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ertida LZ – 没頭腦·札記

2012-06-15

From West To West – Part 2

Filed under: Canyons, National Parks, Poem, summer, trip, Utah, Vacation, 游记 — Tags: , , , — divertidalz @ 22:03

西南向西──犹他国家公园游记
From West To West : Canyons Trip 2012, Part 2

☆ 目 录
  第六章:再游鹅颈湾
  第七章:從纪念丰碑到大峡谷
  第八章:体验冥想的時刻
  小插曲:住店风波
  第九章:可能是此生唯一的机会
  第十章:天神的战马一脚陷入沛集的泥潭……

第六章:再游鹅颈湾

    鹅颈湾、十八转夹山带水
    圣胡安、九曲河过镇穿乡

  二零一二年5月23日,星期三。

  虽然已经拍了鹅颈湾的日落,按照「不高兴」的兴致,今天一早肯定要拍日出的。何况鹅颈湾离住的地方才二十多分钟,一天还不跑个三、四趟。黑着天就爬起来,「没头脑」估计自己不会出现在照片里,加上这几天开车也真的是累了,头没梳、脸不洗就出门了。到了鹅颈湾公园,东方才只有一点「鱼肚白」。一丝丝晨风,干燥冰凉,将「没头脑」堵在车中,缩在毯子里看小说上网。

  从卫星图上看,鹅颈湾的区域很大,是圣胡安河的一部分。西湾靠近163号公路,其他有几处入口都是小路。从261公路向南进入众神之谷之前有一条分岔小路可通北湾。这里称作州立公园,但除了一条公路通达,四周都是碎砂石子铺平的。崖边有简陋的观景台,一方石凳、一个铁架子支起的棚子,没有太多公园的模样。昨天傍晚看到的几辆RV车现在仍停靠在空地上,大概是省了旅舍费用,在此露营了。
  不知是不是季节的原因,天色一直是灰蒙蒙的。加上天边的云层,一会儿太阳虽然出来了,却看不清远处山脉的轮廓。少了艺术作品的元素,「不高兴」和他的相机肯定不完全满意这时的光线。一般说来,旅游时的摄影都比较写实,除了赶上日出和日落的点儿,毕竟很难有太多时间和精力在一个地方等待最佳的光线。有时蓝天有了,白云却躲了起来;或像现在这样,迷霾中一切失去了立体感。
  而当下的「没头脑」,还是挺欣赏科罗拉多河水在这里创造的奇特地理景观。坐在一旁本想抒情来段『啊黄河』之类无病呻吟的颂歌,可第一个跳入头脑的念头却是『如果是真的鹅脖子就好了,做成樟茶鸭的味道,一定好吃,或者广式烧鹅仔也不错』。不知不觉间,口水恨不得都要流出来了(还没吃早点嘛)。「不高兴」则忙着测光、调角度,後来索性趴在悬崖边把自己当作三脚架了。
Sunset Gooseneck
  朝阳开始给鹅颈湾染上金色。这时,就听「不高兴」喊一声『该给你照了』。什么?!平时不完全是素面朝天,多少捯饬一下才出门见人。今天想着一大早没人,照几张就回旅馆了,可没有梳洗打扮啊!怎奈谈判未果,只好上阵。反正丢人也是丢「不高兴」的人,他媳妇儿难看,关我什么事儿?但不能给正面镜头,要求照背影。干脆身披红毯,作出要跳崖状……

  最後拗不过,睡眼惺忪地也照了几张。既然都这样了,「没头脑」觉得鹅颈湾的景色不错,就想着再回来补几张。「不高兴」说那得趁早上的光线。於是回旅馆吃了些早餐,九点多带上爸爸妈妈三游鹅颈湾。人靠衣裳马靠鞍,这回「没头脑」觉得好很多,也主动要求这样摆那样拍的,让「不高兴」觉得这个模特用着还算合手。其实就是这个情绪要随时调整,耍点儿「大牌」姿态呀。

  天好热,本想回到旅店,去後面的圣胡安河边转转,可看看已经高高的太阳,还是打消了念头。每一次超过三、五天的度假或旅行,总会从一开始的兴奋逐渐转入疲惫的调整期。不管先前的游玩有多么精彩,这时的体力和精神都已经暗自约定要进入放松和休整,慢慢减缓了节奏:上午起不早了,劲头也见少了;棉花团上脑了,铅块儿下脚了;吃一点就饱了,坐一会就倒了;躺着就睡着了,困一觉日头老了……
  说起「没头脑」和「不高兴」的旅游,最初只是想找个不同的地方拍照片。既没有走遍世界每个角落「到此一游」的壮志,也缺乏征服名川大山的雄心。进了城市懒得逛博物馆艺术馆,对人文地理风土人情没什么感性认识;出了郊外走不动土径山路,和花鸟鱼虫野生动物缺少思想交流。读别人的游记,经常是抒情感慨洋洋洒洒,一篇锦绣文章;「没头脑」写起来,除了吃吃喝喝,就是平铺直叙的流水帐。
  算上「不高兴」的爱好,让人夸一句说好听了名为『摄影』,其实一点儿艺术追求也没有。逮着什么就拍什么,明信片嘛,那能有什么创意!好歹几千美金的设备,就是一高档玩具,费多少钱啊。拍完了还得用电脑软件加工,美其名曰数字暗房、後期制作,费多少功夫啊。这不,昨天半夜三更不睡觉,现在不好好休息,又开始整理早上拍的照片。一次旅游下来,成千上万张呢,比加班写程序都辛苦!

