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ertida LZ – 没頭腦·札記

2012-05-20

Palouse Trip

Filed under: Palouse, photograhy, trip, Vacation — divertidalz @ 21:00

  伤心断肠坝桥亭,惊魂泣泪普路岭。
  曲折辗转绝世行,神疲意醉不愿醒。

  听了开篇这四句顺口溜,各位看官可能不相信「没头脑」要写的是游记。每次出游都是快快乐乐的,这次怎么又『伤心』又『断肠』的,还有『惊魂』和『泣泪』。就是世界末日,也得等到年底啊!为什么《旅游篇》会成为《历险篇》,且让「没头脑」一一道来。

  第一天:西雅图─雅克玛─哇啦哇啦
  第二天:魏特曼大学
  第三天:试飞氢气球、哇啦哇啦─帕鲁斯瀑布
  第四天:哇啦哇啦─路易斯顿─波浪谷
  第五天:爱的河大学─回程
  附 录:帕鲁斯相册

五月九日,星期三:奔行帕鲁斯

  春临西雅图,潜伏在「没头脑」和「不高兴」心里的那个叫『玩儿去』的小人儿也醒了,没事儿老琢磨着该去哪儿耍耍。特别是最近一年的工作都太忙了,去年的出行仅在加州温哥华、和斯波堪各三两天,本来计划九、十月份的中国之行取消了,往年十二月的旅游也因学业、工作等等埋没於构想之中。这时正好华州继续教育委员会决定五月第二周在哇啦哇啦(Walla Walla)开两天会,于是「没头脑」全家总动员,一起去看看,顺便游览一下著名的帕鲁斯(Palouse)麦田。
  话说这个哇啦哇啦,是印第安人起的地名,就是水声的意思,要较起真儿来,应该是『哗啦哗啦』才对。可也不能怪他们发音不准不是么?当地有著名的甜洋葱,一所华盛顿州关押判刑最重的囚犯监狱,以及遍布各处的葡萄园和酿酒厂。「没头脑」刚来美国就知道哇啦哇啦这个地方,是从安茹写的真实案件系列书中看到的,很多著名的杀人犯什么的,都曾经关在这里。当时虽然好奇心很重,但从没想过来这里游玩,更何况开车过来要5个来小时。这次人算不如天算,那「没头脑」也顺便来考察一下吧。

  周三一早七点出发,「不高兴」志愿驾车,两个半小时先来到雅可玛山谷社区大学,专程来看一下「没头脑」的师姐。这位师姐是这所学校的副校长,精明能干,在「没头脑」准备学期毕业口试的时候帮了不少忙。平时两人离得远,没什么机会见面,此番沿路经过,不能错过机会。见面时间不长,聊了一下目前(不甚乐观的)学习进度,互相鼓励、安慰、振作了一下,并商定明年6月一起毕业。「没头脑」送给师姐一个小别针,她很喜欢,「没头脑」很开心。
  对了,在学校停车场,出现了此次远行的第一个意外:「不高兴」突然发现忘带了相机电池的充电器。而这种相机电池或充电器不是一般店里能买到的,何况远乡僻壤的呢。粗略地计算了一下,觉得一个电池应付四五天的行程将会非常拮据。懊恼、生气、着急,「不高兴」顿时产生情绪落差。连带「没头脑」也很不高兴,當即指出,整理相机包是「不高兴」的职责范围,现在出了问题,只能自己承担。「不高兴」虽然不爽,可也实在怪不得他人。

