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ertida LZ – 没頭腦·札記

2012-06-15

From West To West – Part 1

Filed under: Canyons, National Parks, summer, trip, Utah, Vacation, 游记 — Tags: , , , — divertidalz @ 22:05

西南向西──犹他国家公园游记
From West To West : Canyons Trip 2012, Part 1

☆ 目 录
  第一章:目标千里外,盐湖城
  第二章:峡谷地国家公园和死马点
  第三章:拱门国家公园(一)
  第四章:拱门国家公园(二)
  第五章:自然桥和众神之谷

序 章:计划赶得上变化

    玩心盛、寻欧洲游轮特价
    详策划、赴犹他双周远行

  歌曰:二零一二年,那是一个春天,「没头脑」的一家在犹他州画了一个大圆圈……

  玩,谁不喜欢。可生活就是这样,常常不能随心所欲。「没头脑」本来是下定决心,拿到文凭之前,一切娱乐活动免谈。怎奈决心大、雨点小,从去年夏天课程结束到现在,温哥华就跑了两趟。今年忍到五月,连带出差算是去了趟「哇啦哇啦」和帕鲁斯,可那颗贪玩的小心脏不仅没收敛,反而变本加厉起来。看了前一篇游记的朋友一定还记得那次出行状况多多,尤其是摄影上留下些许遗憾。
  近来听朋友说起地中海游轮,当时就在网上搜索起来。还真查到了五月中旬有特好的价格,游轮加机票每人算下来只有1800多美金。和「不高兴」商量,当然也动心。差点儿就下订单了,才突然反应过来,好像爸爸妈妈需要签证吧……果然,中国护照去欧洲需要申根签证!NND!中间种种尝试、查询不提,反正以欧洲人的办事效率是来不及办签证了。其他时间,价格高出30%到50%,觉得有点不值当的。唉,馅饼有时候也不是那么好吃的。
  欧洲是去不成了,那也不能就在家待着,一定得去哪儿一趟,来安抚失落的心情。美国地图展开看看,西海岸好像该去的地方都去了,东部也去过,中部农村应该也没什么特别的。要不大峡谷吧,这个真正的西部可以去探寻一下。於是,开始各种准备:找路线、加油站、酒店、公园、景点等等。这次既然决定出门了,干脆就彻底放松一下,出去两周,把整个峡谷周围几个公园都跑遍,省得以後再去了。


  整个行程的策划排在一张电子表格里,既是我们随身的指南,以後也可以给没去过的朋友们做个借鉴。友情提示:出远门之前一定要把车彻底检查一番:换电池,换机油,看刹车皮,查空调。如果找车行检查,别忘了说明目的地和时间。比如,夏天去大峡谷,懂车的人一定会提醒要特别检查电池:汽车电池寿命低於一定程度,虽然在天气凉爽的地方(如西雅图)还可以用很长时间,但在高温下连续行使恐怕会瞬间死掉!
  吃的方面也不能小觑,毕竟出去十几天,中国胃就得带些小菜、零食和点心打底,否则天天西式餐饮可受不了。「没头脑」对穿也有些独特的想法,去国家公园这样的地方玩,穿要以舒适、色彩鲜艳为主,高跟鞋裙子之流的就算了,旅游鞋和T恤是最好的选择。颜色鲜艳在人堆里容易找,不怕丢,另外拍照也好配合。本以为衣服准备的是万无一失,没想到还是百密一疏,因为太阳太大,带了一堆的背心短裤都没穿,白占了地方。
  按「不高兴」後来总结,大多数旅游点的最佳时间是四月底五月初的春天,或者九、十月的秋季。三月或十一月虽然也适合摄影,可对旅游来说太冷了些。犹他州亚利桑那州温度在五月已经开始高了,防晒很重要!各种防晒霜大大小小好几瓶。以前老妹子给的像是脖套一样的东西也带了两条,想着万一风大可以捆着头发,没想到的是,这东西在整个旅行中发挥了巨大的贡献。由於它的存在,「没头脑」和「不高兴」没有晒成阿米勾和阿米嘎。
  摄影器材也要在规划之内。一天回家的路上「不高兴」对「没头脑」嘀咕,要出去玩了,肯定会照很多像,为了提高相片质量,需要一些特殊的装备。「没头脑」虽然有的时候对「不高兴」痴迷摄影有点意见,总觉得相机是个「第三者」,但为了表现「正室」的气度,大多数的时候还是支持态度,所以很痛快地答应了。可「不高兴」还在嘟囔,唉,挺贵的东西还不包运费,有点纠结。
  想想就是三脚架上一个小玩意,能贵到哪儿,再说,在亚马逊上买个25块的东西就免费寄了,这个高级点儿估计也就百八十块,於是漫不经心地问,多少钱啊?「不高兴」不是很仗义地说,七百多。……窝特!⊙⊙$&#‰§#※%$◎★◎?有没有搞错,一个拳头大小的东西居然要这么贵,金子做的吗?镶钻石了吗?半个普拉达的包没了!心脏虽然一丝丝地冒血,但「没头脑」是说话算数之人,答应买了,说到做到,回家就下单,好赶在出发之前收到货。
ReallyRightStuff BH-55 PCL (Full-Size Ballhead with PCL-1 Panning Clamp)
  终於,一切的一切都准备好了,就等着出发了!