  我们在老墨帽要住两夜。当时选择此处,一是考虑作为全程的中间休息站,二是因为五月初才开始计划,时间上提前量不足,必须权衡沿途旅馆的是否有余房,而且这里的价格相对便宜(条件也差)。比起其他景点,老墨帽的客流肯定要少很多。虽然「没头脑」还是挺喜欢鹅颈湾特别的身段,但大多数人恐怕是连着众神之谷老墨帽一天走完,然後去丰碑谷住店。
  暑假还没开始,但五月已然是旅游高峰。在老墨帽一条街上有限的三、四家小旅馆,当初预订时很多已经满了,只好将两个晚上分别安排在不同的住处。等到昨天在第一家入住登记时被告知还有房间,如果愿意,可以两个晚上都住这里。虽然这里条件都非常一般,但比另外那家还贵点儿,本着贵自有贵的道理的想法,「没头脑」取消了第二家的预定,这样就省得惦记着换地方了。
  住的稳妥了,人也就不想动了,差不多一整天就在屋子里歇着。接近傍晚,想着还是要按计划去丰碑谷拍落日。前面说了,「不高兴」追求的不是摄影艺术,而是光线\⌒∠啊!可每天的日出日落前後就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还得是晴天,不能有山呀云呀树呀的遮拦。一个人分身乏术,不可能同时等在两个景点,有时安排起来挺费踌躇的。要不怎么需要「没头脑」来谋划呢。
  这两地相差不远,二十多哩三十分钟左右。因为夕阳的光线照不到鹅颈西湾,所以今天下午要去丰碑谷。首先,必须提前一些时间查看地形,如果光线合适就等着看落日。然後明天一早离开老墨帽时也会经过丰碑谷,还可以拍日出。对於西来的游客,一般会住在丰碑谷,等离开东行北上的时候,一早到鹅颈湾看日出(如果不考虑在老墨帽停留的话,剩余的时间可以继续走完众神谷和自然桥)。
  计划得完美,天气却未必配合。我们上了163公路向西南缓行,就见天色越来越朦胧。接近丰碑谷,才发现四周都是红土,没什么植被,比老墨帽众神之谷那边还要荒凉。这时从远处西北方向起了一阵风沙,直扑丰碑谷。而且越往前走,风沙越大。一瞬间妖雾弥漫,堪比北京的沙尘暴。沙雾中影影绰绰的碑林倒是别有一番景色,可眼看着拍照就不行了。「不高兴」很郁闷。

  公路中央有两个疑似印巴的年轻人,也不怕被车碾着,正支着三脚架,可能是想扑捉一点艺术灵感。怎奈老天爷有自己的一套手笔,『你是风儿我是沙』,先吹翻他的三脚架!好在「没头脑」不仅有照相计划,还让爸爸妈妈带了些吃的:你吃卷饼我吃瓜,这点儿时间不白搭。一边解决晚餐,一边通过车窗看两边的风景(或称「沙景」),也算体会了这里的山石怎样被时间剥离成如此模样。
  丰碑谷是国家遗址公园,同时又圈在印第安人保护区内(可能因为此地对原来的部落有特殊的意义)。除了红色的土地和山石,路边长着些稀疏的草丛。加之草丛中随意丢弃的瓶子和废纸,真是荒凉不堪。对比过其他的公园,这里给人的印象不仅仅是原始生态的遗落,还有些任其自生自灭的感觉。因为没有什么色彩的变化,丰碑谷的摄影主要以夕阳或夜色下的剪影为主。
  现在倒好,丰碑的影子都快被漫天的风沙「剪」没了。好不容易来一趟,老天不给面子,啥都别说了。顺着163公路一直通到亚利桑那州的边境,右边像是印第安人开发的游乐场,左边是公园的入口。只是如此气候,让人提不起什么兴趣。在门口应景地照了两张就掉头回转了。人生有许多的失去,更有太多的不可得,少拍个日落又算得了什么呢!今夜可能就是星光灿烂,明天依然会有朝阳……

第七章:從纪念丰碑到大峡谷

    纪念碑、看荒凉飞沙走雾
    大峡谷、玩心跳起早贪黑

  二零一二年5月24日,星期四。

  章联接着前文,而今天的目的地是大峡谷。早早起床吃了东西装车,先奔纪念丰碑。六点钟的日出,我们不到五点就出发了。经历了昨天的风沙,丰碑谷一夜间就平静了下来。四野沉寂,星星还没有退去,但远处只能模模糊糊看到一点山峦的轮廓。「不高兴」不停地找最佳拍摄地点。上了一个大坡,是一段笔直的公路。这里应该是阿甘跑步跑到最後时,忽然醍醐灌顶,停步回头的地方。就在这儿等太阳吧。
  闲了一会儿看天色还早,「不高兴」说干脆再往前开开看还有没有其他的视角。下到坡底的公路,碰到了两个印第安混混儿,喝得醉醺醺的,说这里是他们老爹的地,还缠着「没头脑」问这问那,真有点给恶心到了。天没亮,又不是周末,哥俩儿明显喝了一晚上,在这儿耍酒疯。看着年纪轻轻,不似有什么正业。如果上的税被政府拿去给这样的人,岂是无奈。好在大家都没下车,「没头脑」一踩油门撤了。
  回到坡上又等了一会儿,天边的光开始从东面的山後冉冉而起。虽説天空不是很透彻,有点雾蒙蒙的,但太阳跳跃出山顶的瞬间还是很震撼的。当然,「没头脑」立马想到的还是『鸭蛋黄』。没办法,就这么点出息,什么都能联系到吃的上面去。拍完了日出,「不高兴」就掉转镜头对付西面丰碑似的山墙。往常相机在「不高兴」手里就像张草稿纸,可今天一早上拍了二十张,只有两三张是纪念碑的。

  总之,「不高兴」对在丰碑谷的印象不佳。「没头脑」女生常谈『世间那么多美的东西不可能都照下来,只要亲眼看到,就没有遗憾了』,估计认准「一根筋」的「不高兴」还是听不进去。毕竟其他公园都玩得有声有色的,这丰碑谷倒玩儿得像个死亡谷。你说这当地人就知道喝酒,有时间种点儿草做做绿化,最不济清理一下卫生环境!嗨,此地不宜久留,咱还是该干嘛干嘛吧,挺进───大峡谷!

