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ertida LZ – 没頭腦·札記

2012-06-15

From West To West – Part 3

Filed under: Canyons, National Parks, Poem, summer, trip, Utah, Vacation, 游记 — Tags: , , , — divertidalz @ 22:01

西南向西──犹他国家公园游记
From West To West : Canyons Trip 2012, Part 3

☆ 目 录
  第十一:锡安国家公园(一)
  第十二:锡安国家公园(二)
  第十三:布莱斯峡谷(一)
  第十四:布莱斯峡谷(二)
  第十五:最後一站国会礁
  第十六:惊险归途
  结束语:游侠
  附 录

第十一:锡安国家公园(一)

    告别亚利桑那、再入犹他
    沿路人文景观、初探锡安

  二零一二年5月28日,星期一。

  前天抽签没能拿到波纹岩峡谷的通行证,有点心灰意冷。後来发现沛集周边的风景也很好,就放弃了二次抽签的打算。决定了不再去纠结,「没头脑」的心放松下来。好容易来一次,原本为了摄影大计,怎么也该争取一下,但出门已经一个多星期了,後面还有计划,继续等也不一定有结果,还是放手吧。这难道不是人生,那么多的诱惑,怎样才知道及时放弃呢?坚持是一种美德,但放弃谁知不是一种解脱呢?
  离开沛集,心里还隐隐的有点舍不得,这里真的值得再回来一次。也许可以再试试波纹岩峡谷抽签的运气,另外,格林峡谷和鲍威尔湖似乎有很多独特的景致(从卫星图上可以看出鲍威尔湖的大部分区域在犹他州,而南面有各种各样的峡谷)。早上,我们出城向西北,沿着89号公路,朝着锡安公园进发。二次进入犹他州的卡那博市(就是波纹岩的抽签处),要向北继续走89号(而不是南去的89A)。

  在经过当地凯恩郡的游客中心时,看见房子外刷着色彩绚丽的立体墙画。可能不是周末和节假,这里没什么人气。「没头脑」一家可开心了,赶紧下车来帮着热闹热闹。於是乎爸爸妈妈挥手「打车」,「没头脑」则一会儿当上西部牛仔片的女主角,一会儿又做上了副导演,检查摄像的工作,整的挺忙。另一位人像摄影师,「不高兴」先生,虽然没有片酬,但也算兢兢业业,尽职地为各位「名角」服务。

  出了卡那博,风景开始又有些不同。离市区不远89号公路边,是一个著名的岩洞遗址,叫莫亏。其实就是提醒我们不用花钱进去看以前人们的生活状态,莫要上当吃亏!在外面转转就好了。一个小棚子前,「没头脑」提议让「不高兴」以窗台为背景,作出一个镜框的感觉。「不高兴」认为是个好主意,居然主动要求入镜。「没头脑」抓住了「不高兴」高兴的瞬间,多难得啊!

  沿着89号向西,一路山色多了更多的绿树。大约一个小时的车程,89公路将转向北行,去我们後天的目的地,布莱斯峡谷国家公园。而我们今天的驻地是在拐点处的一个小镇,这里继续西行走9号公路,通往锡安公园的东门。虽然离公园较近的镇子是南门外的斯普林戴尔(春谷镇),但东门外的驻地却为下一站节省了一些时间。反之,西来的游客则应住在南门。
  这一趟已经看了那么多国家公园,感叹了那么多次,真是难以想象锡安还能为我们带来什么惊喜。结果是一进公园门,还是被震撼到了。这里的山是秃的,要的就是个气势,「没头脑」在这些岩石峭壁面前,真是太渺小了。而在有着丰富人生阅历的爸爸妈妈的眼里,这些山算得了什么呢?人生是由一道道坎儿组成的,他们那一辈人,什么风雨没见过,什么苦没吃过。

  再说「不高兴」,还没有修炼到与自然一体的境界,所以见到美景,除了咔嚓,就是咔嚓。好像一只相机真的能装入所有的记忆,让电子光盘代替了大脑的内存。其实作为游客,能从大自然中获取的有限,更多的是破坏了环境。而为了尽量保护自然的环境和资源,锡安公园是至今见到的唯一一处在主要山路上提供旅游大巴,同时限制其他车辆通行的国家公园。
  公园游客中心的大部分区域是一个掩映在绿树荫下的大停车场,这里同时是南北两个大巴线路的中转站。游客中心和东门之间是一段蜿蜒的山路,还有两个隧道(经常需要在进口处等十几分钟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和几个景点处的小停车场。这些路段的景点没有太大名气,只是在几座大山间行车,峰回路转,险峻仰止,好似红白黃黑各色巨岩在蓝天白云下的三维立体画卷。
  而坐在旅游大巴上,虽然有车窗和敞开的顶窗,但毕竟不能随处停靠,就少了些直接的观感。各站点附近有独立的风景区,下车後还要步行或一二哩或十几哩的山路。大巴的司机兼职导游,沿途讲解一些历史和地理(可也没有给学生们提问的机会)。一些山峰的名字在旅游手册上并没有标出,所以导游的介绍如放录音一样,让只对拍照感兴趣的「不高兴」一会儿就睡着了。

