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ertida LZ – 没頭腦·札記

2010-08-30

North By Northwest

Filed under: Gracier, Grand Teton, National Parks, Poem, summer, trip, Vacation, Yellowstone, 游记 — divertidalz @ 19:30

西北偏北───黄石、提顿、冰川游记
August 2010 Trip to National Parks

  注:由於本篇遊記原來在天碟的相冊不慎丟失,造成文中插圖均不能顯示。請暫時下載《沒頭腦札記旅遊篇》或轉至此處瀏覽。

博客提綱

  八月廿一:吟遊之樂
  八月廿二:黄石之岩(大熱泉,藍馬河)
  八月廿三:峽谷之巔(大峽谷,黃石湖,老忠泉)
  八月廿四:熱泉之彩(泉眼路,大稜鏡,西指)
  八月廿五:提頓之雾(大提頓)
  八月廿六:沃野之風(愛的河之紅土豆)
  八月廿七:冰川之路(向陽路)
  八月廿八:歸來之雲

  旅游集影:皮卡相册派诺精选(幻灯),或天碟演示(供大陆访问)。
  风光录像:优图在线,或下载
  行程計劃:詳見后頁

  二〇一〇年的夏天,在俄勒冈结束了博士班第一学年的最后一周课程,回家后又在网上上了两节统计课,忽然让「没头脑」重新恢复了从前学习的劲头儿。具体表现是在家里恨不得不吃不喝也要做作业,上班的时候,心不在焉地提不起精神,偏偏总想着书上的习题。就这样,只用两周时间就把这两门课上完了,还被教授表扬为最喜欢和最优秀的学生(当然只限于本班或本系)。
  以为趁着情绪高涨可以一下子把接下来秋天的作业都做了,可不知为什么,很快就散漫起来。本来暑期一周只需工作四天,想着可以出去旅游或在家做作业。但是自从七月四日的出游回来,既没有安排再出去玩,借口是要学习;可也没有学习,借口是还有的是时间写作业。日子一天天过去了,「没头脑」的危机感日益加重。到最后发展成在负罪中睡觉,在负罪中起床,而在两个负罪之间的时间则是浑浑噩噩地让它飘走了。
  再也不能这样过了!于是「没头脑」立下战书,一定要努力学习!可努力之前,还是需要点儿甜头刺激一下不是?那好吧,出去玩一趟,回来后就彻底踏实了。于是,二〇一〇年夏天的第二次旅游计划出台了,目标:黄石、提顿、和冰川国家公园。说起来,「不高兴」不知道以前哪里看过一个记录片,对『黄石』一直没啥兴趣,本来这次并没想去。可看了「没头脑」的计划和在网上找来的照片,就对上班没了兴趣。

第一天:吟遊之樂

  提起摄影,「不高兴」就跟魔怔了似的总想拍朝霞和夕阳。前一周就开始找九零号高速上的观景点,却不得其果。最后决定尽早出发,一旦遇到合适的地方就停下来让「不高兴」过个瘾。四点半起床,五点钟天不亮就上路了,「不高兴」坚持要先开车,说等天亮了再转手给「没头脑」(实在是体贴)。出门一路向东,渐渐地可以看到一望无际的平原,可太阳已经太高了,没了朝霞。
  四个小时,进入斯波堪这个东部第一大城。在华盛顿州住了十一、二年,今年五月开会第一次来此。三个月后,没想到又来了一趟,主要是去「烤丝口」加油放水。然后继续向东,很快到了「爱的河」州,上次就住在「阔的蓝」湖。这里是个葫芦的形状,上端很窄,所以还没什么感觉就穿州过府进入了蒙大拿。「没头脑」家是第一次来,感觉像是到了大农村。

  好在蒙大拿有个数一数二的重镇「米馊啦」(这是个什么名嘛?!),能见到「烤丝口」和N多个熟悉的商店,甚至有REI。在这里买东西还不用上税,太兴奋了,可以大买特买一番。下车时问「不高兴」:你带好钱包,我就懒得背包了。结果,「不高兴」搜遍全身都找不到他的钱包。不会吧!可能是落家里了。得!现在知道他没带驾照,就不敢让他开车了,万一碰到警察,不是闹着玩的。
  这个城市是大学城,也像个旅途中转站,商业很繁华。在「米馊啦」,第一次尝试了冷石冰淇淋店。其中一种咖啡果仁冰淇淋就从此成为「没头脑」的偏爱,回西雅图后还惠顾过几次。逛REI店的时候,「没头脑」看上两件外套,一件蓝色的,后来多次出镜,真是不虚此行。最后去「烤丝口」加油,又买了些水、青菜、水果和其他吃的,算是准备了在度假村的晚餐。
Kick off at I-90 Rest Area between Kittitas and Vantage Falls - West Rest Area by I-90 East Cold Stone Creamery in Missoula, MT

  就酱紫,从这个米饭很容易馊的城市开始,「没头脑」成了专职司机,一路开去开回,经常在众人的沉睡中独自欣赏着一路的美景。其间「不高兴」几次想有意试探一下美国法律和路警的宽容程度,但「没头脑」可不想在这样旅游途中有任何不和谐的事情发生,坚决地制止了「不高兴」的犯罪意图,把他的想法直接扼杀在了儿童玩具车上。说到底,还就是一受苦的命!
  可也有意外的收获。这一路下来,在单调的开车过程中灵感突发、「诗兴」澎湃,来了个创作大丰收。本来「没头脑」仅限于小资一族的文学爱好,偶尔涂一、两首,不管有没有押韵,也不知是散文还是打油诗。好在身边有个喜欢舞文弄墨的主儿,受点熏陶也是有的。从斐济回来,在「不高兴」的指点下,终于掌握了些平仄的规律,填了半阙《望海潮》。