  大峡谷,是本次旅游的代名词,若是有人一问『你们去哪儿了』,「没头脑」都说大峡谷!实际上去了六、七个国家公园呢(还不包括州立的和遗址公园),只有这个大峡谷国家公园不在犹他州。可就是因为名气大,顺带把其他的都代表了。以前印象里犹他州只是个荒凉的西部,从不知道竟然有这么多奇特的风景。看来峡谷也很世俗,做不成「老大」,再怎么精致还是闯不出「万儿」来。
  走163号公路进入亚利桑那州向西,山色开始变化成白色的岩石,出现更多绿地和丘陵。八十英哩後在土坝城加油,出镇迎着的就是南北走向的89号公路。北行转89A再南接67号可以垂直通向大峡谷的北缘,因为路偏只能深入有限的两三个点,冬季还封门,所以游客较少。我们则左转走南89号再西行64号进入公园的东门,这条路顺着大峡谷南缘的山脊一直出西南门去图砂岩
  进入大峡谷有很长的一段上坡路,路况特别好,新铺的柏油,开着倍儿爽。上到半山腰处有个大牌子,说是看峡谷的观景点。正纳闷怎么这就到了,近前一问才知道是政府划拉给印第安人一块地,让他们圈钱玩儿的。难怪看着破破烂烂的,说是不收门票,只要点儿捐款,估计捞不了几个小钱。都到了公园门口了,除非有什么特殊情况,谁会图便宜舍了「大」峡谷不看,来烧这小庙的香啊?
  在我们游历国家公园和美国各地时,经常能看到某个名字来自原住民的语言。美国的历史较短,一旦上溯到两三百年前,就不得不提到印第安人。但是,这些名字最多也就像一个图腾那样伫立在公园的一角,而其背後的历史和文化,却如尘沙般失落在大多数人不必特别留意的地方了。对一个原本没有国家形态的民族来说,可悲的不仅是最终和土地、部落一起退缩的过去,更遗憾的是缺失了让人振奋的精神。

  继续前行,直到东门的沙漠景区。果然,这大峡谷就是有些与众不同。一进公园,熙熙攘攘,跟看庙会赶集似的,园内还提供免费矿泉水。南缘好多个观景点,要是不看地图,现在一个名字也想不起来了。东门有个像是炮台或是鬼子岗楼的,不知是做什么的,人太多,懒得进去。而南门的游客中心是我们见过最大的,仅是不同颜色不同区域的地图就有好几面指示牌。多处停车场,全国各地的车牌都有,还有国外的。
  游客问讯处竟然有三条长队,购物中心更是人满为患。才看了一两处,「不高兴」一见人多光线又不够好,就开始在车里犯困。而「没头脑」带着父母,倒是饶有兴趣地看了够。一路顺着几个观景点停靠,真切体会大峡谷之大、之深、之险!正是:前後山涧,左右天堑;往远了看得眯着眼,往下看小腿肚子打颤;晒着目眩,站着腰软;提起心来到嗓子眼儿,吊上胆不是魂飞也得魄散
  崖上风光无限,谷底深不可见。沟沟壑壑,真有人往下走野径小路的。据说除了攀岩运动,最考验人的是异常的闷热。每年都有在此遇险甚至青山埋骨的,或是高温引发心脏病、或是脱水、或是失足,总之意外指数比较高。「没头脑」一家可没这么多兴致,高瞻远瞩一下就行了。如此绝壁,还是留给酒精考验的共产党员吧。要不然,让张无忌摔下去找本真经,就是杨过也能跳出个绝情谷来。

  接近中午了,光线迷霾,对「不高兴」来说已经没什么可拍的了。於是出南门去图砂岩找我们住的酒店,离公园不远,条件还可以。附近有餐馆、影院,像是新开发出来的小镇。比起东门外破败的印第安人保留区,这里更舒适。只是虽然有很多亚洲游客,镇上却没什么中餐馆。我们自带的食物消耗殆尽,附近没有补给。所以找了一家快餐,先简单添饱肚子。然後住店休息,准备下午重返公园。

  一觉醒来,发现外面刚下过雨。此时新晴空气,满天飞云,太阳还很高,但时隐时现,躲在云後,正是「不高兴」梦寐以求的最佳光线。生怕错过了,赶紧上山。大峡谷既适合照日出,又适合照日落,公园的地图都标出来各个景点供游客选择。「没头脑」当然是本着来了就一个不落下的小农思想打算把每个景点都看一遍。上午扫清了两个游客中心之间的路线,下午主要是去南门附近的落日观景台。
  结果忙中出乱,车开着开着就不知跑哪儿去了。原来公园里道路复杂,指示牌倒是挺多的,可是每个路口只标明分岔的路,没有通达地点,有时不同的目的地或共用同一个名字,或有相似名字,真是眼花缭乱(这公园管理处应该改进一下路牌或者地图)。急切间,连GPS上也看不出身在何处了。眼看着太阳要落下来了,才慌慌张张地赶到预定地点,让「不高兴」先拿着相机去找位置。
  後来再看地图,其实就在游客中心侧面,玛瑟雅娲俳景点,一个看日出,一个看日落。很多人已经占据了有利地形,「不高兴」挑了观景台左侧的一块岩石,架起三脚架。山高风大,妈妈觉得冷就回车里等着,爸爸和「没头脑」陪着「不高兴」。此处和西面峡谷遥遥相对,脚下一阶岩石之外就是深壑。而峡谷间还有一处较低的岩壁,仅容一两个人,可也不妨有个胆大的坐在那里。真不知道他怎么过去的。