  虽然如此,「不高兴」还是打起精神在校园里转了一圈,拍了几张照片。等「没头脑」的会谈结束,出了学校,先去考斯口加油,然後从90转到82号公路。以前独立日时常到这边的农场来摘樱桃,所以对这里还算熟悉。和来时90号公路的景色不同,一过雅可码,开出四五十哩,两边好像沙漠地带,山包起伏,蓬蓬野草似绿如紫,但都长不高。在山弯回转处,「不高兴」叫停下来照风景,「没头脑」就用手机拍,节约相机电池嘛。
  时间接近中午,光线已经不好了。天蓝可没有雲,空气中薄薄的雾气减弱了自然的色彩。正准备走,突然发现身後出现了一辆警车,是州警。喔,天啊!难道我们要被开罚单?「没头脑」全家立时紧张起来。一个个子不高,敦敦实实的州警走过来问,你们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没头脑」赶紧答道,我们只是照几张相,警察说看我们停在高速路边,以为车出问题,所以过来问我们是不是需要帮忙。「没头脑」一家当然是向雷锋叔叔感激一番,绝尘而去。

  沿途经过肯尼维克,不知道为什么从此到哇啦哇啦就没有考斯口加油站了,我们後来是北上去帕鲁斯克拉克斯顿才加上油。下午兩点多就到了目的地,马克思魏特曼酒店。这是一个具有一百多年历史的酒店,为了纪念马克思魏特曼医生在哇啦哇啦作出的贡献而命名。办理酒店手续的时候才知道,一年一度的氢气球大赛就在这个周末,周日还是母亲节,怪不得周六的酒店贵的要死。不过对我们来说可是一个难得的好机会,第一次亲眼看看氢气球怎么上天的。广告照片更让「不高兴」看得技痒。
  酒店设施不错,古色古香,就在市中心。安顿好之後,让辛苦了一天的驾驶员休息,「没头脑」带着爸爸妈妈到街上走了走。失望的是,商店不多,街上一点也不热闹,可能周末旅游的人还没来吧。在星巴克喝了冰镇的焦糖玛奇亚多,爸爸觉得比热的好喝。继续逛街,不知不觉着就进了梅西百货,要不是看到牌子,「没头脑」真是不能相信,因为店面实在是太小了,和在西雅图的梅西差的不是一点半点。兴致大减,加上刮风,干脆回酒店休息,接着看小说《琅琊榜》。

  晚上,发生了今天的第二个意外:「不高兴」同学闹上了胃疼。可能沿途开车又热又累,到酒店一凉,吃的东西杂了些。喝热水、按摩都不管用。今年初,临着爸妈回国前晚,「不高兴」在一天紧张工作之後,吃完生炒糯米饭吃冰激凌,半夜就去了急诊,被洋护士洋大夫一阵鼓弄,连着胆汁差点没把整个胃都吐出来。又赶上下雪,在家病了一周。唉,再算上去年温哥华,有天晚上玩儿累了又错过了饭点儿,回来闹了整宿。这次也还算是能忍受,不用急诊,自己躺床上坚强地哼唧了一夜。

五月十日,星期四:病困魏特曼

  早上「不高兴」好了些,但不敢去吃早餐。「没头脑」独自带着爸爸妈妈去酒店的餐厅品尝了所谓五星级的美式自助,麦片加红糖、葡萄干、糖烤核桃仁,比平时在家里吃的高级多了。因为在家里为了健康,麦片里可是什么都不加的。「没头脑」喜欢吃培根和烤土豆,也是平时不吃的东西,一出门就放松警惕。烤了几片面包什么的,冷牛奶和果汁就算了。给爸爸拿了咖啡,人家还嫌不好喝,第二天拒绝再喝,其实都是每周请他喝星巴克惯出来的。
  吃完早餐离「没头脑」开会还有时间,赶紧和爸爸妈妈找到附近的商店买了一瓶缓解胃疼的药,粉红色,黏黏呼呼怪里怪气的,好在「不高兴」喝了还算有点效果,得记得六月去大峡谷的时候带上以防万一。这可第三回了,下次咱穷孩子吃饭可要争点儿气了。平时粗糠野菜,不好吃,可也吃不坏人啊。好容易节假休息,要放纵享受一次,还没开始玩儿呢,就壮烈了,真命苦。于是「没头脑」嘱咐「不高兴」在房间休息,中午可以出去散散步。爸爸妈妈上街逛,自己赶去开会。

