收获就是买到了一顶太阳帽。虽然价格不菲,但接下来天天防晒出镜全靠它了,功不可没啊。说起帽子,「没头脑」在墨西哥买过两顶牛仔帽,特别喜欢。但这次觉得和斐济的风情不相配,就想再买新的。可是从去年开始留意,哪儿哪儿都买不到好看的。毕竟西雅图天天下雨,哪儿用得着遮阳帽啊。到了斐济也看过很多商店,没见到心仪的,不想在这里找到了。开始看上了一顶白色的,可就剩一个,帽檐边上有点开线。「没头脑」才露出两句想砍价的意思,售货的小伙子就默默地拿出针线来,开始用手去缝了。还是算了吧,您也甭费那劲儿了,我们就要咖啡色的吧。后来看看相册里的照片,还是挺好看的吧?

  继续前进,海岸就离着公路远了。路边渐渐多了许多村落。可以看到当地典型的草屋,屋顶上横着一条黑黑的梁木,象一根发椎。还看到韩国人办的学校,还有教堂。说这里有许多穆斯林和印度人,除了在楠迪有一个金灿灿的庙和许多与咖喱有关的餐馆,这几天并没有看见什么特别的服饰或装饰,也许看见了我们也不懂吧。
  在路边经常有小摊卖瓜卖鱼。过一个村落的时候,我们买了一个西瓜,两个椰子,价钱比楠迪又便宜了许多。司机是带着一个储冰箱的,「没头脑」本来想在路上买些螃蟹。价钱实在是太便宜了,三十块钱一串!可昨天海鲜吃多了,大家居然都没什么热情。回去以后别提多懊悔了,因为再也没遇到这么好价钱的海鲜!

  苏瓦,斐济的首都。可怎么看怎么像是国内刚发展起来的县级城镇:楼房不是很高,街道拥挤,汽车摩托车自行车行人不紧不慢地堵在一起。从珊瑚海岸又经过三个小时的车程,下午一点,我们的车子终于自港口方向驶入苏瓦的街道。市中心比较醒目的建筑是图书馆,邮电局,和一个警察局,当然还有大的超市和百货中心。
  国人到苏瓦市后第一件事就是找餐馆。这里有一家新加坡人开的八八餐厅,来之前就看好了。餐厅在苏瓦市的MHCC购物中心楼上,里面还真是宽敞。当然是又大吃了一顿海鲜:黑椒龙虾,红烧海参,葱姜螃蟹,椒盐大虾,红烧茄子,腐乳空心菜等。最后龙虾还剩下了,带回度假村给「奥利维亚」当了夜宵。这一餐比渤海吃的还便宜些,很值。
  吃了饭,顺便在楼下看看有什么可买的。超市里找到了斐济特产的水果味香皂,赶紧买。「不高兴」爱喝酸奶,买。面包也便宜,买。「菠萝蜜」号称喜欢起司,也给她买一盒抹面包吃。在超市的冷饮摊还买了三大杯冰摩卡,没见过用这么大的杯子装饮料的。而且好像斐济的摩卡比西雅图『星巴克』的好喝,估计是奶味儿比较纯。
  吃饱喝足买完东西,下个要去的地方是总统府。啊,门口就一个哨兵守着,真不像是一个国家领导人住的地方,太简单了。照了几张相,看哨兵就那么一动不动地站在大太阳底下,够不容易呀。至此,也就还有南太平洋大学可以去看看了。到了学校,又感到很失望,太小了,没什么特色。还是打道回府吧,路上还要三四个小时呢。
  经过苏瓦的港口,我们看见两条挂着中国国旗的货船。港口边有两个象是船员的人在休息。我们在车里高兴地大喊大叫,闹得那两个人愣愣地看着我们的车,估计是没反应过来我们是哪里乡下出来的。连司机都闷闷的,不知道我们为什么那么兴奋。近乡思亲,远乡思音嘛。
  上午中午还是烈日炎炎,回程的路上就下起了雨。和昨夜的暴雨不同,这雨先是在北边的山上聚起一片黑云,远远地跟着我们走了一程,才大点大点地开始往车窗上撒。雨中,当地人也不急不徐地走着,还有冒雨踢球的。等染透了路旁的树林,西边的天空又开始出现了彩霞。回到珊瑚海岸的起点时,这阵热雨也就停了。
  大家还是念念不忘珊瑚礁。看到潮水果然退下去了,赶忙叫司机在一个沙滩边停下,一起下去看看。果然看到了海星和珊瑚。一个本地大嫂带着孩子也在寻摸着什么,过一会儿拿过来一条海参给我们看。如果多有些时间,我们可以等到傍晚在这里捡到更多的蛤和海参。可总要留些遗憾的,不是吗?