  虽然也跟着「不高兴」拍过日落,可除了以前在夏威夷茂宜岛上山等朝阳,这是难得的一次安逸地坐下来欣赏美景。看来世人匆匆,我亦忙忙,岁月在半知半觉中飞逝而成记忆了。如果说下午雨後的壮丽景色是万千云朵以斜阳为灯光,夏风当纱幕,峡谷作剧场的绚烂演出,那么此时就是自然大师的静静退场。当最後一抹云霞消失在山崖之外,周围响起一片掌声,观众们纷纷离席散去……

第八章:体验冥想的时刻

    羚羊谷、看落沙不虚此行
    沛集城、吃中餐只此一家

  二零一二年5月25日,星期五。

  大约一百五十年前,约翰威利斯鲍威尔少校(其实他的姓在英文里音近『泡』)首次深入到大峡谷底的河流(这个「首次」仅限於英文记载,而不包括世代在此居住的土著)。鲍威尔的探险和後来发表的游记使他成为历史上的名人,许多地方(包括沛集鲍威尔湖)都以他命名。按照维基百科的解释,是鲍威尔最早称这里为『大峡谷』,而原来只是叫『巨峡』。当然这种细微的差别并没有传承在中文的翻译之中。
  和地名的变化同样隐没在浩瀚文海中的,还有当地的文化和历史。大多数游客仅仅满足於欣赏大峡谷的壮丽外观,能有几个人会有时间和精力做更深入的探索呢?除却风景,就是在路边偶尔邂逅的野鹿。像「没头脑」这样连峡谷的山路都裹足不前,只是顺着山脊开车转一圈,更不必遥想当年、抒此情怀了。在时光将要敞开心扉,让沉积的岁月和古老的故事慢慢展开时,我们已经准备启程了。

  清晨,「没头脑」陪「不高兴」回到玛瑟景点拍日出。说实话,峡谷的日出比日落好看多了,可就是太──TNND的冷了!!!和日落相比,日出就是新一幕演出的序曲。而今天代表恶势力的反角就是峡谷之风,明知光明战胜黑暗,仍抵死顽抗,不仅吹的云开云阖,更向一切生命彰显它的穿透力。「没头脑」也顾不上什么美不美的了,这时温度比风度重要,红黄毯子全招呼到了身上,整的跟个西藏喇嘛似的。

  还好在冻僵之前,「不高兴」完成了咔嚓咔嚓。回到图砂岩的酒店接上爸爸妈妈就开始赶往下一站:亚利桑那州沛集市。重入南门,顺着原路走南缘公路出东门去89号公路北行。今天上午要开一百四十英哩,大约三个小时,争取十点半之前抵达沛集。那里靠近波纹岩峡谷的抽奖站,周围是马蹄湾鲍威尔湖、和格林国家风景区,还有最重要的是,让世界各地游客着迷的羚羊狭谷

  话说这个羚羊谷在印第安人保护区里,分上下两谷。为了保护环境,游客是不能自行进入,必须参加旅行社的。据说原本就是一个属於印第安人的领地,有点神灵或宗教意义,让人静思之类的,没什么人去,也不要钱。後来慢慢光顾的游客多了,土地的主人就想,要不收几个零花钱儿,也别贪心,就五块钱一辆车吧。直到九十年代,一个外国人将当地的印第安地主变成了千万亿万富翁。
  原来,有个德国人来到羚羊谷,一看,哇塞,这也太美了吧。这哥们儿八成儿是个摄影家,回去後,在杂志上登了照片。欧洲地方小,若干个国家的人就都知道了美国的这个好去处。类似的据说,几十哩以外的土狼丘波纹岩峡谷也是德国人首先介绍给欧洲的,这样的传说本身就透着点儿古怪。反正,游客一多,印第安人就开始牛气了:地神显灵,祖坟冒烟,穷人翻身,年年涨钱
  羚羊上谷地势平坦,无需攀爬,走一圈往返也就一个小时。当夏季的阳光直接照入峡洞,这里不仅是印第安人,更成为众多摄影爱好者的「圣殿」。由於不同时间进入狭谷的光线不一样,所以票价也区分开来。另外,参加摄影团的有更多的停留时间,大概两个半小时。既然名叫羚羊狭谷,以前确实是有羚羊的。至於为什么现在没有了,估计您要是羚羊,看了时下的价目表,八成儿也得考虑考虑:

  项目名称       (时间)  (价格)
  ────────────────────────────────
  观光团(11:30) 1.5小时 $46美金
  观光团(其他的时间) 1.5小时 $35
  摄影团(10:30) 2.5小时 $80