  这次旅程漫长,先是看着车上三人睡姿各不相同:有「俯首甘为孺子牛」的(身子前倾,脑袋下垂,仗着安全带才不至于睡到椅子下面),有仰天长啸的(头仰在座椅靠垫上,面部朝上做吐气状),还有「认真思考」型的(或一手支腮,或枕着沙套,斜靠车窗)。然后又感叹数小时内就跨过了好几个州。可开的时间长了,眼皮就开始打滑,亏的有话梅、橄榄,还有妈妈做的卤味,正好吃些维持精神、打发困意。
  也不能总吃东西,到了目的地还得当模特儿呢不是?于是脑子里转呀转的,就想给这一路的经历编个顺口溜什么的。限于水平,想到一句算一句。也就是「不高兴」还当了真,一听说「没头脑」要念诗,在一旁赶紧找了张纸片,象抄语录似的认认真真地记下来。一核对平仄,说不合律,也就算个古体诗(就是大文豪李白和王昌龄老先生常用的格式):

    五言古★路上行四首

    莫道君行早,路上車不少。風馳向日出,我心在奔跑。
    一山又一嶺,風景在絕頂。眾人方酣睡,唯有我獨行。
    開車雖緊張,不忘鹵肉香。能吃上一口,神仙也不當。
    才見斯波堪,又過愛的河。進了蒙大拿,還有幾道坡。

  不合律就不合律呗,那你说我这个作的快不快?简直就是出口成章。算不上「七步诗」吧,我这个七十多哩地的,连开车带看风景,还得吃零食听音乐,容易吗我?你倒是写一首合辙押韵的。什么?要写「七言」的,七个字儿一句,「三句半」还不算?那你告诉我平仄先……有了,还是《路上行》,这次是『西塞山前白鹭飞』张志和老先生的格式:

    漁歌子★路上行二首

    一路東行蒙大拿,無邊風景詩興發。啃鳳爪,吃豬蹄,生活似此樂哈哈。
    峻嶺崇山行路俠,青山碧水少人家。愛的河,蒙他拿,我來美國闖天涯。

  这边厢「不高兴」一看,哟,「没头脑」又是诗又是词的,把唐宋都包圆儿了。咱不能落后,也得显摆一下,来一首元曲:

    山坡羊★高速攬勝

    森林似縷,峰巒如舉,重關險道磐石巨。
    雲徐徐,風吁吁,看不盡、層層路向身後去。
    秀色飽餐能幾許?
    水,也是綠;山,也是綠。

  就这样,你一首我两首的,平仄「押」不过你,我数量上「压」。嘻嘻哈哈地,时间过得倒快,就像脚下的路,飞驰而去了……

  离开「米馊啦」向东,依然是大片的农田。路边的山坡上不时地有几个大的字母,如同地标。再向前,有一段路比较荒,午后的雲倦倦的,车上又睡倒了三个。过一个多小时,我们将横跨过(北去冰川、南通「爱的河」的)十五号公路,附近有个广告牌召唤大家参观蒙大拿的旧监狱。那有什么意思啊?我们还是踏踏实实地走「九零」,过了巴特(孤丘)镇又经过一段国家森林,两侧怪石林立,奇峰险弯。
  ……
  今天的目的地是离黄石公园近两个小时的大天镇。过去这里都是猎人们休息打尖的地方,今天我们也在此停留,省下力气为明天的游玩做好身体上的准备。我们住的「巴克提佛」是一个有几十年历史、吃住兼有的旅馆。大堂和餐厅里到处都是鹿头熊皮豹子之类的野兽装饰。旅馆外面却不起眼。它的餐厅很有名,大厨还在美国烹饪比赛上得过奖。
Buck's T-4 in Big Sky, MT Buck's T-4 in Big Sky, MT Buck's T-4 in Big Sky, MT

  当天还有一对新人在这里准备婚礼。虽然新娘胖乎乎的,但满脸的幸福让她显得很是美丽。「没头脑」住二楼,可以正好看到他们在后院花园里的预先排练。到了晚上,可能是婚礼前的狂欢,闹的有点厉害,只好打电话到前台投诉。确实有些累了,吃了妈妈在家预先做好的饼,就睡着了。郊外的夜冰凉而宁静,似乎能聆听到远处黄石的呼唤……

第二天:黄石之岩

  早上的自助餐算是不错的了,有色拉、两个热菜和一个浓汤,还有果汁和酸奶。「没头脑」和「不高兴」说起有一次出差在武汉香格里拉的早餐厅,除了中国的豆浆油条,两排桌子上都是各种西式早点。那时还以为「老外」的早餐都这样呢。后来去英国、又在美国住久了,发现洋人的传统食品并不是单调,而是非常的单调!不好吃,不好看,还不健康。
  八点左右,退了房向黄石进发。地上湿漉漉的,这第一天就阴云密布,精神就不很振奋。先加了油,顺着河向东,只见两侧山峰绿树长青、裂岩吐翠,附近还有一个公园的标志牌。正想下车拍照,忽然就来了一阵雨,连带着雲雾横陈,昏暗了一切色调。真是沮丧!但既然来了,还是用无产阶级的乐观主义精神来安慰自己:天会晴的,一切都会很美的。而且还把我们的车洗干净了。果然后来就天晴了,呵呵。
  当然此情此景,「没头脑」少不了趁着昨天的诗兴未过,又来了一首:

    五言古★黃石晨雨

    薄霧攏青樹,厚雲壓紅木。欲覽山中景,林深不知處。
    忽晴忽阵雨,时近时遠路。~~ Well, what can we do?