Sunset Robinson Crusoe Island, Fiji - taken by Davis Zhou二月二十日,第五天:游赏兰花;篝火晚会
2010.02.20(FJT)Saturday, Day 5 – The Garden and Campfire Night

  河边树盖桠杈,田间翠浪清嘉。巨人山下,今天来看兰花。
  藕莖荷影青蛙,淡黃紅粉蓮花。天然睡榻,清凉消暑解乏。

  今晚订好了罗宾逊岛(应该不是鲁滨逊克鲁索落难的那个岛)的演出和晚餐,白天时间正好用来去附近的兰花公园看看,都说这个公园特别有名。只因为前车之鉴,对它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期盼。像是以前去青岛崂山,说是『不去很遗憾,去了更遗憾』。既然来了,总是要去看看这一处由某个好莱坞明星建的花园。
  兰花园在睡巨人山脚下,门面不大,但里面的花花草草还真有特色。特别是见到一种竹子,下面竹竿是绿的,长到上面变红色了,好奇怪。「菠萝蜜」很是懊恼穿了件绿色的T恤到了满眼是绿的花园。啧啧,昨天去沙丘海岸倒是穿了身浅灰色的衣服,总是不对。哪儿像「没头脑」,去海边穿黑红,来花园穿粉红,专门来撞色的。
  虽然中文介绍里称作兰花公园,但里面的花倒是什么品种都有。比我们在加勒比海看的那个花园要大。在夏威夷也见到过许多热带花草,但这么集中在一处观赏的还是头一次。「不高兴」是见什么拍什么,「没头脑」和奥利维亚是左扭右扭地和花儿合影,想尽量用树枝啊,叶子啊什么的挡挡健硕的身材,呵呵。
  出了花园,工作人员提供一杯凉凉的果汁,没喝出是什么,味道好就行。
  回到度假村也才中午,好好休息准备晚上的活动。

  下午四点登上去罗宾逊岛的旅游巴士,雨就不早不晚地下了起来的。以为半小时就能到港口,没想到开了一个小时左右,荒郊野岭的见不到终点。一路上风雨交加,大家心里都忐忑不安,怕晚上的活动被取消。终于开到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乱草丛生的地方,下了车来,雨还没停。几位帅哥带着我们二十多人上了一条机动船,冒雨沿着一条入海的河道向罗宾逊岛驶去。因为下雨,船都用棚子罩起来了,空气闷热,使人心烦。
  船头一个三人小乐队开始准备给大家唱歌,还开玩笑说他唱完后每个游客都要唱一首,否则就得站到顶棚上淋雨。顺河而行,时窄时宽,两岸宛转莫测,岸边低矮的绿木根植入水,象两道墙夹着小船前进。不知是不是有意的,船的引擎开一会儿停一会儿,乐队在间歇中唱了几首歌。又走了一段,雨停了,棚子一打开河面也开阔了起来。船行三十多分钟后到了终点,岛上的住客和主人已经排队唱歌迎接我们了。
  上得岛来,一圈棚子中间是表演空地。有了棚子就不担心再下雨了。欢迎仪式是从品尝『卡瓦』开始的。只见三位黑帅哥在一个大木盆里起劲地捣鼓漂洗装有『卡瓦』的布袋。盆里的水渐渐变黄,和泥巴水的色泽仿佛。「大菠萝」到斐济购物的第一项就是找『卡瓦』,想带回北京和朋友分享。在商店里只见布袋装的『卡瓦』粉末,没有现成配好的饮料。当时还有点失望。现在看了『卡瓦』就是这么做出来,连尝试的心思都没有了。
  去苏瓦的路上,有一个著名的村落景点,供游客观赏和体验当地人的生活起居。埃里克给我们介绍时说进村的第一个项目就是两个土著人一个唱白脸儿表演拒绝外界的侵入,一个唱红脸儿同意游客上岸,争吵之后就是『卡瓦』欢迎仪式。这时每个人都必须喝下一杯『卡瓦』,否则是很不礼貌的。旅游册子上讲解的规矩还包括女人不能穿裙子不能暴露某些部位等等。就算昨天我们有多余的一两个小时,也有点怕这些讲究了。
  当然,不少游客还是勇于冒险的。有的人还来来回回喝了好几杯呢。据说『卡瓦』有些后劲儿,上瘾,让人口舌发麻,放松但又不影响头脑清醒。维基百科介绍说一些非传统工艺含有伤肝的不安全成份。也不知道谁创意出来这种磨花椒树根当茶的饮料,比喝『功夫茶』还得有功夫。可经过两个小时车船的颠簸,我们最着急的是赶紧开饭。不曾想这个旅游项目说包括晚餐,就让人忽略了一条:除了喝『卡瓦』,饮料是要单独收费的!「不高兴」向服务生要白水,竟然没给我们拿来。郁闷啊!