第一章:目标千里外,盐湖城

    跨四州「不高兴」倾情摄影
    行千里「没头脑」玩命开车

  二零一二年5月18日,星期五。

  不到六点钟,一辆小型越野车离开「紗糸軒」轻轻驶入寂静的街道。虽然是工作日,但此时稀疏的车流还未唤醒离湖岸偏远的城区。今天由「没头脑」驾车,途经华盛顿、俄勒冈、「爱的河」三个州,十几个小时的路程,夜晚抵达盐湖城(犹他州)。第一站华盛顿州东南的小镇肯尼威克,是我们在「考斯口」的加油点儿,两百一十唛,三个半小时左右。这是一条已经很熟悉的路,月初才经过雅克玛去的「哇啦哇啦」。
  天气不错,开到90号高速上,克琦拉斯湖云雾蒸腾,路边和远山仍有很多积雪,给绿色的春天带来一丝寒意。从爱伦斯堡转82号公路,没有什么悬念,九点钟进入肯尼威克。一上主街,就见到几幢挺漂亮的楼,近看是著名的网络学校凤凰大学。在这个四不靠的地方发展网络教学,挺有前途的。可惜这名字容易联想起人们对某些不入流大学的别称,恐怕也是古人最早对凤凰的想象来源吧。

  继续走82号公路,然後转东84号,将从俄勒冈的东北角斜插入「爱的河」州。这是一块硬骨头,「没头脑」需要连续开五个小时左右,才能到「爱的河」首府博弈斯加油。「考斯口」是这次远行的主要加油站,而且恰到好处地散布在沿途。84号公路向东南的路我们没开过,一路上山峦起伏,特别是在俄勒冈州内,别有一番景致。到了盆都屯的一个山坡上,专门有一个观景点,放眼望去,和普鲁斯那里的波浪谷有的一比。
  过了盆都屯向东南进入俄勒冈风景区(俄州古径公路),後面这段84号公路主要是山区和少许农田。虽然也有风景,但一来接近中午,二来已经在路上五个小时了,正是渐渐疲劳的时候,大家都在车上昏昏欲睡。「没头脑」全靠在「考斯口」买的咖啡提神,而一直在拍照的「不高兴」却开始去追逐梦中的蝴蝶了。下午四点(山区时间)进入「爱的河」州府,加油後,照例买杯冰咖啡,剩下的路全指着它了。

  因为怕一口气开不到盐湖城,所以两个小时後在「爱的河」州的双瀑市也停了一下。这里有一座很高的大铁桥,桥侧是深涧、瀑布、和峡谷,景色独特。可能是下午空气混沌,看起来又非常险恶。而岸边吹来的劲风像是深沟内的妖魔张扬,要把人卷走一样。桥边还有一个金属雕像,二女双飞(感觉有歧义)。「不高兴」不满意这时的光线,可又不能等到夕阳。於是我们小憩片刻,继续上路。
  至此当地时间六点半,我们已经离家近十二个小时(不含时差),路上行驶了十个小时六百多英哩,仅84号公路就开了六个小时。途中停靠三站(肯尼威克博弈斯双瀑市)。「没头脑」全程掌舵,而「不高兴」相机不离手、瞌睡不点头,一路抓拍。从双瀑市到「爱的河」州边境还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走完84号公路剩下的大约两百英哩,才算进入盐湖城地区。预计三个小时之後抵达入住酒店。
  地貌变迁,风光无限,每个州的景色都给我们留下不同的印象。就快接近州界了,此时的「爱的河」在斜阳衬托下,向路人匆匆展现她最後的阔野和山峦。暮春将近,好天气吸引着更多人出门旅行。接连看到几辆RV休闲房车,如同带着屋子周游世界,有的车身还喷涂了很漂亮的风景画。路上还看到一些路标,以前从没留心其具体的含义,比如:”Game Crossing”、”Adopt a Highway”。

  跨过犹他州州界不久,我们转入南15号公路。左侧东麓的山脉顶着积雪,而脚下早已是一片青绿。天色渐暗,鸭蛋黄般的夕阳一路护送我们进入盐湖地区。随着宛转的高速公路,右侧逺处的湖光时隐时现。晚上九点三刻,经过近十五个小时、856.6英哩的长途跋涉,我们终於抵达盐湖城的卫星城之一:山地镇,入住凯悦度假村。简单吃了晚饭,把一天的劳顿带入梦乡……