  第一站到西黄石镇的公园问讯中心。「没头脑」充分地展示了领导(兼秘书)的能力──下车之后立即参加旅游讲座,并向服务人员详细咨询有关旅游景点的路线和注意事项。而「不高兴」则还是一贯大少爷的作派──拿着相机东照西照,根本不担心该怎么玩、去哪儿玩等等问题。──嗨!誰让「没头脑」已经把这些归于自己的管理范围了呢。
  从问讯处出来,几分钟就看见第二个黄石公园的木牌标志。其实还没到入口,可上面的图案有「到此一游」的诱惑,怎么能不在此留影为念呢?没想到一看我们一家在这儿照相,呼啦啦停下来好几辆车,也不等我们照完,人家就跑到木牌的背后抢镜头去了,结果在我们的取景框里就发现了他们的「飞毛腿」。什么素质啊!搞得「不高兴」很不爽。


  黄石公园是8字型,如上图所示。西门在8字的西面(左边),距离8字中间掐腰的位置还有二十多哩半个小时的车程。今天的计划是从8字左边向上到8字顶端(靠近北门),然后再从8的上右侧向南,顺着8字右中心点(东面的大峡谷問訊處附近)回来。(是不是有点绕口?)明後天再玩儿8字圈的下半部分。(附卫星图
  进门二十五美刀一辆车,七天有效,门票还能用在大提顿公园。一进西门没两步,就跨界进入了怀俄明州。这样的地理位置挺有意思的,公园的绝大部分区域都在怀俄明州,大门却在蒙大拿州,是不是为了让蒙大拿州有些收上来的门票费呀?可是旅游的商业在蒙大拿的西黄石镇,怀俄明州虽然有美丽的风景,可钱都让蒙大拿赚去了。看来这州的名字很重要啊!:)
Yellowstone National Park Morning deers in West Yellowstone Morning deers rest after breakfast

  没开多远,就看到路边停了很多车,前面的车也都慢起来。「没头脑」赶紧跟风,也停下来。一看,原来是有很多鹿在草间水边用早餐。「不高兴」赶紧咔嚓,可惜这些鹿们都不给面子,动不动把个白屁股对着相机,全然不顾自己的形象。「不高兴」围着鹿们照了半天,有时近在咫尺,有时又要换长焦,忙个不亦乐乎。后来还拉着「没头脑」与鹿屁股合影一张。
  一般出来早的话,八、九点钟之前都能看到许多鹿和美洲野牛。进门不遠的一条河里还有天鹅,可纹丝不动的,看不出真假。不知道是不是时间或季节的问题,在黄石没遇到麋鹿(应该是我们在班芙看到的那种头上长角的),其他动物更是少见。也可能是游人太多了,经常见到路边停着车,八成儿都是第一天的新鲜劲儿,随随便便就能看到的野牛,都吸引着许多相机的围猎。
  接着走,路上都是景点,「没头脑」基本上是站站都停。黄石的地貌真是多姿多彩,有山有河,有泉有湖,有溪水有瀑布,有平原有森林,有的土包上象蒸馒头,有的岩石如刀削斧劈……山回路转,猛然间一个峡口,万仞千刀,顺着山势让遠处的绿岭和蓝天白云尽收眼底。虽然「没头脑」做了很多功课,但开到这片怪石嶙峋的地方,还是想不起来是哪儿。感叹石头的诡异,参考于谦老师的《石灰吟》,赋诗一首:

    七言古★黃石裂巖

    瓷牙咧嘴迎風站,千刀萬剮不躲閃。
    歲月無情志更堅,為留人間一驚嘆!

  见到这鬼斧神工的景色,「不高兴」高兴地又准备跳起来进行「穿越」。虽然比不上西毒欧阳峰的蛤蟆功,但喜悦的心情还是可见一斑。
Beryl Spring Golden Gate, Yellowstone National Park Upper Terraces of Mammoth

  下一站是「没头脑」最喜欢的地方之一,黄石著名的大热泉。人未到,味先至。硫磺的气味很是刺鼻,因为温度高,热泉上是烟雾缭绕。爸爸不知道是因为玩的高兴还是被烟雾刺激的,眼睛都睁不开了。只见白的黄的橙的蓝的熔岩经过千万年的变化,形成了独特的景观。大部分的熔岩已经干涸,但也有的还流着一点可怜的热浆。「没头脑」一路都在遗憾没带几个生鸡蛋来试试,当然这样做是不可能的……
  大热泉分上下两个「梯田」区,南边的上泉区有一条环形的盘山车路,北边的下泉区是专门供游人行走的蜿蜒木板桥路。出了下泉区就是停车场和大热泉旅馆,建议即使从南路上来也先去下泉区的停车场。因为只有这里有洗手间,我们就是匆忙撞入上泉,非常尴尬了一回。上下泉区的范围很大,仅走一圈也要半个多小时,何况让「不高兴」拍照呢。
Lower Terraces of Mammoth Lower Terraces of Mammoth Lower Terraces of Mammoth

  这里已经是接近公园的最北端了,接下来要走8字的上边去东北角的蓝马河一带,再从右路下来。路上会经过一段峡谷(不是我们第二天看的大峡谷)和一个瀑布(被我们省去了)。据说下午三四点钟常有动物出没。可没说什么动物。很多人来黄石是为了看动物,「没头脑」却没什么特别的兴趣。但既然来了,自然也希望能看到些什么。主要是被那些用三脚架支起来的望远镜,和游客们探头探脑、驻车相讯而引来的好奇。
  开啊开啊,就見前面一二十辆车沿路停着,这常常意味着附近有动物出没。赶紧下车一打听,说是护林员一个小时前看到远处山上有只熊,可现在熊在哪儿没人看得到。这个护林员在一旁袖着手,仿佛这场激动不是她引起的。「没头脑」一家也拿个望远镜装模作样地东瞄西看,怎么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突然,有人说『动了!动了!』,只见远处山坡上树和山石之间,一个肉眼看起来也就乒乓球大小的黑乎乎的东西晃了一下,至于是熊还是被风吹的树影,谁也不得而知了。
  出了门就是这样,见什么东西都觉得不一般。「没头脑」家住的地方时常有鹿出没,平时开车见到都不会觉得有什么特别。爸爸妈妈平时出去散步,也见到黑熊过马路。但在旅游中,就都不一样了。大家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一起来了,就是为了在路边歇歇脚,互相探讨一下见闻,再切磋一番各自的望远镜照相机性能参数。可动物们也要自尊呀,也有隐私啊。嗨!最终还是没看見那只熊从树後爬出来,时间不早了,继续前进。