  喝了一天粥,中午還在酒店外晒了會儿太陽,到了傍晚「不高兴」感觉好些,想想毕竟是出来玩儿的,就去最近的魏特曼大学校园转了一圈。這是一所文藝院校,倒也沒看到什麽特別的建筑。「不高兴」希望下午的光線照在紅磚墻上,可能有些特殊的效果。但走了一會儿,沒能找到理想的視角。看着摄影师拖着沉重的步伐,没精打采的,大家也提不起劲儿。斜晖褪尽,这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五月⑾日,星期五:身临瀑布山


  今天6点半是氢气球试放的时间。「没头脑」全家都赶早去一个学校的操场观看。没想到这叫一个冷啊!白天大太阳,可这会儿草上都结着霜呢。我们到的时候看到好些人正在给氢气球打气,然後点火上天。「没头脑」冷得只好把毯子披上。第一次这么近看氢气球,还是很壮观的。因為是試飛,只有兩個氣球,一個白底紅黃綠藍條紋,一個黑底紅黃綠紫花,而且一直在充氣,讓大家等得都有點不耐煩了。終於,白色的氣球先升了起來。飛入空中时,展開一幅美国国旗,很是拉风!

  本来計劃周六早上离开哇啦哇啦路易斯顿(下一站住的地方)。可今天看的不太过瘾,要等到明天早上所有的三十五個氢气球才正式在这裡放飛,應該會很壯觀!聽說晚上還有燈火晚會,不知道是不是把熱氣球當帳篷用?於是決定留下來,至少看完气球上天再走,到明天下午或晚上再出发。回到旅馆吃了早饭,「不高兴」開車送「没头脑」去学校,然後自己在校园附近照相、玩蚂蚁。还真让他发现沿着学校後门有一道人工渠,渠边的小路一直通到「没头脑」开会的水资源馆。

  中午会议结束,「没头脑」当选华州继续教育委员会的副主席,顿觉工作任重道远,今夏还要准备研究下一年的工作计划了。回酒店全家吃了点东西,就开车前往北去六十哩之外的帕鲁斯瀑布州立公园(Palouse Falls State Park)。去公园的路上,两边都是起伏的山丘,「不高兴」突然来一句『你看像不像女人的Body?』「没头脑」说你这是想入非非。「不高兴」説翻译成英语就是『It makes me think about Fei-Fei』,这位菲菲小姐,就是在「没头脑」和「不高兴」之间的「小三儿」!加上电脑和相机,对第三者可不能掉以轻心!
  来之前,看到关于这个瀑布的照片很是壮观,但要向北开车一两个小时。可能因为不是周末,路上车辆极少。剛一出城,就经过著名的哇啦哇啦州立监狱,「没头脑」莫名产生了一种恐惧感,想赶紧开车过去,生怕慢了被抓到监狱里免费几日游。其实都是守法公民,也不知道有什么可怕的。據說這裡是守備最嚴的監獄,只是很久以前有逃犯跑到鎮上。英文名字有感化所的意思,關押的都是三十年以上、終身監禁、和死刑(包括緑河案的連環殺手)。
  沿途都是大片大片的麥田(或草地),因為種類不同、山坡的起伏、有些深綠、有些發黃、還有燒過的荒地,在藍天下形成詩畫般浪漫的田園風光。遺憾的是,空氣中那層無時不在的薄薄霧氣,沖淡了原本秀麗的色彩,不僅譲白雲厭倦与它為伍,連數字相機的芯片也被它欺騙,拍攝出尷尬的圖片。一路上幾次見到漂亮的野鸡,可惜车开的太快,停下来的时候就飞走了。回程時還看到一群似鹿非鹿的動物,等「不高兴」停車時,只能看到逃開的背影了。