  这些信息在「没头脑」当初做旅游计划的时候就搜集到了。可之所以被称作「没头脑」,不就是因为时不时地犯个迷糊嘛。费了那么多劲儿准备了资料,也安排好了羚羊谷的行程,却没想到要预定!在老墨帽修整时,「没头脑」才突然想起一直没给旅行社打电话。当时人家电话里就说了,摄影团早在六个月前已经预订满了,中午时间的观光团也满员了。如今谁都知道挑好时间啊!
  最初还想着虽然摄影团的票价高,为了「不高兴」这么痴迷摄影,还是报两个摄影团的名额。爸爸妈妈就省点钱参加那个短时间的,跟着观光团随大流儿看一下,应该也丢不了。但「不高兴」没同意,说花钱就花钱,还是大家一起去,毕竟爸爸妈妈不会说英语,不放心他们独自行动。「没头脑」不是个不孝的孩子,可一想到一小时花320美金还是肉痛。「不高兴」安慰说,其实只多了68元。
  现在倒好,还指望要四个摄影团的名额?能订上观光团就不错了!郁闷、愤慨、後悔、失望,「没头脑」把自己打一顿的心都有。可已然这样了,那怎么还是得订个下午的吧。这时「不高兴」提醒道,我们先订着,然後……「没头脑」说对呀!可以早一点到旅行社去看看是否有临时没来的,有空位就顶上嘛。如此妙想,加上平时「没头脑」有那么点儿小福,这才有『峡谷日出看须早,兼程沛集待退票』的一幕。

  哈哈!说起来怎么就那么巧,我们赶到旅行社一问,真的中午11点半的观光团有4个人不能来了。世界人民友谊万岁!「没头脑」恨不得仰天长笑,但又怕吓着了工作人员,赶紧一人46元、共计184美刀送上去,换来中午的四个定位。办手续时,「没头脑」东张西望,发现旅行社里贴了一个告示,说是不得在羚羊谷里拍裸照。这是什么意思啊?!──:) Can’t wait to find out!
  不管怎么说,总算放心了,可以在附近转转。先进了赛福味超市买些午餐,这里有星巴克,让「没头脑」很开心,可以天天喝焦糖玛奇亚多啦!11点回到旅行社门口,已经有很多人在等了。过了一会儿,工作人员把游客安排到几辆敞篷越野车上(每辆十几个人满满的没一个空位),告诉大家自己把帽子什么的戴好,等会儿开车刮跑了可不负责。还以为他开玩笑,不曾想还真是这样!
  这哥们儿开的飞快,出城进了一片荒土地,风扬沙飞。赶紧用帽子、墨镜、围巾把头脸包成个粽子。即使是这样,加上後来在谷中的收获,「没头脑」还是吃了不少沙子,回到酒店发现头皮变红了,还以为是晒的,细看才发现头发里都是红沙!敞篷车的颠簸就不说了,吃沙子也不说了,令「没头脑」不开心的是耳环掉了一只。那可是新的,这次旅行才开始戴的,就这样留在了亚利桑那州的土地上。

  到了羚羊谷,导游振臂一呼,让众人跟着下车不要落下。因为还有其他的团,包括我们没能参加的摄影团,而谷内只有狭窄的空间,进出仅一条道,全靠导游带队疏导秩序。别看外面一片荒芜,谷口也只有一个不起眼的山洞,可一入其中,所有人都被那神奇的景致吸引住了,喀嚓声是此起彼伏。狭谷内曲折婉转,时明时暗,阳光带着细沙飘舞着落下。最窄处只容一人经过,宽阔处有几米见方。

  狭谷两侧几乎没有一处是平坦直上的,好像和脚下的通道根本就不在一个三维空间似的。石壁像拧麻花又如同波浪一般凌空旋转,在高处形成一些断续的空隙。这些不规则的空隙配合起伏的岩壁,让光线以不同的角度折射而入,产生变化的明暗色泽和让人浮想联翩的各种形象。正午时分,太阳高悬,光线从偶尔一两处通贯到底的孔隙,直射入洞,仿佛舞台上的聚光灯,在狭小的空地上等待着剧情的主角。
  跟了一会儿,「没头脑」发现导游一直在指点着什么地方什么角度拍出的照片效果最好,忙拉上「不高兴」靠着领队身边走。洞里光线较暗,所以「不高兴」一直用原片连拍曝光。但难以像平时那样先让「没头脑」站好了,再调整相机,结果没能抓下几张『到此一游』的照片。人太多,三、四个旅游团几十近百的人同时穿行,各自的领队一路不断催促,每个点都是揿几张就走,一个多小时转眼就过去了。
  虽然狭谷里挤满了游人,可当时有那么片刻,「没头脑」想象着一方静谧的空穴,能让一切烦杂消弥,甚至时间也失去了意义,唯留下豁然开朗的领悟。这里从艺术照的意境看,一束柔和的光线下,或坐或站的美女(难怪先前有禁拍裸照的警告),可以是仙可以是灵,可以是古墓深处的小龙女。说起美女裸照,可能最应该来试镜的就是「维多利亚秘密」的模特儿。「没头脑」心想,应该把这个广告创意卖给她们……

  出了羚羊谷,又坐着敞篷车回去,骨头都快颠散了。可车上似乎安静了许多,也许都还沉浸在羚羊谷的冥思中。顺带提醒一句,虽然狭谷中飘舞的轻沙有诗一般的意境,落在头上迷在眼中时却并不一定浪漫。这种细沙也经历了千万年河水的淘洗,轻如粉末。而最让「不高兴」继续担心了很久的是对宝贝相机的侵入。「没头脑」注意到摄影团里只有一个人准备了防沙的套子,所以後来者最好有备无患啊。
  总的来说,羚羊谷之游是让人深有感想的一次视觉体验。今天的狭谷似乎在拥挤的游客面前失去了它往日的神秘和宁静,当地人可能也不再保留祖先对宗教和人生的冥想习惯,但自然本身不落世俗轮回,只遵循其原有的法则和规律。人类的痕迹,就像洞中沙地上纷乱的足印,在下一场洪水後无影无踪。我们可能缺少了安祥的氛围去聆听和辨认石壁的千姿百态,但不应该失去自己心中的羚羊谷……