  在蓝马河真看到了大批的野牛在聚餐。有的就站在路中央,也不知是要保护小牛,还是向来往的游客示威。有两头流氓牛还在光天化日之下欲行不轨之事,被「没头脑」的车打扰了好事。几头牛慢慢地踱过马路,茫然地看了「没头脑」一家几眼,走向远方。这些野牛都特别脏,身上的毛纠结在一切,不讲卫生。可在落日余辉的衬托下,从「不高兴」相机里还有那么点荒野的情调。
  今天的野生动物观赏会也就算是结束了。有些游客晚上在公园里扎营,除了省钱的,就是为了有更多接近大自然的机会。可也难免有想在帐篷里听狼叫,却被大黑熊瞎子搅了好梦的情形。「没头脑」一家还是『搂草打兔子』,看见什么算什么吧。对了,后来在瀑布附近看见路边草丛中一只小狐狸的背影,疑似受了伤,任凭游人有多少架相机,就是不转头,留下了众多猜测……
Bison in Lamber, northeast of Yellowstone Tower-Roosevelt Grand Canyon at Tower Falls

  因为在山的东面,才下午四点多,蓝马河上最后一点金光就已经褪去了。回程要翻越一座大山,刚开始车靠着山路南行,左边是深谷,远望夕阳下的群山。可一过了山峰,峭壁就跑到了车的右方。又是下山的路,时时都要控制着车速。这时天更暗了,「没头脑」提心吊胆地绕着盘山公路,左一圈,右一圈,像学游泳,总也探不到底。
  这座山峰最高处有一万多英尺(三千米),漫山遍坡都是倒下的树木,没了枝蔓,连树皮都剥光了。剩下的也是零零落落、光秃秃的树干,也不知是火燒的、风刮的、还是水冲的,又似古战场的遗址,难怪叫「烧洗山」。好不容易到达8字的腰部,附近就是黄石大峡谷。旅游问讯处已经打烊,不过,这是留给明天的主要节目,我们还要趁着夜色匆匆赶回西黄石度假村呢……

第三天:峽谷之巔

  黄石的峡谷只能用震撼来形容。不是「没头脑」崇拜「不高兴」,嗯,还是有点吧。俺家「不高兴」有几张峡谷的照片,以「没头脑」的眼光足可以上宣传照了,反正没觉得黄石峡谷的宣传单上的照片怎么样。今天雲厚风急,太阳也像怕冷似的躲在雲层中不肯轻易露脸。「不高兴」可是等了很久,才抓住时机,拍出了峡谷瀑布中夹杂着一抹青绿色。

  黄石大峡谷的观景点修建的很好,游人开车或步行,可以在峡谷的两侧看到上下瀑布的风光。当然,由于峡谷宛转纵深,高下相差,这相机一会儿需要长焦,一会儿又要配广角,即使这样,照片也仅仅反映了大峡谷的局部。一般来说,最佳观景点是黄石河南岸的「艺术家之巅」。这里身处峡谷之中,三面临渊,视野开阔,甚为壮观。
Grand Canyon of Yellowstone Grand Canyon of Yellowstone Grand Canyon of Yellowstone
  遗憾的是,这一天上午不总是很晴朗,風又大,只是到了中午,天气才暖和起来。我们离开大峡谷,下午经过黄石湖,来到西指。这里地热泉的颜色可能是黄石公园最斑斓的,但在斜射的阳光下,色彩缺少了层次。许多人对黄石不同景点有着不同的偏好,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时间。觉得西指泉很一般的游人,常常是下午才走到这里,就像没有看到动物,可能是起来的太晚,等吃完了早餐再赶到公园,动物们的早餐也已经结束了。

  出于对光线的要求,「不高兴」今天只是来「踩点儿」,明天还会专程来此。继续从8字的底部向北返回度假村的方向,会经过著名的老忠泉。本来想一路往回走顺便看看哪里可以拍到夕阳。到达老忠泉酒店的时候,正好看见老忠泉的喷发刚刚结束,人群开始散开了。一打听,下一次喷发是九十分钟之后。「没头脑」想既然到了,干脆等着看看,好的话明天再来。
  结果应了一句话就是『不来很遗憾,来了更遗憾』。老忠泉以按时喷发著名,问了公园管理处说是从开始到结束大概是五分钟左右,结果实际上也就一分多钟。为了这一分多钟,「没头脑」一家开始在附近闲逛。「不高兴」拿着相机晃来晃去,「没头脑」买了两杯咖啡御御寒,还看了问讯处播放的录像。这里还有两个旅馆,其中一个挺有名,里面的屋梁像树杈似的,据说这里的餐厅要提前几个月预定。另一个酒店过道里的灯比较有特点,上面动物的剪影如同一个个古老的传说。
  等时间快到了,「不高兴」把相机三脚架支好,一个相机录像,一个拍照片。喷发真的很准时,可「不高兴」正想让「没头脑」合影,就结束了。难道它喷了一天也累了?总不能看着观众没有白天的多,就不好好工作吧?太不敬业了!这时看着远处的城堡泉,喷了小一个小时仍在那儿打嗝儿呢。虽然有点遠,「不高兴」还是决定花十几分钟走过去,盼望能赶上。因为这个城堡泉没有老忠泉有规律,听说今天的喷发也是很难得的。

West Thumb Castle Geyser Moonrise at Lower Geyser Basin
  这时日头渐渐向山後落去,「不高兴」总算在夕阳下拍下了城堡泉。可等「没头脑」去取了车开到附近的停车场,天色已开始暗了,城堡泉也终于停止了近两个小时的喘息。失望之余,「没头脑」正抒发着对老忠泉的不满,突然,看到远处山林上有一个圆圆的像是鸭蛋黄一样的东西,问「不高兴」,那是什么啊?「不高兴」一看,激动地说,是圆月东升啊!终于赶上了,赶紧支三脚架,不到一分钟的功夫,就已经升的很高了。
  看着这特殊的奇景,让人感觉造化之美。而这样的山石泉水已然经历了千年万年,不管有没有人类的存在;万木更代,岩突谷陷,又何曾等待过我们的造访?据说在几十年内,这些间歇泉都将不再喷发,泉水也会慢慢地冷却。也总有一天,斗转星移,沧海桑田,造就不同的险峰深渊,就像峡谷也能变成平原,……那时的黄石,还能称为「黄石」嗎?