  帕鲁斯瀑布公园里车辆不多,有几家在那儿露营的。「没头脑」一家露营过一次就很不喜欢,睡不舒服,没法洗澡,最可怕的是上厕所,一点都不好玩,还是住旅馆方便。看到这家露营的孩子对我们调皮地笑,「没头脑」觉得孩子的世界真是比较简单,没有那么多的要求。「不高兴」当然是直接就开始找位置照相,但一看到光線不夠理想,似乎連看景致的心思都沒有了。这是和非专业的区别,可也是專業的苦惱吧?:)

  其实瀑布景致挺不错的,衬着山谷和岩石,和其他地方的瀑布有不一样的美丽。「没头脑」看到远远的瀑布旁边的岩石上坐着两个人,于是招呼爸爸妈妈过去看看。「不高兴」说如果我们也能到那个位置,他就把我们都照上。结果,我们发现下到瀑布那里的小路实在是太险了,一步没踩好估计就滚到山涧里去了,既然没做好在大自然挂了的准备,还是珍惜生命,远离瀑布吧。回到「不高兴」坚守的观景台,他还在认真地取景照相。
  爸爸妈妈踱到一边,看到很多土拨鼠正在岩石上晒太阳。走近一看,大大小小好几只,肥肥胖胖的,丑陋不堪。想到动画片里的土拨鼠那么可爱,和眼前的这些动物简直不能对上号,这好比找对象,别光看相片,《倾城之恋》里不就是多安排点活动项目,等美女的妆都花了之後再看真颜如何。虽然「没头脑」不待见土拨鼠们,「不高兴」还是一阵嘁里喀嚓,可惜人家懒洋洋的,根本不屑。
  盼啊盼啊,这些家伙或者困着不动,或者躲在洞里,沒一个配合的。都该洗洗睡了,好容易有一个伸懒腰打哈欠,还是没能被「不高兴」捕捉到最佳仪态。……返程的路显得很长。此地应该不算著名的景点,也许来的季节、时间不对。沒有了雲光掠影,自然缺少了生機。尽管「不高兴」一路不断停车,寻找各种角度,终究没能捕捉到心中理想的画卷。背負夕陽,我們和疲倦一起溶入了城中的夜色……

五月⑿日,星期六:魂迷波浪谷


  早上又去看氢气球,比昨天的气球多气势更大,可照相不是很方便,人太多。人群中看到一个爸爸带着个小女孩招呼大家去商会准备的早餐,小女孩身披两块夹板,成了活广告,真是可爱。气球升的很快,一会儿就散开在城市的各个角落,然後会在预订时间齐集在另一个学校。虽然看氢气球是挺新鲜的一件事,不过因为看了五彩气球飞临绿田阔野的宣传页,总觉得小操场上的表演太过逊色,所以就打消了滞留灯火晚会的念头。

  由于生病沒能逛街的「不高兴」仍想在离开之前探索一下这个城市。先拍了附近的一个教堂,然後回酒店吃早餐。餐厅里有几幅不错的市景,但不能确定拍照的位置。後来看見一个银行的大楼,心想那里一定可以环顾全城,于是「没头脑」负责进银行询问。本来只是随便问问,可一个职员很热心地提供了帮助。一聊之下,才知道这个银行在全美前一百,是个家族企业,有一百多年的历史,现在已是第三代,历来对员工很好。
  今天是周末又将近午餐时间,费了不少功夫才找来大厦的经理,他专门取来钥匙,带我们上到了楼顶。楼上能看到全城和附近的山谷,包括北边监狱的水塔。经理向西南方一指,説那边就是俄勒冈州了。我们所在的大楼是贝克宝义乐银行的总部,这是华盛顿州最早的一家银行,全美银行排名第八十七,前年最佳公司排名第六。帮助我们的两位员工都是很和善的人,也为他们自己的公司骄傲。