  锡安(音似『塞昂』)国家公园的旅游景区从游客中心至最北端有八个站。今天原定的计划是从最北的辛纳瓦娃一路回返,每个景点都走走,最後去南门的春谷镇。可一到辛纳瓦娃,「不高兴」就在等车的凉亭里霸占了一条椅子,倒下睡着了。「没头脑」只好先带着爸爸妈妈,跟着其他游客去找山路看风景。锡安公园并没有什么突出的地标,其游玩乐趣就是深入山水之间感受高岩、峭壁、小溪、花草……
  等我们回到车站,发现「不高兴」居然还在睡觉,真是挥霍春光!赶紧起来,里面的山谷很漂亮的!可他老人家坚持认为中午的光线不适合拍照,又在椅子上懒了十几分钟,直到一只小松鼠被游客的午餐吸引而来,才提起精神恢复了本职工作。然後向回返,在下一站「大湾」拍了些照片和录像。四面环山的深谷之中,空气清爽,天色透蓝,半轮月白升起在昆冈之上,更加显出山势的雄伟。

  以我们平时的体能和今天「不高兴」的缺眠状态,是不用想再走什么山路,更别说爬上高岗远眺锡安的山谷了。所以就回到游客中心,换乘南线的巴士去春谷镇。镇上有一两个超市商店,最多的还是沿街的餐馆和旅馆。看了几间餐馆,实在是没什么好吃的,就在一家美国馆儿点了汉堡和一份烤鱼。没吃饱,出来後又找了一个小店,「没头脑」请大家吃蛋卷冰淇淋。
  时间差不多了,在超市买些菜,又抱了个大西瓜。从原路回东门外住的地方时,太阳已经快下山了。入住後发现浴室没有热水,还以为需要等一会儿。结果到七八点了,还是涼的。「不高兴」跑到前台一问,说还是新换的设备要等明天才有人来修,只能換房间了。可「没头脑」觉着搬家麻烦,於是给找了一个没人入住的套间,拿着换洗的衣服借用了浴室。这一天就算是对付过去了。

第十二:锡安国家公园(二)

    盘山路、两侧岩壁争奇伟
    深谷行、一条清溪养精灵

  二零一二年5月29日,星期二。

  锡安公园东门入口处,大约有一两英哩的路是去年重新铺的。因为使用了混合红色火山灰渣的特殊柏油,这段直路就象一条迎接贵宾的红地毯,优雅地映衬着两侧的山景。今早七点多,我们再入东门,不仅路上还没有其他车辆,连检票亭的工作人员都还没有开始上班。「不高兴」的想法是趁着人少、气温不高、光线又好的时候,拍些人像。等到中午时分,我们走入峡谷,应该就不会太热了。
  清晨的公园,似乎只属於「没头脑」一家人。随处有景,随处可停。我们走入路边的一处山凹,这里是一大片完整的红褐色山石,右侧高处是夹杂着红黄白色岩石和翠绿树丛的山墙(姑且称作「彩墨岭」,英文直译是『花园山』),公路左侧就是著名的棋盘冈(一块光秃秃的大白石山,不知被何方精灵横平竖直地刻上了百十条如棋盘线似的印痕),这是锡安东峽谷的主要地标之一。

  看似平缓的石坡,走上去却很辛苦。刚才还觉着晨风带寒,爬了几步就体热发汗了。为了照相么,大家都听「不高兴」的指挥,一会儿向左,一会儿向右,有时站,有时坐。只有「不高兴」说抱着相机太沉,就在山脚下晃来晃去,也不知道照的是风景、是人像,还是逗我们玩儿呢。耍了半天,已经开始有游人入园了,也跟着我们踩着景点照相。这样又爬了几处山岩,「不高兴」总觉着远近都拍不出大山的气势。