第四天:熱泉之彩

    山坡羊★黃石公園

    樹椏似鹿,怪石如虎,
    谷深時有熊出入。
    雲卷舒,水成湖,松崗夕阳经萬古。
    看五彩熱泉慢把岁月煮。
    暮,地噴霧;
    曙,雲散霧。

  黄石的最后一天了,上午看喷泉,下午就要去大提顿南的杰克镇。
  俗话说把最好的留到最后,这是真的不假。今天我们欣赏到黄石最美的地方:大棱鏡。还有其他一串一串的小火山口和间歇泉。「没头脑」的言语贫乏,还是看「不高兴」写的词和拍的照片吧。早上六点半离开度假村,一是行程紧张,二是想试试能否遇到更多的动物。昨晚回来的路上,看见一只狼在远处月下的草原上跑过,又引起了大家的兴趣。

  进了公园,温度还很低,除了「不高兴」想拍晨雾,其他人都懒得下车。对动物来说,即使没有被窝儿钻,可能也不会出来早锻炼吧?这时候,太阳刚刚高过山梁,我们行车至泉平路,看到一片厚重的白雾横隔在蓝天与草地之间,很有气势。大约二十分钟后,开始陆续有游人进来,可雾气也散了,露出一块平淡无奇的空地。看来每个景点在特定的时间,才有特别的美丽。
  关于黄石,网上有许多『攻略』,或住店或野营,从一天游遍所有景点到长则两周的,都有介绍。根据这些经验,加上「不高兴」对光线的考虑,「没头脑」费了很多心思最后制定了三天的计划。行程上有些紧凑,有时还会受到气候的影响。但主要的想法就是要住在比较舒服的度假村(即使每天一早就出门、晚上八九点才回来),有做饭的保障,兼顾「不高兴」的摄影需求。
  既然是住在公园外的镇子里,每天进出公园就要三、四十哩地。住在大天镇的还要多加五十多哩的单程,而其他入口也有相当的距离。「没头脑」一家在住的方面,稍微讲究了一些,又不喜欢餐风露宿。所以这每天进出的路程是省不了的。而路线上就要:先遠後近有重点,朝看溪水暮看山;下午林中寻动物,太阳高时看熱泉。唯一遗憾的就是没拍到更美的晚霞。

Firehole Spring Firehole Spring Suprise Pool
  今天上午专门游览8字左下半部,这里是间歇泉的集中地。天高云淡,给喷发而出的泉水一块蓝色的幕布。而从远处看,又像缕缕的炊烟,点缀着青山绿水。我们过了泉平路,就是一片黄色的平原,远处山丘上泉雾缭绕,看来这些间歇泉一大早已经开始招揽游客了。看完喷泉,等太阳再高一些,正好顺着一条环路挨个儿观看火山泉眼。这可是近在咫尺的亲身体验,那绚丽的色彩早让人忘了要担心是否会有火山的爆发。
  At one of the firehole springs, Divertida was approaching to the wood plate for tourist information and read out loudly, “Oh, ‘Suprise’!” A man stood in front turned back and said, “Oh, you suprised me!” We laughed and thought that was a pretty good joke. Because the spring is called “Suprise Pool” and now we know why and how it has suprised people.

  间歇泉的保留节目是中泉盆地的大棱鏡泉。它首先就是大,比其他的热泉面积都大,连卫星图上都能看到。远远地望过去是一片蓝色,蓝色的上面是薄雾蒸腾。走近了呢?像个很纯净的,浴池!「没头脑」止不住地说这里就差几个仙女来洗澡了,真是太美了。大棱鏡的颜色是一层一层的,光是蓝色就好几种,加上不同层次的橙色和褐色,让人忍不住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记得网上有人说离开大棱鏡开车至其另一面,可以走到山上俯瞰大棱鏡的全貌。为了在底片上留下最美的画面,「没头脑」带着全家一路搜寻,还真找到了地方。这山下树木众多,要不是预先知道,真不会想到向山上爬。很多人专门走路经过这里,其实是为了去看前面的一个瀑布。对「不高兴」来说,背着摄影器材在正午的太阳下走一哩地,已经很不容易了。
  俗话说,啊不,是鲁迅先生说,世界上本没有路,走得人多了,也便成了路。「没头脑」和「不高兴」开始顺着一条模糊可辨的小径上山。像黄石其他的山一样,到处都是躺倒的树干,这倒是避免了意外的下滑,可也增加了爬山的难度。爸爸妈妈早在山下就止步了,「没头脑」爬了二十几米也下来了。只有「不高兴」一个人跑到山上,要不是「没头脑」在山下喊,就爬到山顶上去了。
  地貌上的彩色,常被人们「恶狠狠地」形容为『地球上最美丽的伤疤』。「不高兴」凭着执着的「偏执」,去拍他的「地理诊断照片」。对了,还和一只小松鼠聊了一会儿。到底有多美,应该也不是一张全景相片可以带回来的。大家下次去黄石,记得不要错过了!所以在山下等「不高兴」的时候,「没头脑」主动招呼过往游人告诉他们可以从这里上山。做雷锋的感觉不错。

Excelsior Geyser at Midway Geyser Basin Grand Prismatic Spring Opalescent Pool at Black Sand Basin
  离开美不胜收的大棱鏡,我们再次来到西指泉。这是「不高兴」算计好的时间,想在阳光直射的时候观看熱泉颜色。这里的地热泉虽然没有很大,但各种不同颜色为「西指」创建了美名。与之相连的是黄石湖,一眼望去更像一片海,岸边就是如白沙一样的火山灰遗迹。但更多的目光还是被深如潭水的火山泉吸引了。碧绿透亮的是「深渊池」,深蓝无底的是「黑海池」,而我们,真是相见恨晚,姗姗来「池」啊……
Abyss Pool at West Thumb, Yellowstone West Thumb, Yellowstone Black Pool at West Thumb, Yellowstone