第二章:峡谷地国家公园死马点

    逛犹他、看教堂感受上帝
    走峡谷、赏落日遍寻死马

  二零一二年5月19日,星期六。

  昨晚到盐湖城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我们入住的凯悦不是通常意义的酒店,而是有厨房的套间。$96,价格不贵,还带有品种丰富的早点(西餐)。这样的住处很适合新来此地的人租住。主要是度假村式的厨房,对於喜欢自己做饭的「没头脑」一家来说,真是太方便了。总之,绝对值得推荐。後来「没头脑」在回程特意改变了行程,专门又回来住了一晚。呵呵。
  原本的计划里没有在盐湖城安排任何活动,想直接开车去拱门国家公园边的莫阿爸镇。但我阿爸觉得既然来了,以後估计也不会有机会再来,就想四周看看。难得全家早早地就起来吃了早餐,应该还有时间在附近转转。上网一查,知道这里摩门教的教堂很出名,可不是嘛,犹他州是摩门教的大本营啊。於是我们决定上午参观盐湖城的教堂,争取十二点之前结束,离开并踏上南去的路程。
  周六的早上阳光明媚,是去参拜教堂的好日子。开车进城,「没头脑」一下子喜欢上了这个拥有宽宽大路、横平竖直街道的城市。特别是如此平坦的城区,高耸的雪山却近在眼前。到了教堂广场,看到很多青年男女正在种花移草,原来是志愿者們在整理花园。没来过盐湖城,不知道教堂还可以修得这样美轮美奂。在各处忙碌的俊男美女热情大方,展示着旺盛的青春活力和诚恳的善意。
  四周有我们这样的游客,也有西装革履锦衣长裙的人士,甚至还有好几对拍婚纱照的新人。总有人主动过来询问需不需要「地陪」,还说可以找通晓中文的讲解员陪同介绍参观教堂。怎奈「没头脑」是个没头脑的人,对深邃的宗教没有丝毫的认识,觉得不好意思麻烦人家,还是自由参观、四周随喜一下吧。教堂的区域很大,有好几处殿宇。人也多,熙熙攘攘,热闹中又不失对教堂的尊重。
  进入其中一个殿堂,里面的油画和各种设置讲述了圣经的故事。地下厅的摆设极具特色,那个地球仪是不是代表了上帝之爱遍全球呢?(我们在中国地图前合影留念。)上楼像是一条通往天堂之路,「没头脑」一家徘徊许久,心想每个人可能都希望有朝一日去那儿瞅瞅吧。「天路」尽头是一个巨大的汉白玉基督雕像。由於拍照角度高,大多数人必须虔诚地跪下仰视,就在那一刻见证耶稣博大的力量。

  离开教堂广场,去参观附近一处著名的麦克昆别墅。我们照相时,走来一对青年男女,和路边的「不高兴」说些什么。原来姑娘说她是一个学生,在做一个项目,问能不能照个相。「不高兴」自己不爱合影也没搞懂他们什么意思,就让「没头脑」和妈妈跟女孩站在一起。其实哪个女孩是想和我们全家合影。帮助他人是俺们的美德嘛,何况这姑娘还长得那么漂亮!
  正要离开时,又走来一位大嫂主动告诉我们这个房子的来历:说是一位有钱人的宅院,上百年了,现在後人出租房子办活动婚礼什么的。难怪大门和庭院整理的这么美。这位大嫂非常热情,告诉我们可以去犹他州议会大楼,还特别推荐去看看州长官邸,说她娘原来就是在州长官邸负责後勤服务的人员。盛情难却,就去了州政府的大楼,很像国会大厦,连华盛顿州也有这样的圆顶楼
  印象里州长的官邸都靠近州政府的办公地点,没想到犹他州州长住在街边上,可房子一点儿都不起眼。周末停车场都是空的,照相很方便。但转了两圈,觉得不值得下去,而且已经超出了我们预订的时间,干脆就撤了。离开盐湖城前,先去「考斯口」增加补给:水,蔬菜,水果。据说莫阿爸物价较贵。我们租的是单独的房子,可以做饭。为了吃的可口,自己就得辛苦点啊。

  下午一点,开上南15号,遇到修路,半个多小时才脱离和215号交叉处的堵塞。今天下午要开两百五十英哩的路。最初的一个小时内,我们将从西班牙岔路转入东去的6号公路。再有一百二十多唛,汇合入70号公路,这一段二十分钟的路竟然有四个公路号,既是6、50、70号,又是我们最终向南分出指向拱门国家公园的191号公路。───莫阿爸,俺们来看您老人家来了!

  去莫阿爸的路上有些无聊,只有刚进入6号公路不久的普莱斯峡谷风景度假区较有特色,余下都是干枯的山路,又不是很宽阔的高速。加之上午看教堂逛累了,现在开始犯困。没办法,只好对自己下黑手了。(一开车犯困「没头脑」就开始咬自己的手。咬轻了不管用,还真得咬出牙印才会精神一震。很疼的!)这时路上正热,停下来也没什么荫凉的地方休息,为了赶时间,坚持吧!

  五点左右到了此行的第一个国家公园:峡谷地国家公园。进了公园入口的盘山路,峡谷的风采顿时唤醒了一车的睡神,「不高兴」立刻喀嚓起来。走了很长一段都不见大门,我们开玩笑说这风景也看得差不多了,不需要门票就可以回头了。等终於找到游客中心时,里面还有人,可门是锁的。门外椅子上坐着一大叔,说人家五点关门。他家人到了之後都先入内参观了,只有他从洗手间回来就没能进去。
  本来是想在这儿买年票的,这下班了,没票还能进公园吗?大叔说没事,人家都下班了,没人查,你们尽管的。将信将疑间,还是决定听大叔的,开进去瞜瞜先。这个公园比较有名的是美厦拱门,听不清还以为是「没啥拱门」呢。从停车场往里走确实也没见到啥,就是几株开得还算艳丽的仙人掌。一直到拱门前,才惊叹此处岩石居高临下的宏伟,如在高厦上开了一扇门窗,坐看风光。
  万丈深渊之下,是形状各异的岩石,实在不敢像有的游客那样在拱门上面走,只能躲在下面装酷。向左,向右,就是不看「不高兴」。原来是太阳太大,实在是睁不开眼。『白的位』,这次出门带了条围巾,简直是太英明了,把脸和脖子一包,比擦几层防晒霜都管用。几天下来,「没头脑」一门心思地琢磨,哪里可以找一件穆斯林妇女的那种只露眼睛的黑袍,呵呵,会不会效果更好?