  和黄石比,少了热泉;和冰川公园比,少了积雪;没有拱门公园的奇岩怪石,没有班芙公园的静波倒影;如果不是攀登上「安卓蓝丁」(直译『天使降临』),也看不到大峡谷的开阔。但锡安绝对是看山的最佳去处。早上比昨天中午的空气清新,把东峽谷又真真切切地看了一遍。过隧道时,有一两处开了石洞,象天窗一样能看到山谷里的风景。但车速较快,相机拍不下来,只留下那一瞬间惊艳的感觉。

  锡安峡谷的山太高,除非爬上山顶,没有什么理想的角度拍日出或夕阳。准备旅游计划时的确看到许多令人震撼的照片,可仔细一查,要不就是攀岩爬坡,要不就是进入峡谷深处,有时还要携带特殊的设备,而且往返至少都在好几英哩、三四个小时左右。「没头脑」有点恐高,「不高兴」有点怕晒,爸爸妈妈身体吃不消,所以那些需要走很远或是很难走到路,就被忽略掉了(参看犹他网锡安山路表)。

  今天「主攻」窄谷。窄谷,是锡安公园的经典步行路线,往返十二英哩,需要十几个小时,最难的一段是需要顺流涉水穿过峡谷。坐旅游大巴到最北站辛纳瓦娃,就是窄谷小径的起点。这时路上人渐渐多起来,「没头脑」和爸爸妈妈走走停停,「不高兴」则是看到小鸟照小鸟,看到松鼠照松鼠,见什么都喜欢。眼见着一拨儿又一拨儿的游人超过了我们,「不高兴」早落在後面没了踪影,前面却一直看不到峡谷。
  原本满心打算尽量走进深谷,据说那边有美得不得了的风景。可等到最终看见了峽谷口,才知道过了峡谷才看得到美景。而谷底最深处的溪水可达腰部,涨水时会没过头顶,必须要穿上厚厚的防水服。公园的休息站专门有地方留出来给游人准备行头,很多人从背包里取出租来的防水服换上,同时吃些东西提高体力,然後拄着拐杖淌水过谷。
  真是『行到路穷时,谷深不知处』。象「没头脑」一家,一看就不是准备出来徒步旅行的,什么装备都没有。算了,这么辛苦的事儿还是让给别人做吧。好不容易等到「不高兴」赶上来,和爸爸妈妈在最浅的溪水边合影留念。然後在休息站看松鼠,其实是看「不高兴」拍照。这里的松鼠比前面沿路看到的养得肥,也不怕人。公园是禁止给野生动物喂食的,可还是有人拿吃的扔给它们。

  说起美国的公园,除了一些简单的警告,很少有『禁止』什么的路牌。只有这次在锡安公园看到很明确的警告牌,说明为了保护野生动物的自然状态,不许游客喂食,目的是防止动物逐渐失去自己捕食的本能。在休息站,有个人试图用食物吸引松鼠,旁边立刻响起一片惊呼,众人严厉地阻止他。可这一大块带着蓖麻子仁的全麦面包,还是落到了似乎早已习惯了这种有机食品口味的松鼠手中。
  看来,一种观念已经形成公共意识,可要维护它却绝非轻松。每个人都爱美,也有宠爱美好的私心。是满足自已一时的高兴,还是为後代保护自然?是摘取花朵拥为己有,还是留给更多人欣赏?这恐怕不是一个简单的素质和修养问题。被『禁止践踏』和『禁止采摘』的是难以复生的野生植被,这些被法律保护的条款,随着逐年游客的增加,恐怕美国的后院儿终将被「自由化」了。〖以上是「不高兴」论坛〗

  从上午十点进山,到午後一点多回到大巴车站,来回晃了三个多小时。连松鼠都吃过午餐了,这会儿大家也早就饿了。想想昨天在春谷镇没什么吃得惯的餐馆,所以就在公园服务区的一家比萨店买了些吃的。锡安公园里不是很热,应该也不冷,可看到停车场附近很多露营的人,还是很佩服他们向往大自然的精神。我们是真累了,告别锡安,匆匆返回住所。明天又要开始下一站旅程……

第十三:布莱斯峡谷(一)

    红岩山石、如兵马俑长阵
    布莱斯峡、似歌剧院大厅

  二零一二年5月30日,星期三。

  早八点,离开住地,沿89号公路向北。五十分钟左右,向东折入12号公路,经过一个小机场,再转南行的63号公路,就是布莱斯峡谷国家公园。12号公路由西向东,经过布莱斯峡谷,再向北就是我们後天要去的国会礁国家公园。不过在进入布莱斯国家公园之前,我们先看到的是红岩峡谷红岩峡谷就在12号的路口,夹道拱卫,像是守护布莱斯的哨兵。把车一停,全家就上了红色的土包。
  底蕴不是一天成就的,就像这红岩石,不知经过多少日月的考验才有今天的风采。在蓝天的背景和青松的点缀下,真是『红岩相间,分外眼红』。如此美景,若非身临其境,真是难以想象,更不是一两句话能描述出来的。就连相机胶片上留下的,也仅是一种单调的红色,少了层次,少了神韵。这么说吧,如果安静地在岩石边站一分钟,那些亿万年的影像就会如故事一般闪现在脑海中……