  回到酒店退房,因为前台的疏忽,又费了不少时间核算哪一部分是公差,哪一部分是自付。询问本地洋葱节情况,得知要等到七月中旬。「不高兴」看中了走廊展柜里的一幅照片,是本地一位叫詹姆斯的摄影家拍摄的风光,可问了半天没人知道是不是非卖品。後来「不高兴」专门联系上作者,才知道照片是初春拍的,前後花了两个星期每天去山里踩点才捕捉到有山有雲、有绿色田园有紅色农舍、如此明暗交错色彩完美的景致。

  结束了哇啦哇啦之旅,下一站向东北去帕鲁斯。其实一般意义上的帕鲁斯只是一个大地区的统称,它包含了华州东部(普蔓)、东北(斯波堪)到东南部(哇啦哇啦),「爱的河」州中北部(莫斯科),和俄勒冈州北部(盆都屯),较有名的中心地区是华州的普蔓和「爱的河」州的莫斯科。具体到地理上,普蔓北部确实有一个帕鲁斯小镇,「爱的河」州还有一条帕鲁斯河,而我们昨天去的瀑布也叫帕鲁斯
  出城向北就是大片的农田。我们顺着12号公路一直向北,沿路不时按图索骥,寻找有特色的地方拍照。在二十英哩的维茨堡附近,「不高兴」下车拍照麦田时时和一个农户的主人搭上了話。这家人原来在其他州务农,因为女儿嫁到此地,就搬来租了女婿家的一百英亩地,有点半退休养老的意思。据说一片地一年种两季麦子,休息一两年种豆子。可豆子卖的贱,其本没钱赚,而一年麦子的纯利也就一万多元。
  在聊天中还了解到一个重要信息:当地是每年四月底收去年的秋种,五月初的时候放一把火清理出麦田,整个夏天也不灌溉,全靠七、八月的一两场雷阵雨,到九、十月秋收再种一茬。这位「佃户」説最讨厌遇到烧荒,搞得到处是烟。「不高兴」一聼,恍然大悟:难怪拍不出好照片!原来空气里灰蒙蒙的雾气是烧出来的,这不是污染环境嘛?!看来应该四月底来,或者是夏天的雨後,可谁又知道哪天有雷阵雨啊?
  再往北二十多哩,一条岔路(261公路)西去帕鲁斯瀑布,而继续走12号公路向东五十哩就遇到哇哇歪河。这条河的东西主干横跨华盛顿与「爱的河」两州,而一条向南的支流作为两州的边界分开两岸,西岸是华州的克拉克斯顿,东岸在「爱的河」州,就是我们今天的休息地路易斯顿。如此之近的两城,竟然各有一家考斯口店,也是我们计划中的加油站。哇哇歪河的大部分在华州向西蜿蜒几乎覆盖整个东南地区,昨天去的帕鲁斯瀑布就在此河中游。
  説起来,除了出差,原本这次旅行的重点是去看帕鲁斯的波浪谷(Rolling Hills)。网上见过许多此地的照片,能让任何一个摄影爱好者技痒。先前在哇啦哇啦的拍照一直很保守,以为压轴戏都在後面。可五月的这个季节从华州到「爱的河」州,空气中无尽的灰色,一次风光摄影的旅游计划眼看彻底落空了。只有「没头脑」还是挺满足於见识到和别处不一样的田园风光。没有白云,可以想象嘛!又不是要在这里居住,何苦要求那么高呢?!