  附带说明一下,美厦的英文原义是『平顶山』,猜想和峡谷地的含义相似,都是因为峡谷高出地面,山顶像一块平地。美厦拱门的最佳摄影光线是日出时分。因为拱门东面是纵深的峡谷,从远处山岭上升起的太阳,既能逆光勾勒出拱门的剪影,也可以照亮衬托拱门的峡谷。只是我们的路线和住处都不适合再绕回来,否则北行的游客应该考虑留一个早晨的时间给美厦拱门 (Mesa Arch)。
  一照相就很投入的「不高兴」,那投入的吧,可以说是什么都忘掉的地步。「没头脑」看天色不早,就催促去死马点照日落,这可是提前做了功课必去的景点。可「不高兴」还是忙着找不同的角度,咱来个合影吧,也不耽误什么事儿,临走还不忘关照路边的小花。紧赶慢赶,真是和太阳赛跑,总算是沒误时间。这个死马点是州政府的,不在峡谷地国家公园内,门票是单收的。
  售票口是一位美女,白白嫩嫩的,也不知是怎么保护的。後来发现这一带的女管理员都很漂亮。进门就奔照日落的地方去了。人不少,但光线不好,「不高兴」有点不满意,好在还没到不高兴的地步。既然来了,多少照点呗。远处一哥们儿站在山脊,被「不高兴」照下来这张照片。本来「没头脑」还懊悔不是自己站在那儿,後来一想,不过是张「三级片」(山脊片)嘛,不是自己也罢。

  这个死马点原来是牛仔们丢弃死马和残疾马的地方。好可怜的马啊,给这深深峡谷带来些许悲伤。太阳从山顶到落下,那叫一个快。眼见着星星就出来了,还得摸黑找住的地方呢。下了山,过了莫阿爸镇,灯光就基本上没有了。这可倒好,马路两边全是黑的,车速还挺快,路标都看不见。开啊开,差点儿就错过了。这里是一片新村,几十栋连体别墅。没有路灯,远离市镇,让夜晚的繁星占据了天空。
  九点多钟,进了屋,是一个三居室,厨房,餐厅,客厅,每个房间都巨大,日常用品一应俱全,特别满意。折腾了一整天,吃点东西洗洗睡了也到了半夜。本来「不高兴」打算第二天要去拱门国家公园照日出,怕自己醒不过来,干脆就一晚上没睡,可等到早上三、四点的时候,看「没头脑」睡得正是没头没脑的香甜,又没舍得叫醒,干脆自己也开始睡了。犹他州的日出都是五点左右,太早了。

第三章:拱门国家公园(一)

    莫阿爸、星巴克吃吃喝喝
    拱门园、奇异石形形色色

  二零一二年5月20日,星期天。

  早上「没头脑」看「不高兴」仍在熟睡,就带着爸爸妈妈去莫阿爸镇子里转一下。镇子不大,一条街,基本上除了旅馆就是餐馆。爸爸妈妈最喜欢逛的地方就是商店,本以为这地方东西得贵得离谱,没想到还真不是。考虑到出门在外需要补充体能,拎了块排骨回去准备红烧。接着看到这里居然有星巴克,啊呀,那真是跟见了亲人似的,一定得来两杯啊,冰的焦糖玛奇亚多,「没头脑」和爸爸的最爱!
  十点多钟太阳已经上来了,热的不行,赶紧撤。即使是回到住处,还是能感觉到屋外热浪逼人。要说「没头脑」一家喜欢去热的地方玩儿,可一般都是下午等太阳不那么大了再出门。有的时候是早上出去照个日出,然後回酒店休息,下午再晚一点出去专门照日落。这次旅行,也不例外,所有安排都围绕「不高兴」对摄影的光线要求。专家的意见么,大家都得认同。
  下午三点半,准备出门。其实太阳很大,但因为不了解公园里的情况,所以多留些时间。昨晚来这个小区的时候太黑了,周围的环境都看不清楚。原来这个区叫山脊村,西面正对着一座高峡红岩,像是一面大墙,东面远处是仍有少许积雪的拉索山脉;眼前是一片绿色的草地和牧场,蓝天白云,好一副美丽的画卷!可惜现在光线太强,只有明天再来用相机描绘这个景色了。
  公园门口,立照留念。在公园收费口,买了国家公园的年票,八十美金,记得去死亡谷时年票才五十,当然,那是恨不得十年前的事儿了。这回买的还是够划算的。首先这个年票是按车计算的,不是人均价;其次有效期是整一年,时间长;一般的国家公园最便宜的十块,贵的二十五。这样算下来,去几个公园这个票钱就回来了。和还在发展中的祖国相比,简直是太便宜了。