  红岩峡谷已然如此之美,布莱斯会是什么样呢?进公园後,第一个最著名的景点就是灵感观景台。上帝,如果真有上帝,这一定是他老人家的杰作。中国西安有名扬天下的兵马俑,彰显了古代人民艺术水平。可难以让人相信这里的峡谷是自然形成的!那一排排的岩石,不像站立着的士兵吗?喔不对,也许高低参差、四周环绕的布局,更能想象成一方天然的歌剧场;抑或是众神派对,天庭大会……

  总之这犹他州真是让人开了眼,离得这么近的几家公园,地貌变化万千,没有一个重样儿的。如果说大峡谷像一个大前庭,锡安就是後花园;格林峡谷区如金色的池塘,峡谷地公园坐卧高床;丰碑谷是圣殿,拱门公园是艺术廊;布莱斯峡谷是歌剧院,而红岩峡谷就是前哨行营演兵场。除了惊叹,还是惊叹。作为旅游爱好者,美景奇境就是我们远行的动力、灵感的来源。有「不高兴」赋诗七律《嵁岩》为证:

蒼岩堪歷冰河雪,空谷曾經快哉風。
似真成形多故事,如神比物少雷同。
史前記憶丹霞里,奇景搜羅地貌中。
億歲時間多等待,千年陸海有相逢。
黃昏月色初晴好,仲夏晨光迷霧濃。
墨墨紅雲留晚照,蒸蒸旭日換新穹。
心余奔想生濤浪,志有崇巒向勁松。
回望群山盡覺小,豪情已在最高峰。

  一路看下来,本以为会审美疲劳。只能说「没头脑」过早下结论了,现在布莱斯跃居成为此行的最佳公园。高兴呀高兴,「没头脑」一踏脚,又站上了悬崖边的岩石,还和爸爸轮流假装背包客,在峡谷前留影。妈妈吓得一直喊让我们下来,後来看我们没心没肺的样子,气得都不和我们说话了。等走下来一看,地上真的有一个大裂缝,这儿怎么连一块警告牌都没有?!好么,是不是要考验「没头脑」身轻如燕啊?

  布莱斯峡谷的主要景区集中在离游客中心最近的『竞技剧场』,沿线有五、六个观景台。公园里有像锡安公园一样的大巴,也允许游客自行开车。我们坐大巴到最远的一个观景台,然後一路往回走。「没头脑」要帮着拎包拿镜头,负责爸爸妈妈的造型设计和艺术指导,还得在需要的时候充当模特。不过「不高兴」有点像狗仔队的,连「没头脑」休息都给照下来了,搞得一点隐私都没有。
  在游客中心「不高兴」看上一张布莱斯峡谷的风光明信片,问了服务台具体的方位,就一直在找最佳的视角。从11点一直到下午两点,也没能拍出令人满意的效果。走累了不想出公园再找吃的,就在园内一家酒店的餐厅点了些洋菜。同样是国家公园,这里的人气比不上大峡谷甚至锡安,服务设施比较有限。可不知道是不是最近沒怎么吃上完整饭,感觉这顿迟来的午餐真是味美可口。
  过了饭点儿,就要了海鲜三明治和柠檬鱼,都是西餐做法。中国胃,偶尔接受点洋菜,还没问题。有时「垃圾」食品(例如炸薯条),也会觉得好吃。可吃饱了就有点犯困,时间不早,干脆去旅馆签到,也就不在公园里等日落了。出来经过小镇的时候,注意到一家叫『如比』(红宝石)的招牌,不仅有旅馆、餐厅、还有礼品店、旅游車等等,占了半条街。於是有了明天晚餐的设想。
  经过斗牛场,看到晚上有表演的广告,但尘土飞扬的,就没去看。大家累了,下午又吃的晚,都表示不想吃晚饭了,还很自觉自律地抵制了「没头脑」请客吃冰激凌蛋卷的诱惑,让「没头脑」独自解决了嘴馋的重大危机。终於可以去找今天的住宿了,就在12号和63号的连接路口,有两家简陋的旅馆,我们住的那家居然敢自称「度假村」。(其实条件还好啦,比老墨帽的还强些。)
  晚上,「不高兴」一如既往地开始整理当天拍的照片,筛选、编号、备份,有的还要做软件处理。正所谓『百密一疏』、『忙中出乱』,「不高兴」一不小心按错了键,将几百张整理好的照片删得不知去向。这时已过午夜,估计半夜惊魂把一天的困意都驱散了。饶是这事儿落在「不高兴」的专业范围内,还是又花了一两个小时才从相机的内存中找回了所有的照片。