  在红狮酒店稍事休整之後,研究了从路易斯顿帕鲁斯的路线,向北有九十五号和一九五号公路,在两州之间来回进出。今天准备偏西走一九五号去普蔓。那里有一个豎趾丘,山顶居高临下,附近山谷一览无余,是看波浪谷的最佳地点。在路上我们就开始领略无数弯弯曲曲的绿色山谷,想象着到了山上能看到不同颜色的波浪,一定能出些好照片。带着希望,带着憧憬,来到山脚下。但见:
  山不算高,像个肉包;缘何命名,豎趾大脚?雾里面目,难见分晓;要趁夕阳,争分夺秒。盘山曲径,得使劲绕;三圈七转,耗时不少。弯急路颠,岩凸山凹;远遥近险,狭沟窄道。一上高坡,小命来交;车如蹬空,心似停跳。脑门发木,脚下发毛;出一手汗,口干舌燥。鬼门关下,诗意全抛;奈何桥头,壮志早撂。如此忐忑,为把相照;回首一望,难写哭笑!
  现在想起来好像没那么夸张,但当时这绝对是「没头脑」真实的写照。山不在高,有险则驚;路不在逺,有弯则晕。这条盘山路有七八个弯折,又急又窄,对面来车根本就错不开。开的特别慢,生怕没拐好冲下山去,或是挤上对面的车。可是坡陡,整个车一慢就要往後退。「没头脑」应该属于比较利索的司机,悬崖峭壁的也不是没开过,不知怎么回事,这次可真是吓着了,後来就有了开篇的那两行歪诗。

  紧着里道开,绕了一圈又一圈,就觉得怎么还没到顶。这辈子都没开过这么慢的车!就这样,手抖脚颤,一路爬行般向山顶接近。我们身後有一辆车远远地跟着,不知也是自己害怕,还是害怕「没头脑」的车滑下去。还好没有别的车。「没头脑」在紧张之际,仍然观察到像是父子俩的骑自行车,还有一帮年轻人嘻嘻哈哈地走着的,真是佩服他们。这么热的天,大上坡的,真是够厉害。
  终於到了山顶,停好,「没头脑」双腿发软,所有的恐惧化为泪水,在车里痛哭了一场才下车。这都是图的什么呀?!「不高兴」本来主动请缨开车的,但考虑到他随时要照相,所以「没头脑」没答应。看来回程只能让贤,虽然下山走内道要容易写,可「没头脑」是坚决不敢逞强了。甭管怎样,关键时刻还得指望家里的主心骨啊!感慨着,那对骑车的父子上来了,走路的人也上来了。後来这帮人挤在一辆130里就颠下山了,真不怕掉沟里,呵呵。

  千辛万苦地到了山顶,结果老天太「蒸」气了。看看太阳也是大晴的天,可雾蒙蒙的,让远处的景色透着一色薄膜似的,不清不晰。「不高兴」又开始念叨应该下次挑日子再来。「没头脑」很纠结,再来,还开这山路?不要我命吗!想想这番远行,的确不太顺利:没带充电器,「不高兴」胃痛,早上看氢气球差点没把其他人冻病。一路走来,风景虽然独特,可拍下来的照片乏善可陈。上这破山,惊魂丢魄的,失望大于希望。难道这个《旅游篇》真的要成为我们的《历险篇》?
  眼见着夕阳向远山靠去,給波浪谷染上些许金色。不敢恋栈,生怕盘山路在夜色中真的变成黄泉路。于是下山往南开,想回路易斯顿打尖。走啊走,走啊走,一边欣赏风景,一边在崎岖的山路间百转千回。来美国十多年了,「没头脑」看地图的能力早就提高到了幼儿园水平,这会儿不开车了,自动上岗导航员。不是没玩儿痛快嘛,「没头脑」看到地图上有一个大坝,像是回旅馆的另一条路上,就建议说去那儿转转再回城。于是悲剧再次降临……

  当时天渐渐黑了,小路曲折多变,沿途风景也不错,就是没了GPS信号。好容易找到了哇哇歪河边的大坝,看到有人在坝边露营,还挺开心。咱就穿坝而过,也算是来过了。可不对呀,怎么前面有个铁栅栏把路堵上了?不会吧!这天都黑了,难道俺们还再开一个多小时从原路回去吗?这上帝也太不眷顾我们了!「没头脑」都快气疯了!在半疯没疯之间,天光已经彻底落下了帷幕,我们成了空谷中的夜行人。
  没法子,与天斗,自己倒霉。只好再往回走。可这么晚,连地图也没有,更不知道几点才能回城。大家都饿了,回到酒店就太晚了,干脆先吃了饭再说。还得是「不高兴」看地图,一找,干脆去普蔓(Pullman),西华盛顿大学的大本营吧,那里至少还算是个镇子,应该有餐馆吧。紧赶慢赶,到了镇子都九点过了。嘿,就在过红灯的功夫发现马路对面居然有个中国餐馆,就是它了!
  此地是大学城,餐馆里只有几桌学生样子的食客。「没头脑」一家饿了,点了几样普通的汤面和炒饭,味道还不错。唯一让人不爽的,是付款的时候给的现金,服务生拿了就自动消失了,没退该找的钱,相当于收了超过20%的小费。当时累了,就懒得去理论了。虽然平时「没头脑」都会付15%~20%的小费,那也都是人家把钱找回来,再留小费。这里不知道什么规矩,自动拿走,有点那个!
  十点钟,重新上一九五号公路,还有三十多哩地得四十多分钟才能回到路易斯顿。嗨,上帝给了我们黑色的眼睛,不就是让我们赶夜路的嘛。可山里是真黑呀,前後见不到几辆车。也就是在这样的荒郊野地,我们抬头望见了满天的星斗!在深邃的夜空中,繁星闪烁,似乎在安抚我们的疲惫,一直伴随我们翻过最后一道山岭,豁然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灯火通明的世界。今天整整一天啊,有十个小时都在路上,历尽艰险,披星戴月,终於回到紅狮酒店。

五月⒀日,星期日:惊艳油菜地

  回家的日子!

  今天准备先去「爱的河」大学校园参观一下。好在是周末,没什么人,可以在平时不能停车的办公楼前踏踏实实地照相。一家轮流登场,由着「不高兴」摆布,最後全家合影。本来都要离开了,路边看见一个植物园,花儿开的正盛,不可错过的美景(可惜没有美人,哈哈)!校园出来是去普蔓的市政府门口照个纪念照,也算到此一游。经过普蔓西华盛顿大学(「哇胡」),但归心似箭,一穿而过。
  回西雅图可以沿一九五号公路北上九十号公路,因为这一两年没少开,太熟悉了,所以决定从我们昨天迷路的寇发克斯走二十六号公路,和九十号公路平行向西。这段路也是高速,和九十号公路不一样的是以农田平原为主。开始以为没什么更特别的新意,没想到开着开着突然远处跃入一片金黄。哇,油菜花地!这还不停下来喀嚓!
  油菜花地的惊艳一扫旅途劳顿,让全家兴奋了半天。只是中午光线太强,又没有白云,美中不足。可「没头脑」偏爱黄色的花儿,不像「不高兴」那么在意照片质量。因为是农田,「没头脑」一家下车时还挺留意的,尽量贴边走,怕踩到庄稼。我们正小心翼翼地找角度,公路上冲下来另外一家男女老幼五六口,可就一点都不带客气的。不仅乱停车乱踩田边的秧苗,还踏入菜田地里照相,素质啊素质。

  五个小时的回程中,二十六号公路占了一半,接近哥伦比亚河时终於和九十号公路汇合。总的来说,这次远行见识了波浪似的麦田和山谷,看了瀑布,看了氢气球升空,远距离参观了一座重犯监狱,顺带沾染了些院校的学习气息,经历了些许惊险。虽然帕鲁斯地区的空气污染问题和季节的选择没能让照片更加出彩,但也算是今年繁忙工作之余的一次短暂修整,更为我们下个月的大峡谷之旅揭开了序幕!

附录:帕鲁斯图片集
  关于帕鲁斯,可参考当地的旅游指南,以及Alison MeyerJ. Franklin Willis的摄影网站。
  点击这里浏览本次旅游的相册。另,下面是几幅网上搜来的摄影作品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Blog at WordPress.com.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