  告别了黄石的美景,我们驱车南下,下一个目标就是大提顿国家公园了。大概两个多小时的路程,「没头脑」一家到达怀俄明州的牛仔小镇:杰克逊。这里是著名的西部城,夏天每晚六点在镇中心有牛仔开枪表演。虽然只有十几分钟,可游人塞巷,煞是热闹。其中一个帅哥还很象断背山里的杰克。「不高兴」也不当摄影师了,改录像了,可惜忘了开「麦克風」。
  晚上住在小镇上的旅馆,条件一般,当是在网上预订时看照片还以为有多高级呢。饭後在小镇里溜达一圈,因为是旅游业为主(夏天北去黄石大提顿公园,冬天就在城外的山上滑雪),东西都贵得离谱。「没头脑」本想给「大菠萝」买件大背心的,但爸爸妈妈坚持认为二三十美金不值,所以作罢。其实,只买一件嘛,留作纪念,也挺好。又一个可惜。

第五天:提頓之雾

  大提顿有名是因为它连绵的群山和覆盖着的冰雪,十几座山峰像排队一样隔开了东西两个州。其中一个主峰(应该是最高峰),被派拉蒙电影公司在片头上长年霸占为商标,以前还以为那座山就叫『派拉蒙』呢,反倒以为大提顿在外国。总之这山算是个地标了。本想来张一样的,估计那个是人家在直升飞机上拍的,山下找不着相同的视角。这时又正值夏天,雪线很高,看不到什么冰雪覆盖的景象。
  还得说起这次旅游的行程,我们东南西北跨越了好几个州。前三天在黄石玩儿的太尽兴了,也太累了。一进入提顿,突变的山势倒是很雄伟,提顿湖阔大无边,另有一番景象。可是不知是季节的缘故,还是原本如此,这里的空气就像一层薄薄的雾,再美的山色也变得模糊不清了。平时「不高兴」的相机在车里也是不停的,到了提顿却非常吝啬起来,因为即使照了也要用软件进行处理,有点不够「职业道德」不是?
  恐怕也有点审美疲劳了,加上昨天旅途辛劳,在镇上吃的又不如黄石度假村里自己做的可口,今天的计划就有点泡汤了。看了提顿山隐藏在薄雾後的那付坏样儿,明明知道应该选择早晚斜射的光线,而且还在旅游问讯处打听好了拍日出日落的最佳位置,而「不高兴」早上就是起不来了,晚上也不去找圆月东升了。可也真是的,如果按照日出的时间,早上要四点多起来,开车至少半个多小时才能到达预定地点。毕竟不吃这碗饭啊,还是「叶公好龙」吧。
Grand Teton Morning deer in Grand Teton Grand Teton

  虽然比计划的晚了些,当地时间六点多我们就出镇了。半小时後,进入提顿公园,还没什么人。顺着主路,不远处发现停着一辆越野车,露出一排整齐地趴在车顶、头戴棒球帽、手举望远镜长镜头的三、四个哥们儿,煞有介事地对着公路外的一个方向。赶紧停车一看,原来路边是一条小河,鹿妈妈正带孩子出来吃早餐(也可能是出来打水)。「不高兴」的长焦不够快,只扫到一个背影儿。
  遗憾,时间还是晚了些。太阳都高起来了,可山里冷的要加厚外套。大家的情绪都不是很带劲儿。毕竟出来好几天,玩的有点累了。明天又有十多个小时的路程,干脆到此一游照个纪念照就回旅馆休息吧。等到了湖边,还是光线不对,拍什么都不出彩。好不容易看见一只狼过马路,跑到树林边还定住向我们这边看了半天,又是「不高兴」的长焦不争气,没抢到。看来真该回去睡觉了。
  其实昨天晚上「没头脑」和「不高兴」都没睡好。先是重签住房贷款的手续出了些纰漏,到了晚上又联系不上代理人,让「没头脑」很是没头脑了一番。接着「不高兴」公司里又遇到些技术问题,等他整理完黄石的照片,也十一二点了。所以正好下午早点回来补觉,因为「不高兴」一直惦记着要录一段有声音的开枪表演。可等到下午又睡的正酣,别说开枪了,就是火箭也懒的去看了。
  晚上在一家中餐馆吃的饭。不好恭维,只能说是在错误的时间、在错误的饭点儿,我们让提顿和黄石进行了一场错误的竞争。

第六天:沃野之風

  今天从怀俄明南部出发,经「爱的河」州,到蒙大拿的卡里斯贝尔住下,第二天去冰川国家公园。
  要说「没头脑」对这三个州的感觉,那就是一个字:野的荒。呵哦,这是仨个字儿啊。因为这里地广人稀,「野」外开起车来有点儿「慌」。事实上,一路都是大片的草地、荒山、菜地、或玉米地。爱的河州,更是以盛产土豆闻名。据爸爸考证,公路两边的地里种的不是草,而是土豆!于是一心想带点「爱的河」土豆回去,多少也算个特产。
  还真别说,什么事儿都不禁念叨,这不开着开着,「没头脑」突然一打轮儿就往回跑,把车上人吓一跳。原来看到路边房子前有个『「爱的河」新鲜土豆』的牌子。来到房子前面,门口也没人,倒是有只调皮的小狗快活地跑过来围着大家转。「不高兴」为了保护「没头脑」,引着小狗给它照相。可土豆在哪儿呢?
  寻摸了半天,发现房子的前门边有个纸条儿,说是要买土豆或是鸡蛋的请到侧门。过去一看,车库旁还真有个小门儿,里面有三、五袋红皮土豆,一个小冰箱上有个本子和一个铁盒子。本子上写着一袋土豆十磅,五块钱;一盒鸡蛋一块五。爸爸妈妈也许不相信直接扔钱到盒子里就能买东西,可这里民风纯朴,誰会想只拿土豆或是鸡蛋而不给钱呀?
  于是留下十块钱,拎了两袋土豆。可惜没有鸡蛋,否则一定会买的,都是「有机」的,多好啊。「不高兴」也跟着高兴并遗憾着,说,那「有机玻璃」和「有机化肥」……打住!收声!又开始贫嘴!不许污蔑资本主义农业!……后来看到十几哩外的超市里,价钱至少贵出一倍。人說『紅豆最相思』,那「愛的河」的紅土豆呢?
Scenic view on I-15 North Scenic view on I-15 North Scenic view on I-90 West