第十四:布莱斯峡谷(二)

    待朝霞、风化岩群染新色
    趁晚照、天然石林褪红妆

  二零一二年5月31日,星期四。

  天没亮,爸爸妈妈还在熟睡,「没头脑」和「不高兴」已经开车进了公园。园内四下漆黑、了无人影。虽是春末夏初,山里的晨风仍像冬天一样凛冽,吹得「不高兴」都不敢把三脚架支在悬崖边。我们哆哆嗦嗦地爬上昨天来过的灵感观景台,盼望着朝阳在山後吐露出新一天的轮廓。可惜云没有散开,一直沒能捕捉到期待的画面。不过有「没头脑」陪着,估计「不高兴」心里还是高兴的吧。
  等的实在太冷了,又开车到日出观景点的停车场,这时太阳从云层後升上起。「不高兴」说自己去探探路,可一去就拍了一个多小时快7点了,才气喘吁吁地走了回来。原来这里的日出和日落观景点并不完全是直接观看地平线,而要的是斜光照在峡谷中的效果。下面有个人浑身尘土,正抱着一箱子镜头,跑上跑下地取景呢。「不高兴」也追着光线一直下到了谷底,算是逛了歌剧院的贵宾席。

  回到旅馆,「不高兴」肯定要补个觉。「没头脑」带着爸爸妈妈去小镇里又逛了一圈,顺道进如比(红宝石)酒店的餐厅吃了午饭。还带了份烤蘑菇三明治,果然是「不高兴」爱吃的口味。看来各个旅游点都有自己的特色:目前就数在布莱斯的餐厅吃的最合口。当然在莫阿巴是自己在度假村做饭,沛集是中国餐馆,大峡谷住的时间短,沒去找餐馆。也可能我们真的出来太久了。

  下午再度驱车进入布莱斯公园。这次我们一直开到最远端的观景台,然後一站一站地回返。一路上七、八个景点,还有一个自然桥,其他的都记不住名字。美国公园景点的名字很拗口,也不弄个大匾或对联什么的。比如来个到此一游照,背後石头上刻着大红字儿『南天一柱』,谁都知道您去的是海南,而不是北京海淀。所以説美国公园很低调,符合环保的标准。
  布莱斯峡谷的颜色偏红,最理想的拍摄光线是透过云层像光柱一样照在歌剧院。当时天是晴的,但不很透彻,天际灰暗杂乱而无形。虽然照片效果不太理想,夕阳还是很漂亮的:在下山时,左面的光线斜照在东側峡谷上,熠熠生辉,蓝天上还悬着半轮明月。也许是景色太美了,对面一辆上行车竟然偏入了我们的车道,吓得妈妈大叫,「没头脑」赶紧避让又按喇叭才躲过了一场事故!真是有惊无险。
  日落观景台,已有很多人在这里准备捕捉令人难忘的瞬间。「不高兴」是东喀嚓西喀嚓,「没头脑」则带着爸爸妈妈走了一圈。峡谷里弯弯绕绕,有光的时候好看,天黑了走入深处就有点吓人。上下的弯路边就是很陡的土坡,没有围栏或扶手,挺危险的。还有就是,每个石柱近距离看时,就有点满目苍桑,整个土疙瘩一块,完全没有了和峡谷在一起的气势。直到天黑了,才离开公园。

  来到镇子上的如比(红宝石)旅馆。可能是这里最好的餐馆,人声鼎沸,热闹非常。先是有点犹豫要点菜还是选自助餐,让「不高兴」进去转了一圈回来説自助餐全是肉类,没什么蔬菜。这一犹豫就来了好多人,可能是一车旅游团的刚回到酒店。没辙,排了一、二十分钟的队。因为是西餐就以海鲜为主点了三个菜,菜量很大,挺好吃。总之还是值得的,印象不错。