小插曲:住店风波
  带着一身疲惫、满髪尘沙回到沛集,将近一点了,先找预订的酒店入住。就不直说名字了,以往旅游如果没有度假村,我们一般都找这家遍布全美的酒店,价位在一百美金以上。它的系统中分三个类别,二星到三星的普通版,三星级的增值版,和三星以上的优质版。沛集市里有两家,「没头脑」先订了普通店的两个房间三个晚上($850),後来才发现就在隔壁还有一家增值店,每晚$180左右。
  酒店行规是下午3点入住,中午12点退房。如果中午甚至上午抵达,大多数情况下店里已经有准备好的房间,不会让顾客真的等到3点。当然酒店希望12点之前能办理好退房,然後尽快为下午入住的客人清理出来。以前偶尔一两次到的太早了,前台都是很快调整安排,最不济的也会让我们存了行李,以便在附近休息或四处转转。住过不少地方不同的酒店,没想到这次在沛集遭遇状况──「不高兴」出事了。

  中国有句老话:谁出来还带着房子呢?现代是有满马路跑的RV旅行房车了,可大多数人还不是打尖住店。旅游中半夜入住、清晨出发的情况也常有,多数情况酒店就是一张床。那天已经是午後一点多了,又热又累,先是走错进入了这家酒店的增值店。等找到隔壁的普通店,被告知暂时没有准备好的房间。只能在大堂里等著,但这也是头回遇到一直等了两个小时,过了三点钟还没有房间。
  这时候,顶着一头暑气和沙子的「没头脑」就有点上火了。因为等了这么长时间,前台就是不痛不痒的一句话,说房间还没清理出来。那好,既然已经确认了预订又说3点有房间,我们就要求按时入住。说什么整个酒店只有一个打扫卫生的,人手不够,这该不是顾客的问题吧。用这样的解释安慰顾客,看来这家的管理很有问题。拖拖拉拉,最後总算在偏远的一侧找到了两个房间。
  当时,「没头脑」和前台交涉入住细节,「不高兴」带着爸爸妈妈搬行李。进了房间,一切看着还算齐整。「不高兴」先找到插座给电脑、相机、手机充电,然後去拿床上的背包。可刚走到床沿,「不高兴」就被藏在床罩後的硬物撞倒了。原来,一段铁架的支角突出,从外表一点儿看不出来。还好走动速度慢,又有床罩和裤腿隔着。饶是如此,这一下正磕在迎面骨上,钻心地痛,流了不少血。
  坐到床边,「不高兴」给前台打电话让人上来,本来也就是想着提醒酒店注意这样的床很危险。可等了十几分钟,竟然没有任何回应。「不高兴」再打电话说『有人受伤了,马上来人!』这才来了个白胡子老头顶着一头蓬乱的白发,说是维修部的,可捣鼓了半天不仅没把突出的床架推进去,連床头的挡板都推掉了。後来算是有一个客服部的人过来询问情况,可一点主意都没有。
  这时「没头脑」也上来了,看着维修工徒劳地忙活、和客服部一付不知所措的无奈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再一查看其它的床和爸妈的房间,发现有两个床也是这样在侧面藏着一块突出的角铁(一两寸长),即使小心,也会被撞到。万一是像「没头脑」这样平时风风火火、毛毛撞撞的主儿,可能会磕碰得更严重。此外,翻开的床下很脏,没有很好地清扫过,还散落着一个可疑的药片。
  照理说,这样的情况,值班经理应该立刻出面,至少拿个创可贴什么的。现在却让人先修起床来了。可叹的是一个老头儿,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结论说没什么办法了,要不拿胶带包一下,以免再撞上出血。这都什么招儿啊?!干脆您给十斤纱布,我们把自己先包起来吧。被「没头脑」逼问到底这里有没有管事儿的,两个人才抱歉地说这个酒店刚换了老板,东西都很旧,人手也不够。
  这些解释对解决顾客的问题有一毛钱的帮助吗?「没头脑」对两个人跑上跑下很感谢,也理解他们的苦衷。可现在不和他们谈,要值班经理来见。我们不想住这儿了,给换房间吧。这经理躲着不上来,只传话说可以考虑要求给一个房间升级到增值店,还要求我们写一个『陈述』说明情况。开什么玩笑,一家人分住两处!我们也不想再有任何磕磕碰碰了,犯得着给你写什么陈述(Statement)吗?

  本来我们就很累了,根本没想和酒店方面有这么多扯皮。可到这一步,实在有点忍无可忍了。「没头脑」开始拿手机把现场拍了下来。不是要写什么『陈述』吗,那我们就连照片一起写了发到网上吧!终於,酒店同意了我们的要求,说请「没头脑」到楼下一叙。没让你们赔钱就不错了,不来道歉,还去见你,这什么经理啊!难怪从前台到楼层没见到一张笑脸,而且整个酒店只剩一个打扫卫生的。
  收拾东西搬家。下楼的时候,工作人员说值班经理是个女的,正和总经理办公室里一个男子嘀嘀咕咕,两人看着都是亚裔。等她出来,「没头脑」又理论了几句,就离开了。几步之遥就是增值店,门口熙熙攘攘,服务人员虽然忙乱却不失热情。听了我们的情况,很快就把手续办好了。同一个品牌,怎么差距就那么大呢?後来听说旁边这家店确实声誉不太好,你说以後谁敢住啊!
  这个意外的插曲到此就算结束了。虽然费了不少口舌,好在「不高兴」没有伤的很严重,蹒跚了两天也就好了。我们不想无事生非找谁的麻烦,可也看不惯如此不敬业的态度,特别是做管理的那种畏畏缩缩、不敢担当,又企望大事化了的小肚鸡肠。耽误了一整个下午,我们也没劲儿四处转了,就在附近买了吃的回酒店简单对付了晚餐。明天一大早,还有个大事儿等着办呢……

第九章:可能是此生唯一的机会

    百里外、抽签入波纹峡谷
    方圆内、闲心绕鲍威尔湖

  二零一二年5月26日,星期六。

  离沛集七八十英哩外的土狼丘波纹岩峡谷一天只允许20人进入。其中十个名额在网上抽签,另外十个必须到附近的游客中心抽签。网上抽签都是预订几个月以後的,游客中心要求早上九点之前登记,每组(好像人数不限)一个小球,如果抽上了,第二天可进入峡谷。峡谷里只能徒步旅行,一般人单程大概一个小时左右,放到「没头脑」一家人的体力上估计就得三个小时。
  为了无数人梦寐以求的美景,我们准备豁出去了。精致拱门都走到了,波纹峡谷再难也得走一次。所以一大早,「没头脑」和「不高兴」要先开车一个半小时到犹他州卡那博游客中心试试运气。昨天太累了,紧赶着出了门。一路上云影风光,「不高兴」开着车,有点遗憾无法拍照。掐着点儿到了卡那博,排了个27号。一间屋子里都坐满了,一百人左右,三十四组,等着抽签开始。
  一会儿,来了俩工作人员,一位大妈和一个青年骑警。我们游客把这当作大事,看他俩那架势,好像也难得受到这么多人的瞩目。磨磨蹭蹭的,又念文件,又讲规则,生怕大家白来一趟似的。好不容易才开始摇号,两人配合,一个摇,一个念。每抽到一组都是一家欢喜大家愁,希望也在一点点减少。後面剩两个名额时,有一家五口居然不耐烦地站起来,气呼呼地走了。
  最终的一个名额,被一家五口抽到。工作人员问他们是要否放弃,因为不管这一组有多大,只有一个人能进谷。恐怕很多人都盼着他们为了家庭和睦把机会让给别人,但工作人员没听到有谁说放弃,於是宣布今天的抽签结束。这得多考验人啊,为了美景是和家人分离呢,还是独自一人去欣赏?於是「没头脑」转头问:『要是你怎么办?』「不高兴」说,『再美的景,没了你还有什么意思?』──多标准的答案!

  波纹岩峡谷的抽签随着游人的增加可能会越来越难,好不容易来一趟,甚至可以说是这辈子唯一的机会。但「没头脑」不可能总会赶上羚羊谷那样的运气,本来也想第二天再试一次,「不高兴」说困了要回去睡觉,明天也不想来了。所以我们才出来一周就又开始了修整,直到下午才寻思着沛集这么大,应该有不少游玩的地方。看了看地图,决定从鲍威尔湖开始游览一下格林峡谷度假区
  前面提到过的鲍威尔(「泡」少校)也跟着我们从大峡谷来到了沛集。这位老先生之所以有名,不仅因其探险和游记的历史地位,还在於较高的理念:『我不曾征服大峡谷,我的行为不能对其有所增减。大峡谷让我感到敬畏,让人联想到巨大遥远崇高长久以至无限。来到这里,有助於突破狭小眼界、消解自大心态、领悟超越的精神。回过头来,淡化心中的功利追求,减少对大自然的索取,探寻天道与正义。』(摘自《读书》)
  鲍老先生是真正地活在了人民心中,以他命名的鲍威尔湖博大深邃,充满生机。蓝色的湖水曲曲折折,被红色的岩石隔成一块块不同的区域。围绕着湖泊,有许多漂亮的景点,但从地图上看好像没有行车道,完全靠11路(双腿)通达。没头脑一家有自知之明,这岁数大的、身体不好的、怕晒黑的、怕吃苦的凑一起,咱还是踏踏实实地玩儿些难度没那么高的地方,省下精力为後面的景点做准备吧。

  从沛集出城向北(89号公路)开车5分钟就是格林峡谷大坝。下午参观了大坝之後,顺着沿湖的路一直到瓦维普湾(需要国家公园的门票)。这里向东,应该是看日出的好地方。而日落时分,阳光照在对面湖岸的石壁上,熠熠生辉,甚是好看,引得没头脑一家子又跳又蹦。等金黄色升过了石壁顶端,我们开车回城。没想到城里地势高,在酒店对面的一个小亭子里还可以看到夕阳正向山後落去。

  原本计划去一家日本店吃晚餐,不曾想那里需要预订,没有坐位了。作为华人,就是一个「吃心不改」。本来考虑出来玩儿,换换口味,最後还是吃不惯西餐。於是找到南湖大街和89号公路交叉处(购物广场内)的一个中餐馆『一品香』选了自助餐,口味还好,偏大众化。虽然和大城市无法比,但我们离家一个多星期了,总算能满足一点口腹之欲。附餐馆地址如下:
  Mandarin Gourmet
  683 South Lake Powell Boulevard Page, AZ 86040
  Phone: (928) 645-5516

  晚上「没头脑」和「不高兴」很纠结,明天还要不要去卡那博抽签。毕竟在另一个城市,很早起来,还要开一个多小时。如果抽上了自然开心,可意味着後天才能去波纹岩峡谷,在大太阳下步行几个小时想着也有点受不了。当初计划在沛集停留三天就是考虑波纹岩峡谷的行程,这么一懒,干脆算了不去试了。後天的终点是锡安公园,明天还是应该好好休息。而今天玩儿得也别有一番情趣:

    格林大坝、奇妙景观;
    鲍威尔湖、曲折婉转。
    长亭待晚、可惜日短;
    穿越大桥、回到旅馆。
    想吃寿司、订位已满;
    自助中餐、最佳晚饭。

第十章:天神的战马一脚陷入沛集的泥潭……

    踩沙地、马蹄湾深沟绿涧
    踏巨岩、悬空石晴云蓝天

  二零一二年5月27日,星期天。

  从此至无穷远、在山水之间也……

  You are the sanctuary in my heart
  Enlightening me to seek for art

  昨天「不高兴」在鲍威尔湖边开车转着的时候,忽然念叨出几句话,连中文带英文的,让「没头脑」像个小秘书一样写下来,记在手机上。非诗非词的,没了下文,也不说什么意思。还没成大作家呢,先把使唤小书童的脾气养起来了。这「不高兴」平时舞文弄墨的没个准谱,有时一气呵成几十行,可有时像这么多美景的旅行,尽顾着拍照片了,反倒少了平静的心态沉浸在对自然的感受中。
  的确,有些美景就像置身画中一样地不真实,似乎只有诗境才能完全表达当时的心情。但「不高兴」说了,诗,必须是有意境的韵文。如果只有简单的节奏或诗意,或者把文字掰成几行,而不押韵,那只是散文,最多配上曲当歌词唱唱;可如果只押韵,而缺少复杂的联想空间或抽象意境,就成了民谣或顺口溜。「不高兴」绝不要当民歌手,也不想成为散文家,所以就逼着「没头脑」写博客和顺口溜。

  这次旅游给「没头脑」印象最深的两个景点都在沛集,一个是羚羊谷,一个就是我们今天要光临的马蹄湾州立公园马蹄湾,在沛集市区外的东南,就在公路边,车程不到十分钟。前天从大峡谷北上走89号公路,快到沛集时正赶上风沙。经过一个路标,看到有些车子向里转。跟进去一看,有个停车场,应该是个旅游点。可刚走几步,踩了满脚沙土,风又大,担心误了羚羊谷,就撤了。

  後来回去一看地图,才知道那天和马蹄湾擦身而过,连招呼都没打。沛集附近有格林峡谷鲍威尔湖,但景点分散,路程都不近,想来想去决定还是不作远行了。今天抛开一切计划,专门拜访马蹄湾。这个公园本身并不大,也没有门票。从停车场需要穿过一片半哩长的沙地,才能跋涉到一道陷入地面的狭谷边。眼前的大沟深涧就像开了一条地缝,千尺之下是丝带般宛转的绿水。

  在一处开阔的谷底,对面凸出一方巨岩,形如马蹄,好似战神也曾在此折戟沉沙,其所乘骏马陷入了深谷而不能自拔。这就是著名的马蹄湾了,真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没头脑」原来是有恐高症的,自从经历了大趾包众神之谷的峡口,胆子可是练出来了。面对如此奇景,为了留影纪念,硬着头皮爬上了高高的岩石,还做出一副逍遥天下唯我独尊的样子,惹得爸爸妈妈在下面一阵提心吊胆。
  和其他峡谷风光相比,要说马蹄湾的景致也不算顶好的。可上午天高云淡,远近清晰,是我们遇到的最佳天气。公园的入口通到峡谷转弯的东侧,而从南北两侧的看去,并不能突出马蹄的形状,而且要在山石上走很长的路。这就使得马蹄湾的视角略窄,拍出的照片比较雷同。(注:谷底的水流在鲍威尔湖格林大坝的末端,向南一直通到大峡谷;而鲍威尔湖横贯向东的分支,蜿蜒连着的就是鹅颈湾。)
  玩儿的高兴,「没头脑」爬上了一块悬空的大石头。爸爸妈妈大呼小叫,生怕有什么闪失。回想起来,崖壁上的岩石虽然看着又大又结实,毕竟参差不齐地凹凸在峡谷顶端,经过千万年的风化,谁知道下面的结构如何。美国公园的游客相对较少,不会像中国名山险峻的山道边围上一些栏杆。虽然照片上从拍摄的角度体现不出当时的惊险,站在高处的「没头脑」还是有些腿颤的。

  特别是从下面仰视,心里难免打鼓。连「不高兴」为了拍出马蹄湾的全景,都是匍匐前行到岩石的边缘,趴着向下取景的。问他是不是害怕,还逞强说是为了保护相机。是啊,趴在地上,脚是不抖了,可手就开始软了。只是如此造型,害得其他游客也不敢靠近。经过几番神经考验,「没头脑」终於说服和爸爸妈妈坐在崖边照一张合影。为了隐藏面部肌肉的紧张表情,我们就背对着相机吧:(。

  当然,太阳渐高了,「不高兴」说光线过强,让大家面对峡谷,避免脸上的阴影。而且,今天「没头脑」特意为一家人选的出行服装,红黄蓝绿,各色搭配,在良辰美景下好似一幅微软公司的『视窗』,算是代表盖茨同志给马蹄湾献礼了。经过两天在沛集的修整,精神也恢复了,格林峡谷让人流连忘返。看来这里真是好山好水,以後有机会真的值得专程来此小住玩儿上几天。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集分解……(导读提示:博文目錄 | 本集文首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Blog at WordPress.com.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