  入园後,要转几个弯路才能见到那些著名的岩石:公园大道(真像是通往天国的大路)、三姐妹(英文原义更接近「三个低语闲话碎嘴婆」)、山羊石法院大楼(阔的好死岩)平衡石(网上看到太多关於平衡石的描写,见到真品,倒是没觉得有多特别)等等。到了视窗区,瞧瞧远处扎堆的游客,再看看头上的热浪,太晒!在这儿远远地照张像就行了。这些石壁最真的就是自然风貌,否则还不如中国的名胜,多刻些书法和诗文呢。
  接近全景点时,游人的车辆一直停到了路口。原来今天是几十年一遇的日环食!本想就近挤一挤,可这边位置满了,只能去下一个景点,说那边发送看日环食的墨镜。结果到了沙丘附近的停车场,虽然还有位置,墨镜却已经发完了。得,这回怎么看啊?想起小时候用烟熏玻璃片,然後拿着自制墨镜看「天狗」,要不咱也DIY一个?可这里既没玻璃片,也没有烟啊。
  没有特殊的设备,是不能直视的,也不能用数字相机拍照。但这么难得的机会,「不高兴」怎么能错过呢?幸好旁边车上一家人有领到墨镜(其实就是一条纸板,带一片深色的塑料膜),很友善地借给我们看。而且通过这个纸片,「不高兴」居然拍了一张日环食的照片。原以为天空会象日全食那样暗下来,其实沒感觉光线有什么变化。若是不知道,一天也就过去了,谁会特别留心太阳的形状呢?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还要按原定计划赶去精致拱门拍日落,那可是这家公园的招牌。虽然後来「不高兴」沒觉得它有多精致,可网上只要是拱门国家公园的照片,就一定有精致拱门的。今天全家是憋足了劲儿要去看看,因为看日环食,我们七点半才赶到精致拱门的停车场,见一个小伙子好像是下来取东西,正往回跑。「没头脑」建议「不高兴」轻装,一个人先背着相机先往上冲。
  这时有人已经从山上下来了,一问有多远,可能是看「不高兴」跑得挺快,就说大约二十多分钟吧。「不高兴」虽然平时缺乏锻炼,可这么点儿时间加上狂热的摄影爱好,上去占个座儿还是能办到的吧。「没头脑」和爸爸妈妈轮流背着三脚架,随後跟上。其实「没头脑」做游览计划时,知道从停车场走路到终点有一哩半地需要将近一个小时,估摸着天黑前应该能走到,好歹照个剪影呗。
  同样是人走的路啊,真的路在脚下的时候就不是那么回事了。首先,这条山径弯弯曲曲,上坡下坡的土路石路,很陡很不好走。而且,整个山坡没什么树荫遮挡,当时接近傍晚,太阳依然很毒。只是既然来了,还得坚持。可怎么走半天都没见到精致拱门的影儿啊?又跋涉了半个多小时,爸爸妈妈身体吃不消,准备打退堂鼓了。也怕天黑了走山路不安全,就让他们慢慢往回走,在停车场等着。
  只剩下「没头脑」一个人继续前进,去和「不高兴」碰头。眼见着太阳开始下山了,心想我们赶不上,至少「不高兴」还能照个落日余辉什么的。可没走多远,就看到「不高兴」怏怏而归。原来他确实跑了二十多分钟,才过了碎石子的土路,後面是一块完整的大岩石,坡度更陡。下来的人说登上岩石顶部就差不多了,看他年纪不大,也就二三十分钟吧。「不高兴」虽然喘的厉害,一咬牙也就信了。
  跑是跑不起来了,又花了十几分钟,「不高兴」手脚并用算是爬到了岩石的上面,可仍然沒看见拱门。再往前走,是一段下坡,没有台阶,大块的乱石看着都容易崴脚。已经没有几个上山的人了。又问了一个下山的,说往前转过一个巨石,还得走一个小时。啊?!这也太不靠谱了!当时的天就开始暗了,再一个小时就黑了,还照什么日落啊,所以干脆就回来了。要让「不高兴」对联,今天正是:

    奇观环日食、非独月色有阴晴圆缺,向晚落去;
    徒追夕阳路、难免人生遭辛苦落空,趁早归来。


  说话间太阳就向山後躲去。因为是日环食,今天的落日竟然是有缺口的。到底是被咬了一口的鸭蛋黄、或者太阳饼,还是天狗吞日,就凭各自想象吧。反正「没头脑」一见到「不高兴」就累的坐石头上了。天边出现了彩霞,「不高兴」抓紧利用「没头脑」的坐姿创作作品。自知没有芙蓉姐姐那样曼妙的身材,只好靠帽子来增加点曲线。又休息一阵,还得赶路,到了山脚,天真是完全地黑了。
  爸爸妈妈一直站立不安地等在停车场,看到我们,才舒了一口气。这是什么破山呀?!费了这么多劲,连拱门在哪儿都沒弄清楚。上山的野径算是中等难度的爬坡路,可有的人说单程只需要三十多分钟,也有的说五六十分钟,还有说兩个小时的。看来这拱门与我们无缘了。伴着满天星斗,快十点了才回到住处。和往常一样,「不高兴」整理照片到半夜,闹钟到明早四点半出门,去魔鬼花园看日出!