  下一个节目是『踏火』表演。这可是电视里才有的啊!大家期盼地跟着几个土著人来到一片不起眼儿的空地。中心有个方圆几米的浅土坑,观众站在坡边。只见土著们扒开地面上的一层土,暴露出用叶子覆盖的一个烧烤架,下面是炭火。还真没看出有什么特别。
  表演者先讲解一番,说正在烤着的红黃白薯就是今天的晚餐(啊~)!然后他开始带领大家做饭前祷告。这时候又掉雨点儿了,大家淋着雨继续看土著人一个一个地把烧好的白薯放到一个大铁盆里。而那个表演者一边唠唠叨叨,一边在余火上洒点水,证明这火是真的很烫的啊,你看还冒烟呢。什么?你不信?再洒点水,你看嘛,还在冒烟!等他洒的差不多了,唠叨得也已经让有些人跑回棚子里躲雨去了,这才象征性地伸脚在早已没了什么生息的火碳灰上踩了一下。表演就结束了!
  这会儿众人实在饿的差不多了。也不管那晚饭是怎么做出来的了,也不管外面还下着雨,都挤在一个小棚子外面排队领取自己的一份伙食。还算丰盛吧,除了白薯,有牛羊肉,有火鸡,有沙拉。反正连水都没得喝,你能吃多少?!买了水买了酒喝的,那您还吃什么饭呀?!比『忆苦思甜』强多了,体验体验生活嘛。这里是鲁滨逊岛,大冒险家战斗过的地方,孤悬海外呀,有点儿吃的不错了。下次出来玩儿,听清楚了岛的名字,多准备点儿干粮。记着带钱买饮料,雨水是不够喝的,海水是不解渴的!
  可以想象,晚餐也很快就结束了。雨也停了,沙滩终于露出了金黄的颜色。在夕阳的映照下,岸边的椰子树也变得婀娜多姿了。短暂的失落随着天边的乌云一消而散,大家涌向海滩,在晚霞中领略『饭后百步走』的妙处。椰树、海浪,金沙、斜阳,简简单单的小船也能构成一幅独特的画面,抒发小岛的安逸和秀美。可是『什么什么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啊。一抹红云还没有在海面上褪去最后的身影,篝火晚会的鼓点就已经敲响,卖力地召唤着游客回到观众席上了。今夜的主题正式拉开帷幕!

  按说前文铺垫了这么多笔墨,现在可以好好介绍一下晚会的表演了。可是很抱歉,这是游记啊,不是百老汇专场评论,是不是?要是描写了演出有多么的浪漫、舞蹈有多么的震撼、姑娘有多么的漂亮、帅哥有多么的飞扬,那您到了斐济还得忍受一路车船的辛苦,冒险来岛上喝『卡瓦』、吃白薯自助餐、和听踩火土人的唠叨不是?不能害您,也不能平白给旅游公司做广告啊!那个叫埃里克的小伙子人很不错,挺实在的,他说罗宾逊岛值得来,我们不就来了嘛。只能透露一下:歌声很甜,舞蹈很『热』……
  近两个小时的晚会将近尾声,主持的黑帅小伙儿又登场了。他看观众的情绪已经被方才的歌舞调动起来,就想讲个笑话、教大家几句斐济人的喝彩。就是拍一下手,应该说什么,喊一句『布啦』,观众怎么回应之类的。这个时候,喝了『卡瓦』和没吃饱的副作用可就出来了。不管他怎么带着比划、练习,大家就是学不会。该拍手的时候,底下乱喊『不啦』,该回应喝彩的时候,又没声儿了。真没见过世面,老土啊!越教越糊涂,算啦,那就到此为止,晚安『咕的白』吧!
  临告别了,「奥丽薇娅」才想起来和主演的帅哥照相。可「不高兴」举了两个小时的相机,又是录像又是闪光,手也抖了,两腿跪在沙地上,精神劲儿也象电池一样快耗光了,拍了两三张都没弄好。船就要开了,回程还有一个半小时呢。领航的又一次试图教大家说『再见』,小船带着参差不齐的喊声驶入了漆黑的海面。
  天还是有些云,遮住了月光。船上船前船后没有一点亮。就这么没灯没照地划了半个小时,众人的疲惫似乎都要融化在无边的夜色中了。没听见领航的吆喝,没有旗语,也不知道最终是怎么找到码头的。上了旅游巴士,两个晚会上的表演者和我们同程到楠迪。沿着入夜的街道,他们用轻轻的吉他和斐济人纯朴的歌声,一路伴随着游客们的回味和梦香……

  罗宾逊岛夕霞,篝火晚会土茶。劲歌如伐,婀娜曼舞如滑。
  热情岛语呱呱,迎宾草裙嚓嚓。古樸丰雅,重归亚当夏娃。

To be continued … (未完待续)


附:风光影集(Bula Fiji Photograph – Live | Picasa
  旅游实拍(Tourist’s Video Selection – Youtube
  家庭相册(Family Album – Live | Picasa
  诗词遣兴(Fiji Poems – Boathill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