第十五:最後一站国会礁

    大阶梯、高路山脊白桦岭
    国会礁、亿年海底冲积层

  二零一二年6月1日,星期五。

  出来两周,明天就要回家啦。见过了美景无数,该回去继续上班好准备为下一次的旅游挣钱了。今天是最後一站:国会礁国家公园。距离布莱斯有近3个小时的路程,所以一早7点左右就上了12号向东,路上要经过迪克西(直译『大铁锅』)国家森林和大阶梯遗址公园。路线有点绕,毕竟想一次把几个公园一网打尽不是那么容易。当然还是一路走,一路玩,爸爸妈妈车上睡觉,「不高兴」下车照相。

  沿途景色像是其它几个犹他州公园的综合,兼具有锡安和拱门公园风格的山石,又有如彩绘山似的石化岩层。峰回路转,经过两道峡谷口之後,海拔逐渐升高。有一段在山脊上的路,可以看到很远的湖泊,非常壮观!渐渐地路边开始有了树林,然後是大片大片的白桦林,想象着到了秋天,漫山金色,一定很漂亮。又开了一会儿,没有了GPS信号,担心是不是错过了十几分钟前的一个路口。
  回想预定地图,不确定是否有转弯。在一个休息点停下来,看远处有个房子。还奇怪这里荒郊野岭的,怎么会有人家呢?「没头脑」下了车跑到房子前一问,嘿,居然是个游客中心。估计在这儿迷路的人不少,所以有好心人退休後来此做志愿者,为游客提供地图,回答问题什么的。仔细一问才知道,就是一直走12号公路,根本没有什么捷径,分岔的路或是私人领地,或是土路。
  确定了方向,就放心了。「不高兴」还钻入白桦林逛了一圈,「没头脑」和爸爸妈妈也登高望远,俯看犹他,指点江山。继续开,终於在11点之前向东入24号公路到达国会礁国家公园,在门口合影纪念。说实话,公园的前半部是真不怎么样。主要是这里的岩石形状太烂,不好看,而且很多碎石堆的到处都是,看着乱七八糟的,不像其他的国家公园那么整齐,精致。
  这里也有个类似鹅颈湾的景点,可惜下面的水都干了,看起来也就不足为奇。国会礁公园里的石头和其他公园里的有一点不一样,就是很多石头上都有洞,不知道是不是这里的风沙更大些,还是千万年前在海底被鱼咬的?「没头脑」发现了一个骷髅石,要是能搬回家,万圣节的时候放在门口不是一个很好的装饰吗?越往里开,景色越好了起来。时时叹服岩头的造型,处处有意外的惊喜。

  国会礁公园不验门票,倒是有个很气派的游客中心,背靠着雄伟的城堡山。山下是一片果园,路边上居然发现了一棵桑葚树。「没头脑」还是一个小姑娘的时候,养过不少蚕宝宝,还专门跑到当地的农民家里摘桑叶,当然,顺便吃点桑葚。记得後来上学,逃掉晚自习和高年级的男生女生跑去吃桑葚,吃的嘴是紫的自己都不知道。老师一眼就看出来,倒是没对「没头脑」不客气。
  於是指挥「不高兴」和爸爸妈妈下车摘点桑葚。果肉看着暗红饱满,可为什么记忆中的味道不是这样的呢?果树像是成熟了的样子,也许是不同的种类,只能悻悻地离开。看来人都喜欢美化回忆,有的时候甚至改变记忆来让自己高兴、感动。国会礁是我们第一次看到在园内里发展农业的公园,有包括樱桃、杏儿(六月)、桃、梨(八月)、苹果(九月)、和李子在内的三千多棵果树。


  我们并没有游遍所有的岔路就回返了。本来考虑要不要去一个号称叫小精灵的州立公园去看看,但最後决定晚上还是回到盐湖城,第二天就回家了。下午两点左右出了公园,开始上24号公路向西,这条路向北接260号再转西50号,最终归入15号主干。预计全程4个小时两百多哩,我们在犹他画的这个大圈就算完整了。上次在凯悦住的很好,所以特意取消了另一家旅馆的预订,今晚住店就改在了山地镇。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一路上天气晴朗,云彩特别好看。加上沿途有山有水,有湖有田,风光旖旎。虽然为了赶时间没能停下车来,「不高兴」还是透过车窗拍了不少好片子。如此蓝天白云的景象,正是「不高兴」在各个公园一直期盼的,现在如同要一次性地找补给我们似的,全数散在天空,伴随了我们一路。当天的夕阳更是彩霞满天,衬着远处盐湖的鳞光。「不高兴」有诗《夏雲》一首赞道:

人間非是羨風華,神仙也愛臥棉花。
忽如戰陣忽成隊,时似魚鱗时作纱。
望極山緣連雪綫,雲生起處有天涯。
聚來浩氣飛晨雾,散去夕阳衬晚霞。

  抵达山地镇时,天色还早,就决定找个中国餐馆好好吃顿饭。通过网上搜索和餐馆的点评,选了一家离酒店不远的(四哩地七、八分钟的车路),叫『喜羊羊』。看着附近都是亚洲人的商店,吃完饭还可以逛逛街消消食儿。餐馆的规模中等,偏川菜风格。点了地三鲜、麻婆豆腐、和酸菜鱼,味道挺好的,价格比西雅图还便宜。终於感觉又回归了城市。(餐馆地址见下)

  Red Corner China Diner (喜羊羊)
  Address: 46 West 7200 South Midvale, UT 84047
  Phone: (801) 601-8331

第十六:惊险归途

    走荒野、加油站有惊无险
    归来路、快车行掠影浮光

  二零一二年6月2日,星期六。

  昨夜下了雨,早上仍然阴云密布。在凯悦吃饱喝足,趁着凉爽上路了。太阳偶尔从云层中投射出一两束光芒,照在积雪的山谷或黄绿的麦田上,如崭新的故事,又似灵魂出窍,让人感到盎然的生机。「不高兴」先是抢着开车,一看到美景又有点后悔不能拍照,可是高速公路上也不能随时停下来。而且今天要赶路,像来时那样开八百多哩地十三、四个小时,预计天黑了才能到家。
  除了飞车看景,一路听听音乐,途中打尖,今天也就这样了。怎奈「没头脑」不愧于自己的称号,最能经常有一出是一出,就是不按常理出牌,想到什么就做什么。而「不高兴」是标准的处女座,事事看重精细和品质。两强相遇,令「没头脑」不得不收敛一些随性,更多地注意预先准备和计划。即使是这样,这次「没头脑」还是在回家的路上让所有人都紧张出了一手心的汗。
  原来,「没头脑」是提前找好了几个加油站,不出意外的话,一箱油没烧尽就能到下一家。在双瀑市加满了油後,有一家油站离的比较近。快到的时候油箱才下去了不到一半,「没头脑」开始嘟囔说也许可以开到再下一个加油点。「不高兴」追问到底够不够,「没头脑」掐指一算,说差不多。而且,不是说就算是油箱的指示灯亮了,还能再开三十多哩吗?要这么算,肯定没事!
  本着『听夫人的话准没错』和『太太永远正确』两项基本原则,「不高兴」就没再说什么。於是过第二家加油站而不入,有说有笑地绝尘而去。这一路荒凉,但高速边上的小镇子和加油站还是不间断的。可说来也怪,开始没觉着油耗得快,怎么一过了加油站,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这油就哗哗地掉啊!而且这时一眼望去,山连山是连绵无边,哪有个小镇的影子。「没头脑」有点紧张起来,再一会儿「不高兴」也有点坐不住了。问下一站到底在哪儿啊?
  不多久,爸爸也开始从後面座位频频探头看油箱指示。唉,怕什么来什么,油灯终於开始亮了,息了一会儿,又亮了。搞得「没头脑」更加慌张,这前不着村,後不着店的,要是车在高速上息了火可怎么办?本来就油少,前面还要上一大山坡!上坡加速不得更耗油嘛。这时候真有心像爸爸提议的开始考虑是否让人下车减重了,「没头脑」恨不得自己跟着车跑,也捎带受点儿惩罚。
  问题是在七、八十唛的高速上,下了车也沒地儿待啊,何况车子减速加速可都费油别再发动不起来了!那实在不行,只有丢车里的行李了!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看着「不高兴」将车速减到了据说是在高速上最省油的五十唛附近,换了巡航尽量保持匀速。好在「不高兴」沉得住气,不时还和「没头脑」开几句玩笑。就这样,终於前方出现了一个加油站的标志,大家开始舒了一口气。(从亮灯到现在真的快三十英哩了。)
  不曾想,路上竟然开始堵车了。原来附近的高速正在施工,出口关闭了,还要挨到下一个出口。真正的屋漏偏逢连夜雨。亮着油箱警告灯,在时速五、六唛的车流里排队,简直让人抓狂啊!这油箱里流失的哪是油啊,一滴滴都是「没头脑」的血呀,我的上帝!就在「没头脑」感觉汽油只剩最後一滴的时候,「不高兴」几乎是用空档滑行了最後半哩地,下高速进了加油站。上天还是眷顾「没头脑」一家的,没把我们扔在荒郊野外!
  加完了油,「不高兴」少不了又开始像家长一样批评「没头脑」,说怎么计算的,差点出乱子。就像电影里首长训红小鬼一样:『乱弹琴』。「没头脑」这时忘了刚才的惊险,没头没脑地告诉「不高兴」,这不是第一次发生这样的状况了,几年前带爸爸妈妈去旧金山,回来的路上也搞了这么一出。那次也是把爸爸给吓了个够呛。得,这不自己往枪口上撞吗?「不高兴」逮着理猛批「没头脑」没头脑,好在他倒还没真的「不高兴」。