第四章:拱门国家公园(二)

    起五更、摸黑游恶魔花园
    抗三伏、再挑战精致拱门

  二零一二年5月21日,星期一。

  闹钟把「没头脑」叫醒,自己收拾好,再拽「不高兴」起床,早饭也顾不得吃,只拿了相机和三脚架就出发了。为了留住那胶片上的朝霞晚红,自此「没头脑」和「不高兴」开始点灯熬油披星戴月起早贪黑没日没夜忍饥挨饿废寝忘食坚持到底咬紧牙关地玩!昨天错过了精致拱门的日落,这次我们可是有了充足的准备。今天一大早的目标就是步行深入恶魔花园,到景观拱门看日出。
  由昨天的原路进入公园,从大门开始到西北角的目的地,除了我们自己,路上真是一个人一辆车一点灯火都没有。进入峡谷小径起点的停车场,漆黑一片,别说伸手不见六指,连停车位的线都看不清。反正周围没有别的车,差不多停了就行了。「不高兴」肩挎摄影包,手托相机,「没头脑」负责带着三脚架、水、和面包的双肩背,我们深一脚、浅一脚,就向恶魔花园走去。
  恶魔花园,园如其名,两边是或高或低、形态各异的怪石,在黑暗中让人增添更多想象,真是有点恐怖。此时周围一片寂静,除了自己的脚步和呼吸,连个虫子的叫声都没有。我们借助小手电筒的光,顺着一条曲折的小路往前摸索。有那么一瞬间,「没头脑」心里打颤,仿佛恶魔已经如影随形。倒是「不高兴」高高兴兴地走得飞快,还不时讲两个笑话,心理素质比「没头脑」强多了,不服不行。
  走着走着,天渐放亮,看到了远处的景观拱门。本想走到拱门顶端看日出,可转了半天,没找到上去的路。那就算了,而且太阳很快要出来了,得开始拍照了。从地图上看,再往里走还有三、五个拱门,包括双O拱门和黑天使拱门。当时却沒找到通路。不过「没头脑」走得有点累了,只是为了做好模特的本职工作,才强打精神做出各种各样或踢或跳的动作。实在想不出新花样,连大鹏展翅都来了!

  看「不高兴」对着景观拱门拍的起劲儿,「没头脑」也没闲着,用一截枯树摆了一个人造拱门,并在此拱门前摆出各种山寨瑜伽、山寨牛仔的动作。拍得正高兴,发现小鹿们踏着晨露出来觅食了。等这些新新「模特」下场之後,「不高兴」的注意力又转回到「没头脑」身上,还要求增加小鹿般跳跃的动作。这时的「没头脑」又饿又累,却必须表现出轻松的样子,这都是图得什么啊!
  拍照的时候有一个上了岁数的大叔自己背着相机扛着三脚架也来到景观拱门,打了个招呼就过去了。「没头脑」莫名地感到一丝悲切,也许是因为看他独自一人的缘故吧,心里暗暗发誓不管自己以後岁数大了是不是还爱照相,都要陪着「不高兴」。可不想让他孤零零一个人出门,多可怜啊。可转念一想,也许人家还宁愿一个人出门爬山涉水,省得带着鼓噪的太太,这不是瞎操心嘛……

  终於表达了对朝阳的各种膜拜,接下来要去支路上的松树拱门。到目前为止,这是「没头脑」最喜欢的拱门了,觉得它比哪个都漂亮。特别是它边上的岩石,坐上去虽然有烤肉的感觉,但照出相来还挺出彩的。太阳已经升起来了,明媚光线下的恶魔花园早已掩藏了那凶险诡异的一面,展现的更像是天使花园,随处望去都是秀石美景。当游人渐多时,我们一路吃着面包,正返回住地休整。

  回来的路上去超市买了西瓜、饮料、冰激凌,还有一盘即食大虾。之前在网上看到很多人说这里吃的很贵,估计是指餐馆。「没头脑」一家自力更生,除了中餐,很少在不熟悉的城市里下馆子。超市里物价如常,种类繁多,有的还很便宜(比如我们昨天买的排骨)。有了充足的供应,在度假村的厨房自己做饭是最可口的。中午熬了些粥,做两个菜,吃完西瓜,午休,准备下午再战精致拱门

  傍晚五点之前出门,在门口先拍了远处的拉索山脉。今天精致拱门的日落在八点二十左右,我们六点左右到达山脚下的停车场,想着给来回的路程多留些时间。天还是那么热,但既然时间富裕,可以不着急慢慢走。这段路分为碎土径、巨岩坡,石崖岭三段,昨天「不高兴」只跑了三分之二。最终,我们来去用了三个多小时,真是没想到要这么长时间,感觉把一辈子的山路都走尽了!
  一路风光俱佳,近看山石千变万化,远望雪岭绵亘起伏。只是再美好的景致,走起来还不是低眉折腰、虚喘连连?遥想当年红军的二万五千里长征,爬雪山、过草地,经过的都是没有人迹没有污染的自然风光。可缺衣少食、冻饿交困,谁还去欣赏那丽山秀水?离别让愛永恒,思念战胜阻隔,梦想冲淡苦难,时间美化回忆,现在翻看「不高兴」拍的照片,真难想象当时怎么把铅重似的双腿搬上山的。
  揣着对精致拱门的向往,脚下道如朝圣般踏过,心灵路也似湖海中挣扎……这么艰难的山路,对爸爸妈妈更是不小的挑战,几次寻找岩石或矮树下的一点荫凉,要补充很多水才能养一点精神继续前进。过了巨石坡,最後一段路要平坦许多,可人的毅力也快到了极限。再坚持着转过一片崖壁,来到一个很大的拱门。「不高兴」早已经先到了,摆好了相机,喊我们上去。
  全家连拽带扯、脸红心跳地上了大岩石,以为就是终点了。「不高兴」说这里已经能看到精致拱门,前面还得通过一条险径。九十九拜都磕下去了,剩下一哆嗦,接茬儿走吧。又转过一个石壁,突然冒出无数的人,都一排排坐着等待日落。这哪儿是看拱门啊,整个儿跑来数人头的!「不高兴」一看人多就开始烦躁,没心思拍啦。恐怕我们的期望太高,经历那么多辛苦到这儿,再好的拱门也沒觉得怎么样了。

  这时已经快八点了,从山脚到这里两个多小时。如果走到拱门前,可能还会别有一番情趣。但一来人太多,二来众人背靠的这面山石高出拱门许多,很快就遮挡了西面的阳光,根本没有斜晖彩照的意境。从方位上看,恐怕日出时东面的光照到拱门上效果更好些。可除非在山上住一晚,否则摸黑走这段路就过於危险了。当然,在网上还见到有人抬着聚光灯设备上来,专门给拱门打彩光的。
  不过,网上的一些介绍也不能尽信,至少不是给一般游客参考的。说什么最佳看日出、看日落的地点,离园门几十哩,那得几点起床、几点回家?有些绝美的风光片,晴天彩云、红岩瑞雪,一看就不是夏天拍的。大冷天扛三脚架,那还能玩儿么?哎,趁着太阳没落下,「不高兴」算是透过拥挤的人群拍了几张,决定赶紧下山,不能随大流等到落日了。刚才上山时有几处不是很安全,天黑下来会更危险。

  果然一边走着天就开始黑了,「没头脑」戴着心爱的牛仔帽,拍了不少西部片剪影。嘿嘿,剪影的好处就是不用担心脸上的皱纹雀斑什么的。最有意思的剪影是一块石头,也和「没头脑」一样带个小草帽,让我们做伴合影了一张。下山只用了一个小时,到停车场已经九点多了。今儿个早出晚归,拍了七、八百张照片,是最多的一天。要不是中午睡了几个小时,真是吃不消!

第五章:自然桥和众神之谷

    威尔逊、自然桥走马观花
    众神谷、老墨帽一网打尽

  二零一二年5月22日,星期二。

  昨天早上花了太多时间在恶魔花园,返程到什么三姐妹之类的岩石那儿,太阳都老高了。今天离开莫阿爸,「不高兴」要求再进拱门国家公园的入口区,利用日出光线重拍我们早已经过三次的公园大道。「没头脑」作为本届旅游节的唯一人像模特,别无选择,只能加班。照例是四点半起来,摸黑进园。车停在路肩上,「不高兴」把设备架好好,专等着太阳出来了。

  犹他的凌晨还是那么宁静异常,没有一丝生命的迹象。天擦亮,开过来一辆车,里面一对小年青,好像也是来拍日出的。只见俩人大模大样地拿出全套用具,在路边开始刷牙洗脸,再一看车里装的都是被褥什么的,合着把公园当自家卫生间了。不过,「没头脑」也不是太平洋督察兼西部路警,管不了那么多,还是自己窝在车里抱着「暖得快」、吃着卷饼、看着小说舒服。
  只是辛苦了「不高兴」,野外的空气干冷如冰,三脚架的金属更是快速地夺取着手上的一点余温。因为「不高兴」知道「没头脑」怕冷,就让「没头脑」在车里休息,等着太阳出来时,再一展身姿。对艺术品的原材料也应该爱惜嘛。因为外面真的是冷啊,还不如刚才跑两圈呢。摆几个造型,赶紧摁两张就撤吧。纵是心里想逃,姿势上还要配合。这不,抒情诗都来了:

  啊,看一眼远处的天空,
  难道那里真的有什么东东?
  亲爱的可恶的「不高兴」啊,快点照!
  我可是一点都不轻松!

  拍完这一组照片,赶紧回住地接上爸爸妈妈往下一站进发。今天的目的地是去一个叫「墨西哥帽子」的小镇打尖,在那里要住两个晚上。本次的沿途「作战计划」,是「不高兴」昨天利用午休时间研究制定的,一路上会经过好几处景点,值得停下来拍照:刷着白字的「岩中洞」(一般),威尔逊拱门,教堂石(没意思),自然三桥众神之谷鹅颈湾,和最後的墨西哥草帽
  从莫阿爸沿191号公路向南,八十英哩左右会到达布兰丁市,这里有个机场,但前後不靠。除非是北行的游客,可以在附近停留,以便一早进入峡谷地公园的南门,去美厦拱门拍日出。自此,可以继续向南走191号再转163去「墨西哥帽子」。但为了覆盖更多的景点,我们向东去了95号公路,一直进入自然三桥景区,由261南下经众神之谷鹅颈湾,也能到达今晚的目的地。
  在191号公路上走了二十哩左右,就见到岩石上刷着大白字,其实那儿除了个小游乐场什么都没有。再走一段是威尔逊拱门,就在路边。好大一面石壁,和前面看过的也没什么不同了,但大家都兴致勃勃地下车照相。就是从今天开始,「没头脑」彻底地放弃了既要舒适也要美的原则。为了不被晒得太过,也顾不着形象了,直接把自己包装成了一个卖鸡蛋的。


  一个多小时後,我们向东上了95号公路。这一段限速较低,但因为要赶时间,「不高兴」只能通过车窗拍照。路边地貌别有特色,风化的岩石满坡遍野,主要呈黄色和红色两种,而石化的沙漠渐变成绿色,与四周的灌木丛混成一体。风景区的游客中心告诉我们可以接受国家公园的年票,其实一路上也没有设岗检查。在拱门国家公园时,白天门口是有专人验票的,而凌晨或晚上工作人员下班後,园门依然开放。
  自然桥属於国家自然遗产保护区。这一类遗址公园游客稀少,又较偏远,所以是夏夜拍摄银河的最佳地点。开始不明白什么是自然桥,一问才知道,就是比拱门大的岩石架子就叫做「桥」了。这里有三个比较有名的自然「桥」,每个都要从停车场走下去。爸爸妈妈和「不高兴」走近前略看了一下,「没头脑」懒得走,就坐在路边等他们。结果「不高兴」非要给「没头脑」留几张影,好吧,那跳一个给你看。

  公园是一个单行的回路。第一桥斯帕普,第二桥卡池纳,到了第三个自然桥,叫什么「哦袜臭么」?也是,出来旅游天这么热,袜子在登山鞋里捂着,估计味道不那么好。「不高兴」发誓,绝对不是自己的袜子!想到这是最後一个自然桥了,看介绍好像还不错,就硬着头皮下去了。还真是没白走着段路,桥底下的风景甚是美丽,很入「没头脑」的眼,於是背着手以村长的姿势照了几张相。

  在自然桥的凉亭里简单地吃了午餐,出园後向南上了261号公路。午後的太阳晒得人昏昏欲睡,前後看不到一辆车,我们一心盼着众神之谷的出现。忽然前方有个修路的标志,大呼歹运,这不是耽误功夫么。果然开着开着,车子就上了疙疙瘩瘩的土路。「没头脑」开始有点慌张,因为眼见得前方一边是深谷、一边是峭壁,不知有几道山弯。只是「没头脑」没像上次去「踩一脚山包」那么丢脸。
  开到第一个转弯处,看到悬崖边围着些破破烂烂临时搭建的铁栅栏,几个人正伸头往下看。我们也上前凑热闹,只见正站在一个高岭上,脚下延伸至无穷远是一条蜿蜒的公路,两侧广阔的平野上点缀着几处像金字塔式的土坡。远处有山丘有沟壑,但烈日下薄雾蒸腾,能见度一般。身边的山脊上怪石交错、纵横凌乱,似乎一跺脚就能滚落下来。「不高兴」那是顾不上别的,只知道喀嚓。

  下坡的路很陡,有七八个转弯,其中至少四个超过270度、甚至就是360度的回转。没有修好的碎石子土路,更让人感觉脚下打滑。一路尘土飞扬,山顶却衬着一片蓝天。当时尽顾着对付山路和拍照,没有特别留意第一个转弯处的牌子,朦胧地记得山下的平野可能就是所谓的众神之谷了。而我们正徘徊在关口,时而紧张山路的惊险,时而赞叹侧面石壁上的奇石异洞。
  走走停停,用了半个多小时,三点左右才走到山脚。回首一望,仍有余悸。继续向南走261号,穿过一片平谷。看着左右时不时出现的、类似金字塔的土堆,还是没有头绪为什么这里叫做「众神之谷」。这是一片开阔的荒野,中途经过鹅颈湾,而终点就是「老墨帽」,那里真的有块石头,像是个活生生、戴着墨西哥草帽的「阿米勾」,成了本地的标志品牌。而四周荒芜的感觉,也如同到了墨西哥的中部。

  考虑到拍照的时间,我们看过「老墨帽」之後先去旅店住下。这家小旅馆是从网上预订的,两个房间不到二百八十美金,算是最好的价钱了。旅馆简陋,上下两层。房间很高,看着挺干净的,天花板上很大的一块木梁,粗旷而原始。而下午闷热的空气,让一切停留在静止的状态。稍事休息之後,趁着落日之前,赶到鹅颈湾。好像还没能从午睡之後的疲惫恢复回来,加上光线不够理想,拍了几张就回镇上了。
  墨西哥草帽是一个小镇,小到只有不长的一条街。常驻的可能也就几十个人,有两、三家旅馆加餐馆。我们住的客店正对着圣胡安河的一部分,可惜没什么水。由於房间离前台最远,所以无线网络总是断断续续的。「不高兴」只好坐在门口上网,一直到夜里还在微弱的灯光下查找照片的地理坐标,气得「没头脑」要揪「不高兴」的耳朵进屋。这大半夜的不好好休息,明天还拍什么日出日落!

  欲知後事如何,且听下集分解……(导读提示:博文目錄 | 本集文首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