   就在去目的地的路上,我们又重回「米馊啦」。仍然是在这里加油打尖,再吃冷石的冰淇淋。修整享乐一番,这个小城听起来更像『米嗖啦米嗖、啦嗖米斗唻』的乐符了。继续北行,先到蒙大拿的麃森镇,然后沿着平头湖要开近一个小时。我们在路边还买到了特别甜的李子和杏儿,就是买的少了些,勾出了「不高兴」的馋虫和无穷的念叨。

  傍晚时分到达卡里斯贝尔,住下后找地方吃饭,休息。

第七天:冰川之路

  冰川国家公园离住的地方还有段距离,七点前出发,大约一个小时左右才开到公园门口。结果来的太早,问讯中心还没开门。因为冰川的另一面在加拿大,所以这里还有一个加拿大的问讯中心。人家虽然也没开门,但放了很多资料在门口可以拿来看,很是想旅客所想,比美国的服务好多了。
  等到旅游问讯处开门,看见里面挂了许多精彩的照片。仔细一研究位置,「不高兴」也承认不是他这样的「业余爱好者」能拍到的。你想啊,这儿有个什么通向山岭的路,名字比路还长,让「不高兴」一念这句英文,那意思不就是「向阳路」嘛。可要到山顶上看日出,这早上得几点起床啊?!

Glacier National Park Heaven's Peak, Glacier National Park Glacier National Park
  公园里好大好冷,山路好陡好险。「没头脑」心里其实很紧张,特别是有一段沿着山涧的窄道,恨不得只有巴掌寛的地方,一面是泰山压顶,裂岩绝壁般张开流着口水的大嘴,而另一面,身下就是百丈悬崖,万尺深渊,车开在路上,让人心惊肉跳的。虽然害怕,但诗兴却象上了年纪后眼角的皱纹,不请自来。

    五言古★冰川行二首

    冰川云霧緲,小鹿滿山跑。險路高低繞,心驚又肉跳。
    山勢劈聳巖,峽路開亦艱。莫言行車苦,旅游非等閑。

  我们是从位于公园西南的西门进来的,沿着「向阳路」走东北方向至「娄干道」,继续向东偏北经过「日出点」(可能是东面最高的看日点),可以到达公园在美国境内的东北入口。冰川公园是个呈西北至东南走向的长形区域,只有北面的一小块属于加拿大,其绝大部分(包括冰川)都在美国「蒙、大、拿」的境内。一般可以走西门,东门,或东北的「圣玛丽」入口。
  全程五十英哩的「向阳路」是公园的主干线,起始处沿着「麦当劳」湖,最后四分之一的路紧贴着「圣玛丽」湖,将公园斜分为南北。沿途风光秀丽,宛转曲折,经过六千六英尺的「娄干道」(「娄干」是摇石的意思)主峰(附近最高峰是一万呎的杰克逊山),中间处转弯接近三百五十度角,是世界上最雄伟的高速公路之一。
  除了公路,还有许多条小径供游人选择。这些小径一般是沿着河流或溪水的方向,或者从公路分叉进山,或者从公园的四周进入森林。虽然在「向阳路」上也可以看见杰克逊冰川和「天峰山」(就是雪顶好似人像的那座),但只有通过小路可以直接走到冰川跟前。我们开至「圣玛丽」湖边已经过中午了,有点儿累,所以离「日出点」还有十多哩就返程了。
  这里的山和黄石大有不同,高耸入雲,落差很大,山顶积雪,山下碧绿。在「太阳裂开之谿」(我們就叫它「一片峽」吧),光线透过峡谷,照在水中,能映出彩色的鹅卵石。网上还有人介绍说在路旁有一处叫「流泪墙」的景点,是一排小瀑布顺着岩石流到公路上,应该很有趣的。可我们只看到一两处湿湿的岩石,不知道是不是季节有点晚,山上的雪都化没了。
  走走停停,一天时间把冰川就看完了。当然,在路上遇到一对老外,已经在山里转了一个星期,说比黄石好玩儿多了。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没头脑」一家不喜欢徒步旅行或是走很远的路,那样太辛苦。也不喜欢住帐篷,过于贴近大自然,因为条件太差。太冷了,「没头脑」不高兴;没太阳,「不高兴」又没了头脑。所以来这种地方只能是走马观花了。
  要说这山山水水,还是很美的。就是有一层薄雾,在山里绕,比提顿的能见度好很多。但花了「不高兴」不少功夫用软件处理那些远景的照片。有一个特大的湖,挺漂亮的颜色,就是蒙着雾气。冰川呢,没看到很多,太遠了,也没专门去看。倒是几个有溪水有河的地方,如仙境一般。什么?不像仙境,那是「不高兴」的镜头不够好,您还是自己来玩儿一次吧。
Jackson Glacier Overlook Red rocks in Glacier National Park Avalanche Creek, Glacier National Park

  回酒店的路上,「没头脑」总结了这次旅游:

    六言詩★旅游小記

    黃石、提頓、冰川,数天也能看完。若問哪里最好?還得再來一番。

第八天:歸來之雲

    七言古★離開

    墨染群山映平湖,霞藏云頂照遲曙。
    氣爽晨新留君住,世間煩惱拋此處。

  今天可以回家了。在外耍了一个礼拜,最想念的就是辣椒油面条。可以说,回家的路也像来的时候一样兴奋。「不高兴」嘁哩喀喳地继续着摄影实践,「没头脑」风尘仆仆地往家赶,还没忘最后赋诗一首《离开》,看官您说我是不是特有才?!呵呵。

  此番旅游历时八天,全程两千五百多英哩,途经四个州、三个国家公园,留下两千多幅照片,数十段录像。仅整理照片就花了「不高兴」一两周的时间。等「没头脑」做完作业又去俄勒冈上课,最终写完博客都已经十月份了。还是由「不高兴」排版附带补充一些细节,整个工程才算圆满完成!

Scenic clouds on I-90 West Scenic clouds on I-90 West Scenic clouds on I-90 West

  进入华盛顿州,此时正是西北地区最好的季节。蓝天白雲雲成阵,千里阔野草正長。山有山的绿,水有水的欢快。「没头脑」对「不高兴」说:『我们跑那么老遠为了神馬?酱紫的風光不比国家公园的差嘛……』

旅行路线

  此次旅游的行程如下───

  第一天(八月廿一日,周六),启程。
  走九十号公路向东,经艾伦斯堡斯波堪(【二八五】出口去「烤丝口」加油),穿过「爱的河」州(「阔的蓝」湖),再进入蒙大拿;在「米馊啦」(【一〇一】出口)稍事休整(这里有沃尔玛烤丝口,还有一家中餐「不菲」),然后继续走「九零」向东,至【二九八】出口向左走阿姆斯特丹路上「八十五」号南行接「一九一」再西去「六十四」号公路,傍晚抵达大天镇巴克提佛旅舍($195.5/2-room/1-night)。

  第二天(八月廿二日,周日),黄石「大热泉」。
  离开大天镇,东行回到「一九一」号公路右转,南去西黄石镇(公园问讯中心有旅游讲座),向东走黄石公园西门(进入怀俄明);由此先去麦迪逊,然后沿着「大环路」经诺里斯向北至黄石「大热泉」(北门离此八公里);继续东行从「塔瀑」走东门路方向,预计下午三四点钟在「蓝马」河看完野生动物后由「烧洗山」经峡谷村返程回西黄石镇,住沃玛克度假村($10.9+$75.4/1-suite/2-night)。

  第三天(八月廿三日,周一),黄石「峡谷瀑布」。
  再入黄石,还是经麦迪逊,从诺里斯向东走诺峡路黄石峡谷。由此去「下瀑布」的几个观景点;这是一条单行线,又回到峡谷村,再去「上瀑布」,从河的南岸到达最佳拍照处的「艺术家之巅」。午后走「大环路」的东南线,从黄石湖、「西指」转西行回程到「老忠泉」看夕阳。

  第四天(八月廿四日,周二),黄石「西指」和间歇泉。
  离开西黄石度假村大提顿,上午主要是看诸间歇泉景点。这是三天中第六次穿过麦迪逊,一路向南走西南环路经过泉眼峡谷路泉眼瀑布)、泉平路下泉盆地画泉泉眼湖路)、中泉盆地大棱镜泉)、上泉盆地饼干泉黑沙泉)、「老忠泉」、中午到达黄石湖畔的「西指」。
  下午离开黄石公园南门,南下「八十九」(「一九一」号)公路进入大提顿国家公园。到「漠然」镇附近离开公园,在「漠然」路口右转南行,傍晚到达杰克逊住店($440/2-room/2-night)、六点前赶去市中心公园观看枪战表演。

  第五天(八月廿五日,周三),大提顿。
  以下是公园问讯中心提示的拍摄日出、日落的地点───
  日落:Jackson Lake Dam, Oxbow Bend Turnout, Snake River Overlook;
  日出:Schwabacher Road, Signal Mountain.
  早上出杰克逊镇向北,在「摩丝」路口左转进入公园南门。除了看主峰大提顿山,主要是公园内的几个小湖(甄妮湖天鹅湖等),和杰克森湖边的港湾(如科尔特湾)。

  第六天(八月廿六日,周四),北上。
  离开杰克逊镇,向东走「二十二」接「三十三」号公路,转「十五」号高速北上(这一路仍在「爱的河」州的提顿县,在大提顿山的西麓,当地农产品以土豆闻名),至东「九零」号公路,中途再经「米馊啦」(【一〇一】出口,惦记着「冷石」冰激凌),从【九十六】号出口北去「九十三」号公路,沿着平头湖,或继续走西岸的「九十三」或走东岸的「三十五」号,到达卡里斯贝尔($386/2-room/2-night)。

  第七天(八月廿七日,周五),冰川公园。
  早上走二号公路进入冰川公园西门,主要路线是「向阳」路,沿途景点有:
  Lake McDonald, Hidden Lake, Highline, Iceburg Lake, Weeping Wall, Avalanche Lake trail, Grinell Lake, St. Mary, … (See map)

  第八天(八月廿八日,周六),回程。
  离开卡里斯贝尔,南去「九零」公路西行经「爱的河」回「花生屯」。

  以上城镇和景点可点击互联网链接打开相应的英文网站或地图。计划中全程将近两千英哩,实际行驶两千五百英哩(在「八戒」租的圣塔菲,$412/9-day)。
  准备物品:墨镜、帽子、防晒霜、驱蚊水、药品、厚外套、游泳衣;
       地图、日月出落表(见海军网谷歌)、三脚架;

附:黄石地图
  公园的问讯处可以拿到详细的地图。而网上的地图缺少各旅游点的名字。以下是「不高兴」找到的坐标位置,和英汉对照名称(详見卫星图示意图):
  A 44.657939,-111.099243 (西黄石,West Yellowstone)
  B 44.651440,-111.055679 (西入口,West entrance)
  C 44.645414,-110.858456 (麦迪逊,Madison)
  D 44.727345,-110.696590 (诺里斯,Norris)
  E 44.976305,-110.700924 (大热泉,Mammoth)
  F 44.916008,-110.415768 (罗斯福,Roosevelt)
  G 44.870470,-110.191069 (蓝马河,Lamar River)
  H 44.797338,-110.433841 (烧洗山,Mt Washburn)
  O 44.735912,-110.493279 (峡谷村,Canyon Village)
  I 44.568088,-110.388291 (东门路,East Entrance Rd)
  J 44.498464,-110.418777 (黄石湖,Yellowstone Lake)
  K 44.435741,-110.578766 (西指泉,West Thumb)
  L 44.460526,-110.828791 (老忠泉,Old Faithful)
  M 44.578081,-110.829091 (泉平路,Fountain Flat Dr)
  N 44.725942,-110.482035 (大峡谷,Canyon)

附:旅游集影:皮卡相册派诺精选(幻灯),或天碟(供大陆访问)。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Blog at WordPress.com.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