  回到俄勒冈州盆都屯的时候,又见一望无际的绿坡地。「不高兴」本来睡着了,一拐弯醒来,正好看到远处的蓝天、白云、和绿地,大叫停车。这是高速哎宝贝儿,开的快後面车也追得急哎。为了车上人员的安全,怎么能说停就停啊!好容易找个地方减速停下来,「不高兴」还真不高兴了,说已经不是那个景了!什么人啊!这次轮到「没头脑」很有头脑地告诉「不高兴」,照相重要,安全更重要!高速不能随时随处停车,明白吗!
  估计这「不高兴」心里也明白,就是吃了午饭就困觉,一觉醒来就闹觉。嘟嘟囔囔又埋怨了半天,还说以後要专门来这里拍麦田。看来这种苗头不能助长,得好好打压一下,这可是『摄影重要还是媳妇儿重要』的大是大非问题。好在「不高兴」抱着相机玩儿一会儿也就忘了。不管怎么说,虽然『归乡的路是那么漫长』,中间还出了点儿幺蛾子,总算是踏踏实实地在半夜前回到紗糸軒。

结束语:遊俠一首

  自5月18号至6月2号,算上头尾两天在路上,这次远行总共16天,是「没头脑」计划的时间最长、项目最紧凑的一次旅游。全程往返三千七百多英哩,在七个城镇住了十五个夜晚(酒店开销大约$3200;门票和用餐等约$600)。游历了六个国家公园,三个国家遗址公园,两个国家度假区,一个国家森林,三个州立公园,在犹他州的腹地迂回一千多英哩,圈入了大多数的景点(仍然意犹未尽)。

  回来後,整理出的照片有七千多张(还有六十多段录像)。最终选出六百张,分三类贴到网上。由于工作繁忙,加之「没头脑」一直在准备论文,此行的游记断断续续写了三四个月。然後交给「不高兴」编辑排版,分三集发上博客,前後经历了五个多月。对於我们没能成行的波纹岩峡谷,以及一些错过景点或风光,「不高兴」专门整理成集,和其他资料放入本文附录部分。

  至此,还是让「不高兴」这首七律《游侠》作为本次旅游的结语吧:

曾聞故事説西部,今夏得閑走塞疆。
千里馳行猶他省,三州掠影過車窗。
平峡地岸尋美廈,死馬臺前聚魂傷。
精緻拱門追落日,惡魔花園待朝陽。
自然橋跨橫溝塹,鵝頸澗流曲水蒼。
紀念豐碑墻外望,傳奇眾神谷中藏。
墨西哥帽標名鎮,圣胡安河入野鄉。
高嶺脊邊險峻止,大峽谷側膽氣張。
羚羊洞靜金沙落,馬蹄灣深碧波揚。
浪紋岩生時空幻,格林壩涌海湖航。
布萊斯谷迷宫暗,石化森林階梯長。
紅土堆成兵俑陣,青松揜映歌劇堂。
錫安山下清溪急,國會礁畔古道涼。
避世能禪修慧智,振衣當選立雄岡。
昔時歲月一塵在,我輩登臨四顧茫。
從此仁者足所愛,歸來閱盡好風光。


附 錄

  天碟相册:旅游选集日志选集,和风光选集
  博文下载:印版文件A5版本(適用於手機或平板電腦)
  旅游路线:電子表格(可能需要登錄)|印版文件(含译名表)|卫星地图The Map of Canyons Loop

  其他资料:
  美地游览
  锡安公园指南(摄影)和游记
  图片百科(可搜索地名或”National Park”)
  国家公园服务网
  美国国家公园列表
  美国国家公园风光选集
  波纹岩峡谷和羚羊谷图片集
  美国野生

  导读提示:博文目錄 | 本集文首


 (--++--+,++--++-)
 (++---++,--+++--)
——-:hyperlink:——-



——-:hyperlink:picture:98%——-

——-:hyperlink:picture:48%——-

——-:hyperlink:picture:32%——-

See more at PicasaWeb album.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Blog at WordPress.com.

%d bloggers like this: